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騷

Published by:

好幾次想要上來這裡發發牢騷,寫不出幾個字,就開始問自己憑甚麼抱怨

我其實很不喜歡有些人酸酸的口氣,例如︰

「妳命真好唷,找到一個這麼好的老公,現在不用擦桌子了唷。」

彷彿我天生下來就該擦桌子一樣。彷彿我今天過得幸福是我路邊撿到一樣。彷彿,彷彿瞧不起我,覺得我這種出生(阿是甚麼樣的出生)就不該享有這種生活。

我不懂啊,又不是說跟人夫結婚之後我有甚麼三百六十度大轉變。我既沒開保時捷也沒拿名牌包(好啦…是有個機車包啦!可那是麥先生回大陸的時候去秀水街買的水貨耶),身上穿著的衣服也還一直都是同一條牛仔褲加上東京著衣買來的襯衫。總之,我不知道他們在酸甚麼。

我其實沒有很把這些負面的言語放在心上,畢竟桌子擦了這麼多年,這話已經聽多了。可我總覺得(這又是自己的自尊心在作祟),我想要讓他們知道我是有能力的,我不是憑著運氣或甚麼狐狸精的魅力才把到白馬王子的(更何況,白馬王子也是會不做家事啊,白馬王子也是會愛打電動啊,白馬王子也是個要人擔心要人照顧的大孩子啊)。

總之,這人言可畏。與其說想要讓別人知道這些,倒不如說,我其實一直都很努力的說服自己,這是我應得的。或許就是因為這點神經質,所以今天才會讓自己這麼累吧。

今天只想說到這裡。生活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完美的,這點就已經足以讓人慶幸。

9loria.com

Published by:

今天把 9loria.com 也買了回來。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浪費這個錢,明明一年寫不到十篇日記,卻還是把所有部落格的回憶放在這裡,捨不得收走。

或許已經沒有人在這裡聽我說話,也或許大家都覺得我的生活已經有了美滿結局。我想或許我是一個能夠一起吃苦,卻沒辦法一起享受的朋友。不知道自己在亂說甚麼,大概是因為 .com 回來了想紀念一下,卻又沒有甚麼有建設性的話可以說吧。

2012 年的旅行計畫有亞特蘭大和溫哥華,還有十一月可能會回去一個禮拜,參加好朋友的婚禮。我覺得很多時候我想得太遠了,遠到不知道要怎麼樣享受眼前的快樂。最近在公司其實情緒有點低落,總覺得自己手腳伸展不開來。常常胡思亂想,想著想著,就覺得當初能夠寫作真的是很幸運的一件事情。甚麼亂七八糟的想法能夠不受限制的丟在一個角落,丟光之後又是一條好漢…經由寫作,我才能慢慢的調適自己的心情,反省自己究竟哪裡太鑽牛角尖,哪裡又不夠透徹。

是啊,這兩年來,忙著過生活,卻沒有給自己一點時間坐下來整理思緒。這感覺跟超大容量的 gmail 有點像。以前的信箱空間有限,於是我們被逼著沒事就要整理信箱。甚麼該走,甚麼該留,一瞬間清清楚楚。幾年前估狗大神大赦天下,信箱幾乎完全沒有空間限制。不用擔心空間,也就甚麼都捨不得(也沒必要)丟。反正要找甚麼,搜尋一下就一目瞭然。可惜人生沒有 Ctrl+F,一段時間沒有條理,回憶就打了死結。

Anyway,我很想給自己一些期望,說一些以後希望自己至少一個禮拜寫三篇之類的話。可是我也知道,其實現在的人生真的很平淡(卻也很踏實),要我每天上來閃人(就算這裡其實都沒有人了),我也還是沒有辦法做到。

講了半天,這篇文章還是沒有甚麼結論。只是很想說,我好想在工作上有所表現啊,畢竟這是我多年來的夢想。可是我真的不應該總是好高騖遠,我覺得這是我的缺點。我常常跟人夫說,他的踏實跟我的小聰明如果可以混合一下,我們應該可以所向無敵。

所以我必須要上來提醒自己,腳步要走穩,不要妄想平步青雲。

菜鳥牆

Published by:

從去年十一月中到今天,我在這家石油公司也已經四個月了。

當初換工作的來龍去脈,好像從來都沒記錄過…惰性真的很糟糕,尤其是當你連記性都不好的時候…

能找到這份工作,其實真的是因為運氣好吧。想當初剛結婚的時候,花了好久時間才好不容易找到鴻海那份工作,原本還以為就要默默的在鴻海做到老死的…卻沒想到比利的同事竟然剛好升職當小主管,底下又剛好缺一個有審計背景的採購…然後經過了幾道面試,在我們都還來不及消化一切之前,我就在這家石油公司有了一張屬於自己的小方桌。

