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Eve

Published by:

“Funny business, a woman’s career – the things you drop on your way up
the ladder so you can move faster. You forget you’ll need them again
when you get back to being a woman. That’s one career all females have
in common, whether we like it or not: being a woman. Sooner or later,
we’ve got to work at it, no matter how many other careers we’ve had or
wanted. And in the last analysis, nothing’s any good unless you can look
up just before dinner or turn around in bed, and there he is. Without
that, you’re not a woman. You’re something with a French provincial
office or a book full of clippings, but you’re not a woman. Slow
curtain, the end.”  — Bette Davis from “All About Eve”

昨天陪著人夫看完了一部 1950 年的老片,”All About Eve”,中文翻譯成【彗星美人】。這部片子是在敘述一個叫做 Eve 的女孩子,為了追求名利,不擇手段踩著別人的頭頂往上爬的故事。故事一開始,我和人夫還為了 Eve 辯論了起來,人夫說 Eve 善解人意,做人圓滑,才會遭到其他女孩子忌妒而被排擠。我則是完全覺得 Eve 這個人心機太深,待人不夠誠懇,所以很能體諒另一個女主角的心情。

不過這篇的重點並不是在 Eve 身上,而是上面這句落落長的話。這句話是另外一個女主角說的,大致翻譯一下:

「女人的職業生涯,真是令人莞爾-為了能夠在職場上成功,我們放棄了很多。等到我們準備好要回去當女人的時候,才發現我們需要這些被放棄了的東西。有種職業是每個女人共通的,不管我們喜不喜歡-那就是當個女人。我們遲早得面對,不管我們還擁有或還想要,多少其他的工作。到最後甚麼都不重要了,除非妳晚飯前抬頭,夜裡轉過身,,就在妳面前。沒有這些,妳就不算是個女人。妳或許是個法國地方辦事處的甚麼人物,或是一本充滿剪報的書刊,但妳不是個女人。帷幕慢慢拉下,下台,一鞠躬。」

Bette Davis 幾乎是很雲淡風輕的說完這句話,她手裡似乎還叼了根菸,可是這句話的後勁好強,讓人回味無窮。結婚後的我一直在想著「女人」這個角色,就某些方面我還是個很傳統的台灣女孩子,從小看著奶奶在爺爺打拼時做他的賢內助,心裡就認定了,女人就是該這樣子逆來順受。可是在美國受過教育的我,也渴望著有自己的事業,能夠證明自己的能力。

然而女人真的可以同時擁有家庭與事業嗎?有時候我不禁懷疑。因為「女人」本身就是個職業,這職業還包含了母親,妻子,和女傭。很難想像已經同時兼任這麼多角色了,還要在職場上與男人搶飯吃。

前幾天人夫早起時突然跟我說,

「其實這樣子過生活也很不錯…如果妳不想工作就別勉強,還是可以待在家裡當家庭主婦。」

我不能說沒心動,聽到老公這樣說我更是感動。可是每天在家裡等著丈夫回來吃飯的日子固然幸福,卻不是長久之計。所以我婉拒了,我說,「我希望你以我為榮。」

不太確定寫這篇的目的是甚麼,我只是很想把那句話記錄下來。

p.s.  昨天(星期一)晚上收到 e-mail,竟然是第二次面試的那家中型事務所。人事部門的小姐說,「不好意思拖了這麼久才回覆,不知道妳星期三有空可以來面試嗎?」我馬上回覆說可以,可是一天都過去了,眼看星期三就要到來,她卻還是沒有消息。今天打了電話,也寫了信給她,卻還是沒有下文。人夫說人事部門的很多都少一根筋(這是安慰吧?)…我很好奇,這小姐知不知道她手裡擁有很大的權利阿?她害得我這兩天的心情跟坐雲霄飛車一樣…

躲避

Published by:

其實,最近很少更新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我懶,也不是因為我忙。

我把自己埋藏起來,拼了命的丟履歷,有了三次的電話面試機會,卻三次都槓龜

你不知道上面這句話,花了我多久的時間,做了多少的心理建設,我才打得出來。我不是沒有想過,畢業四年卻沒有專業工作經驗的我,在尋職上有多吃虧。我不是沒有做好失敗的打算。可是承認失敗,對於驕傲的我而言真的很困難。說直接一點,這麼久了都還沒有消息,我真的覺得很丟臉。

