那一年,我以為我很酷(七)

Published by:

那一年,我以為我很酷(七)
說真的,國中三年對當時的我而言,是一團糟。現在回頭看,一切似乎只是自己小題大作。長大了,看得多了…好像再也沒有什麼可以打倒我了。但是我不知道是該為自己的堅強拍手呢,還是為自己的冷淡哭泣﹖雖然在朋友眼中,我仍是那個活潑(甚至有點花痴加聒躁)的阿孔…情感豐富到連看E.T.都會哭…我卻不懂…我是不是只是為了感動而感動呢?我真的有感情嗎?

Continue reading

那一年,我以為我很酷(六)

Published by:

那一年,我以為我很酷(六)
我一直到現在都還無法相信,他怎麼能就這麼丟下佩宜…就像他當年丟下我一樣?
我真的好恨,好恨他…佩宜剛開始,一直吵著要爸爸,要媽媽。但久了,她也靜了下來。一歲多的她,已嘗盡人間冷暖。她也變了…變得沉默,變得自卑。而我的生活,也因為佩宜的參與, 而再次掀起了軒然大波。

Continue reading

那一年,我以為我很酷(五)

Published by:

那一年,我以為我很酷(五)
那年爸爸把 Kimmy 阿姨和佩宜帶回臺北過年, 他們仍舊住在隔壁巷子的小樓房中。
每天早上爸爸去上班,Kimmy 阿姨就會帶佩宜來奶奶家玩,直到爸爸下班再接她們回家。那時的佩宜才一歲,很快樂,也很單純…她長得很可愛,很像她的親生母親…但是,她永遠也不會知道。

Continue reading

那一年,我以為我很酷(四)

Published by:

那一年,我以為我很酷(四)
1993年1月2日早晨,我還在享受著我的元旦假期。
門鈴響了…我一開門,見到的竟是阿姨手中抱著個陌生的嬰兒。阿姨一言不發的推開了我,走進家中。而那個無辜的孩子…又是另一個沒有選擇的受害者…

Continue reading

那一年,我以為我很酷 (三)

Published by:

那一年,我以為我很酷(三)
媽媽結婚之後,我開始自暴自棄…成績也急速退步。
我學會說謊、偷錢、翹課、逃家。那陣子只要一回家,就會受到奶奶的一陣毒打。然而我憤世忌俗,也怨天尤人。再也沒有任何事可以打動我…媽媽的淚水、奶奶的叮嚀…再也不重要了!我只顧著造一個繭,把自己隱藏在裡頭…狠下心腸不顧他人的傷心。

Continue reading

那一年,我以為我很酷(二)

Published by:

那一年,我以為我很酷(二)
媽媽牽著我的手,要帶我回外婆家住。原本一切都是美好的…突然闖進外婆家的爸爸,卻破壞了一切。我只記得在混亂的現場…我被迫和媽咪分開。她哭著,求着…而我…呆了…傻了…卻哭不出來。只是看著媽媽被賞了個巴掌…無聲的倒在地上…其實,跟着誰,又有什麼不同呢?

Continue reading

那一年,我以為我很酷(一)

Published by:

那一年,我以為我很酷(一)
我永遠不會忘記小時候奶奶耳提面命的告訴我︰
「去學校不可以告訴同學你爸媽離婚噢!知不知道?」
似乎從我上幼稚園開始﹐ 這句話就成了我的「每日一句」。

Continue reading

寂寞的女人

Published by:

也許精明能幹真的無法保證一個快樂的母親?
尤其是當精練與自豪合而為一時。
她並不是所謂的女強人,
只是,想當個成功男人背後的那個女人。
把精明能幹留在家中,留在男人背後,
讓男人享受她所製造的榮耀。

Continue reading

早晨七點的咖啡

Published by:

清晨七點的星巴,人有些少。只有一兩個上班族,捧著laptop,趕著一小時後就得交出的業務報告。
相較於他們的庸碌,我的清閑顯得奢侈。
雙手緊握著中杯的焦糖瑪其朵,不禁想著,
忙碌的焦糖瑪其朵…是什麼滋味?
我沒有嘗過…因為焦糖瑪其朵,不該被忙碌輕易犧牲。
還是taster’s choice比較適合庸碌。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