Continue reading

兔年回顧。

Published by:

2011 年,我終於重新踏上台灣這片土地。

我們去了峇里島,芝加哥,西雅圖。體驗了生平第一次肝臟切片手術(術後還真不是普通的痛),第一次做辦公室 OL,卻也在半年之後換了工作。

其實回過頭來這樣細數,去年真的發生了很多事情。可是每天這麼平平穩穩的過,雖然忙碌,也從不覺得有甚麼大風大浪。

感情上,也有這麼幾次,會跟他吵到很想咬人。畢竟男人固執起來真的就跟幼稚的小孩子差不了多少。常常也會因為家事都沒有人幫忙而嘔氣,因為他總是打電動不願意陪我而難過。可是每次的爭吵也都讓我很深刻的體會到,感情裡溝通能力真的很重要。

要怎麼把感覺擺在旁邊,單純為了解決眼前的問題而溝通,是當女人的最大挑戰。身為女人,總是會想要耍耍小脾氣,期盼著被男人哄。男人需要了解的是,我們只是想要點注意力。女人需要了解的是,我們不說,男人真的永遠都不會了解我們的心思。

床頭吵,床尾合這句從小聽到大的話,真的是到了結婚後才發現有多深奧。

兔年很平淡,卻也很豐富。聽說龍年我和比利都犯太歲,只希望無論如何,我們都能安然度過~

獻給我們的三十歲

Published by:

在即將進入初老階段的這個聖誕節,我一個人在玩具反斗城晃了三個多小時,卻不知道要幫姪女們買甚麼禮物。
 
還在感嘆著自己離童年原來已經這麼遠了阿,當天就收到安柏的邀文。說題目是,「獻給我們的三十歲」
 
……….
 
安柏不是我在說,可妳幹嘛要把這個傷感情的數字說這麼大聲阿。害我本來一直在偷偷的考慮,要不要把題目改成「獻給我們的十八歲」的,卻不得不提醒自己,三十歲臉皮真的變薄了一定要有識大體的胸襟。哼!既然安柏你這麼勇敢,我也沒有在怕的。
 
於是我打開早已生了鏽的 Movable Type(這年代還有人在用這個軟體寫日記嗎?)看著已經積了好厚一層灰的熊貓網站的同時,不禁再次為自己的脫節嘆息。

我們,真的都三十了阿。

Continue reading

三個月,三千個字

Published by:

好可怕,距離上次寫日記已經有三個月了。這三個月裡,日子還是平淡,卻還是在穩定中慢慢的有些改變。

工作-
其實七月初升任全職員工時,發生了一些事情讓我見到原本慈善和藹的老闆很現實的那一面。從那一刻起我就跟老公說,這裡不是值得我賣命的地方。或許有些人看了會發出「你怎麼改變這麼快」,「工作才幾個月就受不了」,等等之類的評價。不過我想,我自己的工作態度我自己知道,沒有必要解釋太多。我其實每天上班還是很開心阿,而且工作能力很受肯定,還交了好多好朋友。我覺得不管到底在這裡做多久,我都還是會每天以微笑面對一切,也會很努力的把分內的事情做到完美。如果在熊貓餐館打工的那幾年有學到甚麼,大概就是這種默默耕耘,不與人爭的人生態度吧。

健康-
在美國看醫生不是窮人的權利之一。所以其實在打工的那段期間我幾乎從來沒去造訪過醫院。感冒大多都是睡一天身體就自動康復。結婚之後老公很積極的把我加到他的醫療保險裡,變成全職員工之後我也終於有了自己的保險,於是我也掉進了萬劫不復的美國醫療地獄裡。一開始是好奇(反正保險給付),就去做了個全身身體檢查。誰知道檢查完後問題一堆,肝指數過高(後來發現是慢性 B 肝),然後又有膽結石(醫生要開刀我死都不開,肝炎那時候做了個採樣就讓我痛好幾天了,無法想像真正開到會是甚麼模樣)。慢性逼肝醫生開了藥,吃了好幾個月,現在臉上猛冒痘痘(不知道跟藥有沒有關係)。前陣子又有尿道發炎(說是因為打工的時候憋尿憋太久,水又喝不夠多)…老公說小病一堆總比靜靜的然後突然來場大病好(真樂觀阿),可是一天到晚排隊看醫生,真的是沒病都被搞成有病了。