第一次面試,是高中同學幫忙介紹的,對方是會計事務所 KPMG 達拉斯部門的經理。跟經理出來喝了杯咖啡,聊了一下,經理很喜歡我,也主動幫我把履歷轉給他在休士頓的人脈。可是休士頓這邊的人說他們已經有了別的人選。

第二次面試,是另外一家中型的會計事務所。這家其實是我主動打電話毛遂自薦的,幾天之後人事部門就給了我電話面試的機會。我不懂的是,電話上我們聊得很愉快,她問的問題我也(自認為)回答得很得體,她也說會回頭找我。可是好幾個禮拜過去了,我甚麼消息都沒聽到,寫信問她也沒回應。真的是被甩得莫名其妙。

第三次面試,則是惠普的財務分析師。這次面試也很順利,一直到她問我曾經用 Excel 做過甚麼樣的報表分析,那一刻我突然腦袋一片空白,明眼人一聽就知道我沒甚麼財務分析的經驗。於是第三次機會,也這樣子溜走了。

我不知道其他人找工作都經過了多少或多久的低潮,他們又是怎麼樣面對信箱裡來個不停的拒絕信件。因為這感覺真的很糟,會讓你對自己信心全失,會讓你開始懷疑自己究竟在等甚麼。我很幸運的是,身旁的老公很支持我,我也沒有經濟上的壓力。雖然如此,但在現實的消磨之下,我也不禁開始懷疑-我真的有那樣子的能力嗎?

我們總是表現出一副開心的模樣,尤其是在親朋好友面前。我們是幸福的,快樂的,這點無庸置疑。可是幸福快樂的背後總是會有那自我懷疑,那不確定。

我沒有足夠的勇氣承認自己也會失敗,於是,我選擇逃避。

Before NYC

Published by:

人妻感冒了。

上個周末感恩節,我和人夫開車回達拉斯跟姑媽家一起吃團圓飯。可能是因為那個周末達拉斯寒流來,已經習慣休士頓溫暖天氣的我,突然被冷風沖到,所以回來的隔天就鼻水猛流。一直到今天,一個星期都過去了,鼻子被擦到破皮,症狀卻還是沒有改善,每天晚上都睡不好,一直爬起來揉鼻子擤鼻涕。

我最佩服的是,我隔壁的老公不管怎麼吵,都還是睡得呼天喊地。

唉,男人啊。早上他去上班前看我難過到爬不起來,還很貼心的說,

「等下去買個感冒藥吃吧!」
『…我自己去買喔?』 (他都要去上班了,這問法不太像是「等下喔!我去幫妳買藥!」)
「對啊,感冒出去外面曬曬太陽就會好了。」

我知道男人是好心啦,可是我都爬不起來了,還要我自己去藥局買藥吃喔?我只能說,男人和女人的確是不同星球的生物。還好我的男人不是朽木,他看我的表情陷入深思(因為感冒的關係還沒反應過來,不然平時早就開始劈里啪啦了),連忙改口,

「不然等下我中午休息再帶藥回來給妳吃,好不好?」

這才是我聰明的男人阿。

好久不見

Published by:

昨天蛋糕妹跳出來叫,我才發現,ㄟ真的好久沒更新了耶!真是抱歉,結婚後究竟在忙些甚麼自己都搞不太清楚,時間卻很迅速的就這樣過去了。真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

上個周末公婆姐姐全家去 San Antonio 跑馬拉松,於是我和人夫也開車去那裡找他們玩。San Antonio 附近有個國家公園叫 Lost Maples (好啦,其實開車也要兩個小時,不能算附近),剛好這個周末是看楓葉的最佳時機。我從小就一直很嚮往著賞楓,說甚麼都一定要去一趟。於是星期六那天,姊姊和姊夫因為有其他的事情,我和人夫就帶著公婆一起上山找楓樹。

楓樹其實說真的沒有幾棵,我必須要承認,德州人真的很容易滿足。可能是因為這裡的天氣不比加州或北部,四季並沒有那麼分明吧,所以這裡很難見到美麗的秋色。爬了老半天的山,還好跟公婆聊天很開心,否則這趟旅程真的讓人有些失望(我總有一天一定要去加拿大看楓樹!)隔天因為人夫還要工作,所以我們很早就離開了。