旅行-
比利是個走過很多地方的人。還記得剛認識他的那年聖誕節,他從美國西部的一座山上寄了一張卡片給我,上面說了一些「景色很美,少了妳在身旁卻食而無味」這類的話。我們兩個人相似的地方有很多,其中一樣就是熱愛旅遊。前陣子美國國內機票很便宜,我們兩個不怕死的在九月份的兩個周末,訂了芝加哥和西雅圖的來回機票(說不怕死是因為我們都換剛新工作,沒有假可以請,於是一定要星期五晚上飛,星期天晚上回來,根本就是在趕命阿。)

這兩次的旅遊我們都沒有甚麼計畫,只有大概上網看一下哪裡比較好吃(我們真的很愛吃),然後旅館車子先訂好而已。算是很即興,也很輕鬆的旅遊。我覺得這樣子比較不會引起爭執,也不會讓彼此都那麼累。出去玩想看到的景點都有看到固然重要,對於我而言更重要的是能夠培養彼此的感情。旅行是學習,不只是學習一個城市的文化,還有學習尊重彼此的喜好,更是讓雙方放鬆,遠離現實的好機會。每次玩完回家,我都會跟比利說,「嗯,不錯,這次旅行我沒有想要殺夫的衝動。你咧?半夜有沒有拿枕頭想嗚死我?」

還好。兩年了(天阿竟然快兩年了),我們吵架的次數一隻手來數都用不完。

婚姻-
我們的鄰居麥和絲最後還是離婚了。那段時間雙方都說了很多傷人的話,兩個輪流到我們家哭訴。最讓我無法想像的,是兩個原本這麼親密的人,竟然能夠在一瞬間變成讓彼此最傷心的人。為了保護自己,就算見到對方落魄也會狠下心的轉頭。平時路邊的小狗都會讓我們心軟不是嗎?那為什麼我們在乎了這麼久的家人,我們都無法放下身段呢?我常常會想,如果有一天是我站在比利前面,而比利已經不再是原本溫柔的他,那多讓人難堪阿。也或許是因為我知道自己無法承受那一刻,所以我總是先轉過身去吧…

家人-
表弟在比利姐姐與姊夫的幫忙下,找到了一份實習的工作。或許是工作的關係,也或許是年紀到了,現在的他比從前懂事許多。我們常常在上班時間在線上聊天,聊電動(因為陳比利的關係我也開始打電動了 XD),聊女生,聊工作,就好像回到他小時候一樣。

佩蘭也畢業了,開始了辛苦的大夜班生活。不過佩蘭滿自得其樂的,只是一直找不到適合的男朋友讓她覺得有點孤單。每次跟佩蘭講到這個話題我都不知道該說甚麼,身為姐姐的我當然很希望她能找到一個真心對她好的男孩子,可是佩蘭總是遇到那種很愛玩很糟糕的爛人。我很想說那是因為佩蘭從來都不願意給乖乖牌一個機會,可是我也知道佩蘭那麼活潑的個性很難被一個老實人吸引。於是佩蘭的感情生活總是在重複著相同的故事,而我怎麼樣都沒辦法把她拉出來。

姑媽姑丈還是沒有甚麼改變,可是距離一遠,我們的感情似乎反而穩定了。我有空就會打個電話跟他們聊聊天,每一個月幾乎都會回去一次。很難想像一年以前的我們,竟然曾經像仇人般的傷害著對方。

總結-
我有時候會想,是不是人的年紀越大,眼界就越小?年輕的時候關心著全世界,生命的奧妙,生存的意義,迫不及待的想要長大,想要學習更多,想要權力,想要改變現狀。長大之後,關心的事情卻越來越少,新聞看過就忘記,只會去注意今天的天氣如何,家人吃飽了沒,後院的樹還活著嗎?垃圾有沒有倒?