回到家裡,人妻我又開始忙著室內大改造,把主臥室的家具都大搬家了。我發現我做任何設計類的東西都很有勁,花上一整天都不會覺得無聊。本來人夫的家裡住了一堆單身漢,門口雖然有鞋架,可是男孩子的臭鞋子就這麼擺在大門口實在是不好看。於是我上網訂了內置型的鞋櫃,下個禮拜就會到(超級興奮)。等我開始賺錢之後,我們還會去買那套讓我們流了很多口水超大平面電視。本來人夫和我都很想要某套真皮白色沙發的,可是我怕我的輕度潔癖,如果有白色沙發可能會失心瘋,所以目前還在考慮中。

我必須要說,用心打造自己的家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啊。

110910

Published by:

或許一般人看不太出來,可是對於我而言,找工作真的很困難,讓我備受壓力。

或許我不應該眼光那麼高,或許我對我自己期望太大。電話本放在桌子上好幾個星期了,我一直跟自己說,如果再沒消息,我就拿起它,一家一家事務所找,看看有誰願意請我。

其實對於我而言,做甚麼樣的工作並不是很重要,餐館都做了這麼多年了,工廠女工也做了那麼久,我不會因為是小公司就瞧不起。可是我希望老公可以為我驕傲。這是很笨的堅持,也因為這堅持,我讓自己很累。

我想出去打工,我沒辦法每天坐在家裡對著空氣發呆,卻怕自己一踏出去,就會錯過公司的電話。大家都說這年頭工作不好找,我卻不想要拿它當藉口。我寧願說是因為我的履歷表寫得不好,這樣我還可以一直改進,這樣一切還在我的掌控之中。

我這樣子是很容易崩裂的吧,我想。我沒跟誰說過心上這份壓力(雖然我想了解我的都感覺得到),表面上看來我再正常不過,可是我無時無刻不在想工作的事情。而且女人其實很難為,不能只衝事業,還要為將來做打算…所以選擇甚麼樣的工作,其實對於將來的生涯規劃影響很大(那是,如果有選擇的權利的話)。

種樹記

Published by:

認識我的人應該都知道,我這個人做甚麼都可以,就是別叫我弄那些花花草草

美麗的花當然是人人喜歡欣賞,若是有家裡自己種出來的水果,當然也吃得很開心。可是我這個人對園藝,真的就是沒有天分。我不是沒試過,可是真的就逢土必輸啊。如果真的有綠拇指這稱號,那我一定是黑拇指,因為我拇指毒到發黑,被我碰到的花草樹木一定死光光(這是有證據的,每次跟姑媽一起種花,她種的那邊就花團錦簇,我這邊就永遠風雨蕭條…)

Continue reading

靈感

Published by:

最近常常有想寫作的衝動,可是或許是因為忙著找工作的關係,總是找不到靈感。

很想找朋友出來喝杯咖啡,可是朋友都離很遠。很想打電話給姑媽姑丈,卻沒有心情假裝自己新婚很開心。是很開心啦,不過心底總覺得有個東西壓著,畢竟該如何平衡好老婆,好女兒,與好媳婦,真的很不容易。

慢慢的,我開始了解為什麼會有那麼多憂鬱的深宮怨婦了。

別對號入座喔,老公沒有對我不好。我的意思是,有人說,老公就是全部,可是當一個女人把全副心力都放在丈夫身上,又無法平衡自己的得失心時,真的很容易就會感到失望。我們現在還新婚,當然一切都新鮮。可是很難擔保如果再這麼當家庭主婦下去,我會不會開始胡思亂想。

下星期很重要,所以在那之前我還動不了。

希望一切很順利,如果再不行的話,我就要自己踏出去了。

最後一次

Published by:

找工作找工作找工作。

這三個字最近占滿了我的腦子。女人不好當,總是要在家庭與事業之間做選擇。或許對於大多數女人而言,在家裡當主婦是再天經地義不過的事,但是我更想要成功,更想要證明自己,最重要的是,我不希望讓任何人瞧不起。

一直以來,在我的身上背負著很多人的期望。爺爺,奶奶,媽媽,姑媽,姑丈,甚至是所有的朋友,總是對我充滿期待。大家相信我的能力,相信我總有一天會成功(然而成功的定義是甚麼?)這些期望就成了推動我向前的水波。所以我說,我一直都很幸運。

現在,我身邊又多了一個對我充滿信心的丈夫。他拒絕了這麼多高學歷高成就的女孩子,選擇了一個默默無名的 nobody。我有時候會為他感到心痛,他其實可以得到更多的祝福的,他的父母親會為他感到更開心的,可是因為他選擇的是我,他們必須要面對這麼多疑問。

可是有些事情我真的沒有能力改變。我也很希望自己有個正常的家庭,我也很希望姑媽姑丈當初能夠更積極的幫我辦身分。但是我只能在有限的能力範圍內,盡量讓自己成為一個值得被人尊重的女孩子。如果還有人想要拿那些我無法掌控的過去大做文章,我只能說,讓時間證明一切吧。

對不起,這將會是我最後一次提這些事情。只是有些話,不說出來真的會憋出病。

但是說完後,我會更努力。我會用我全付的心力去證明,我的丈夫沒有看錯人。

一個人的過去,是不會影響到他的未來的。

歸於平靜

Published by:

隨著婚禮的結束,許多事情都慢慢的平靜下來。婚禮有催眠的功效,所有親朋好友的祝福,所有人的讚美,會讓你真的相信自己就像是故事裡的公主與王子。然而故事落幕後,公主還是要做家事,王子還是要出去賺錢。當然,幸福並不是假象,只是當很多人都在讚美你的幸福與幸運時,這一切反而不真實了。

前些日子把網站加了密碼,後來又把密碼打開。這日記,我寫了十年了,考慮了幾天,我還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躲躲藏藏。我有時候很任性,尤其是牽扯到某些事情,我總是有種莫名的堅持。我想,我永遠都沒有辦法做到圓滑。

回想起這十年以來,如果不是因為我一次又一次的搬家,我想今天的讀者應該會多很多吧。有時候我想,如果我真的有那樣的機會可以出書,我會出嗎?畢竟雖然我不介意曝光,卻不能不去為家人的面子著想。換個方向想,我在這裡堅持著說出自己想要說出的話,是不是很孩子氣呢?很多時候事情真的只是一體兩面,我們很容易就會踩到地雷。

我要不要繼續寫?要不要刻意隱瞞?要不要解釋自己?後來我發現,在意的人越多,你就越無法為所欲為。

我總是認為,但求無愧我心。

但是被誤解的感覺,其實真的很讓人難過。

整理

Published by:

婚禮總算是結束了。

完不完美我不知道,準備了好久,婚禮當天的時間卻過得好快。覺得可惜的是沒辦法和大家一個一個的道謝。我還在整理照片,好多朋友也照了好多照片,還要等攝影師的,還有影片,以為婚禮完就可以喘一口氣,卻沒想到事後的整理也很費心思。

還有一些事情發生,其實心情很難過。

可是最近真的很累,累到沒有辦法找到條理,所以先把現實生活的東西整理完,再來整理雜亂的心情吧。

婚前憂鬱症

Published by:

每一個人都說

結婚這天新娘最大。
這是妳的日子,妳開心最重要。

可是為什麼我一直在忙著別人的事情,照顧別人關心別人的感覺。到最後我好累,累到我開始覺得婚禮這個主意真的很糟。如果不是因為陳比利還握著我的手,我想我早就逃跑了。

我想我是得了婚前憂鬱症。

剩五天

Published by:

說真的我會開始有緊張的感覺。

還有點煩躁,因為事情很多(可是似乎都不是跟婚禮有直接關係)。

很生氣,氣那些已經說好要來,卻在婚禮前幾天才反悔的人。還有那些沒回覆,卻又臨時想來就要來的人。這宴客名單搞了好幾個月都搞不定,真的很頭痛啊。然後要幫姑媽表妹選禮服,還要去聽好多人的意見。

我好想念我的人夫阿。如果不是因為人夫這麼支持,以我的個性應該早就說掰掰了吧。婚禮辦來幹嘛的啊,我們兩個人知道就好了不是嗎。

可是不管怎麼樣都走到這一天了。再三天這一切就結束了…(也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