三個月的生活,我化成了三千個字。這三千個字,卻沒有甚麼風花雪月,也沒有甚麼偉大的想法,只是很平凡的,就是生活。

So I signed the Agreement with the Devils

Published by:

就在今天(七月一號),我正式與惡魔簽約,成為富士康的永久員工(永久的定義-只要公司別再裁員,我也一直沒找到新工作)。

心情不能說很開心,因為中間其實發生了一些讓我很想摔電腦衝出公司的事情。但我還是勉強露出微笑,然後從牙縫中擠出「謝謝各位支持,我一定會繼續努力替公司效勞(個屁)」

不過變成永久員工的好處,就是有免錢的醫療保險-一毛都不用付就可以有保險喔!這可是美國公司都很少見到的福利阿(一般保險還是會從薪水裡面扣錢)。 然後套句同事說的話-公司這麼操你,保險不多付一點怎麼行。

關於公司裡頭發生的黑暗史,我只能說,我的上司其實是個披著名牌套裝的熊貓長老。換句話說,原來熊貓餐館裡的人會為了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爭執,並不是因為餐館的圈子太小或是他們的生活太無聊,而是因為,這就是人性啊。不過是換了個場合,換了些受過更高等教育的人,他們懂得把醜話用文雅的文字包裝,就像懂得用滅音槍的專業殺手一樣。但剝開這一切,那勢利的嘴臉,那強烈的主觀意識,其實就是人性的一面。

但我還是很幸運,一路上扶持我欣賞我的人,還是比等我絆倒的人多很多。所以拋開曾經發生的過去,我還是要說,我的努力,總算還是被看到了。

我在德州,一切都好。

Published by:

每次打開寫日記的視窗,我幾乎總會陷入無止境的掙扎。除非是寫一些很柴米油鹽的事情,像是我吃了些甚麼,做了些甚麼,否則真的很難不控制自己,連逗點都要拿捏到完美。然而我不知道哪裡來的這麼多限制,因為日記不就寫這些嗎?誰規定一定要寫得很有深度的?然後我又開始自我鄙視,甚麼叫有深度?因為再怎麼寫,都不可能寫出韓寒那樣的文字阿。

我承認很久很久沒有寫東西的原因,是因為我的重心真的沒有放在這邊。我有一個「家」了,這個家很小(我是說人數上而言),卻還是有很多事情要張羅。小至廚房角落的蜘蛛網,冰箱裡的蔥薑蒜,大至後院的雜草,和冷氣機的冷媒(在休士頓的夏天,沒了冷媒真的是很大條的事情)。雜七雜八的事情怎麼會那麼多,會讓你忙成這樣,有的時候真的讓人感到錯愕。

我常常看著別人的生活,和他們寫的東西,然後回過頭來問自己(也問老公),「我們是不是一對很無聊的夫妻阿?」(這個問題在晚上九點,身旁男人打呼聲如雷貫耳的時候,更是讓我陷入迷思。)

然後身旁又有這麼多離婚的例子,說真的我常常會怕。就算我嫁的是個模範老公,就算他跟我爸爸完全不像,我還是會害怕,害怕他會覺得無聊,害怕他會覺得我不再有吸引力。

我想,或許就是因為太害怕失去,所以我讓自己很累吧。一直不斷想要證明自己,一直不斷為他付出,雖然說是無悔的,也不會去計較甚麼,可是人多少還是會累。我不禁懷疑,是不是很多感情都是這樣?一方無畏的盲目付出,也不管這是不是對方想要的,然後另外一方聳聳肩就接受了。一年,兩年,十年下來,終於有一天因為覺得自己不受感激,然後失落感決堤。

不過「我們是一對很無聊的夫妻」,和「我覺得我們的婚姻很無聊」,我覺得是兩碼子事。

我想這應該也是我們跟我爸的不同吧。他覺得婚姻生活很無聊,所以出外找樂子。我們覺得我們很無聊,於是只想拖著彼此一起找樂子。然後我們一起看很無聊的電影,一起逛很無聊的街,吃著很無聊的大餐,談著很無聊的話題。

結論呢-只要還牽著彼此的手,只要方向還一致,就這麼無聊的走下去也無妨,你說是不是?

前言

Published by:

一直想找時間整理出回台灣的一些感受,生活卻被「生活」佔領著。記得以前日記寫得很頻繁的時候,曾經有個朋友說,「能像妳那麼深刻的感受著生命,是很幸運的一件事情」。那個時候的我不以為然,現在回過頭看,卻不得不羨慕起那段風花雪月的過去。

當然,不能說像現在這樣子的生活有甚麼不好,只是忙著柴米油鹽醬醋茶,平淡的幸福著,卻不知不覺的會忽略掉一些生命的細節。於是要不斷提醒自己-有些事情是要用感覺去體會,不能用金錢或任何實體的東西去衡量的。

感情很虛無飄渺,生活需要實實在在。可是在虛無與實在之間,還是需要找到平衡點才行。

最近工作上碰到了點瓶頸,有種千里馬找不到伯樂的迷失感。同一時間卻也不禁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是不是真的能像人夫說的,一鳴驚人?我總是帶著滿腹的理想抱負,躍躍欲試,迫不及待的想要證明自己。慢慢的,我才發現自己真的還是太單純。老闆的賞識帶來的是同儕間的防禦,不管再怎麼樣虛心求教,不管再怎麼樣努力親近別人,得到的還是猜忌和格格不入。

我真的不能再像小時候那樣,隨心所欲的交朋友了。

需要閉關

Published by:

從台灣/峇里島回來也已經快一個禮拜了,很想把回去這段時間的感覺和所見所聞好好的整理一番,卻被期末考和工作搞得沒有那樣的閒情逸致。

還有阿,這麼多禮拜沒有好好照顧的後院又雜草叢生,房子裡頭又積了好多灰塵,行李箱內滿是台灣帶回來的愛心與禮品。

等我把期末考考完了,再來一個一個道謝回憶!

近鄉情怯

Published by:

這句成語我琢磨了好多年,一直偷偷的想像著「情怯」究竟是甚麼感覺。隨著回台灣的日子越來越近,我就越來越佩服中文文字的力量。因為沒有走過這段路,你真的很難想像,簡單的一個「」字原來包含了這麼多層的深意。

Continue reading

忙碌 – rambling

Published by:

於是就這樣,我又回到了忙碌的日子。

不過在享受過全職家庭主婦的生活之後,再回到這種充實,我的心裡更能確定,我們一定都得擁有自己的生活圈才行。

前兩天老闆突然問我,「如果要妳做全職,妳有沒有時間?」

現在的我,星期一和三都只做半天,下午還得趕到學校上課。說到趕上課,真的不是我在說,可是休士頓的交通真是草泥馬的爛。明明半個小時就可以開到的學校,卻因為休士頓亂開車的人太多,還有學校根本找不到停車位,害我每天都要提早一個半小時出門(卻還是常常會遲到)。

本來開始上班前老闆說要先給我半年的試用期,再決定要不要讓我當全職員工的。沒想到一個月不到,老闆就要多給我一些工作了。我有點開心,因為有被看重的感覺,而且能多賺點錢。卻也有點失落,因為這麼一來,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兼顧人妻的角色。

我還是盡量在回家之後做飯,盡量每天都幫自己,也幫老公帶便當。不是因為甚麼人妻的愛心啦,只是很單純的想省錢(也省時間,說真的我很懶得中午時間開車出去吃飯)。可是我也有跟老公說,我不喜歡勉強自己很累的時候還要做飯吃,因為,我知道這樣子我撐不久。

麥和絲最後還是決定離婚了,所以這陣子麥都往我們家跑。麥從離婚前一直都是這樣,來我們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看鍋子裡面煮的是甚麼,然後他總是挖一大碗飯,嘩啦嘩啦的跟餓了好久的難民一樣吃得光光。雖然說他這麼給我面子我很開心,可是我知道絲看在眼裡總是會有點酸。所以後來我們都不太敢請他們來家裡吃飯。說真的,我覺得絲做的菜不錯啊,尤其她還是美國土生土長的 ABC 耶,竟然會炒蝦仁炒蛋,已經算是稀有動物了。我真的不懂麥到底在嫌甚麼。

說這件事情的重點是,我發現很多人妻,在一開始的時候都因為新婚很甜蜜,所以做甚麼都心甘情願,煮菜,洗衣,整理家務…我們會覺得照顧男人是我們應該做的。可是,當男人真的把這些事情都當作是女人的工作時,這些家事做起來就不再甜蜜了。

說真的,我在姑媽家當了這麼多年的菲傭,做家事對於我而言其實是很開心的一件事情,我也喜歡看到自己的家裡乾乾淨淨的。可是婚姻是一輩子的事情,我知道大多數男人其實都不願意自己的女人變成黃臉婆。所以我偷偷告訴自己,我要給老公疼我的機會。

在姑媽家如果真的有學到甚麼,那應該就是別甚麼事情都攬到自己身上。其實我和姑媽家的關係,跟談戀愛有點像。我一直都是因為愛他們,所以心甘情願的幫他們做很多事情。做久了,他們習慣了,很多事情變得理所當然,我也累了。外界看起來,是他們不懂得珍惜我,可是我自己比誰都了解,他們是我寵出來的。

這次,我想學習做個有智慧的女人。慶幸的是,我碰到的是個體貼的好男人。我會學著忍讓,但我不會失去自我。這個點,我一定要試著平衡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