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懂

Published by:

明明我現在過得很開心,但為什麼我就是沒有辦法在家人面前大方承認?任何正常的關係應該都會真心為你祝福阿。

或許我們的關係就是這麼不正常吧?

糾結

Published by:

現代的父母親很幸運,因為有甚麼問題,咕狗大神幾乎都有答案。

隨著孩子一天一天的長大,我對於老一輩的父母親越發欽佩。或許這一輩的我們有更多的資訊,有更進步的教育方式,那並不代表我們就可以否定上一輩的用心。我常常需要這樣子提醒自己,因為我其實是個控制慾很強的母親。我每天的娛樂就是上網看一大堆的育兒文章,然後不斷告訴自己我要做個甚麼樣的媽媽,我絕對不要讓我的小孩子變成一個沒禮貌討人厭的小朋友。

其實這樣的母親很危險,我很容易給自己(和身邊的家人)預設高不可攀的期盼,這些期望很多時候其實只是增加了失望的可能性。所以我總是在做調適,期望留給自己就好,期望留給自己就好。

不過總是會有那種時候,當你把孩子交到別人手上,然後你看著他與你的孩子互動,內心就開始糾結。可以不要這樣哄他嗎?擦屁股的時候可以從前往後擦嗎?可以不要一點風吹草動就抱他嗎?

或多或許,這些糾結都是壓力。最近的我,竟然冒出蕁麻疹了。

說真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解決這些問題,上星期我們去了一趟墨西哥。可是有孩子在旁邊,我就是無法放鬆。我不想讓自己變成這樣子的母親,因為這對孩子也不公平。

很多問題,除非自己帶孩子,否則我想它永遠都不會消失。可是,離開職場真的對於我而言就比較健康嗎?

好糾結。我以為我已經經歷了很多,當母親應該就跟其他的角色沒甚麼不同。結果只是一再的讓自己覺得更加渺小。

Super Bowl 2014

Published by:

昨天,是美國一年一度的超級盃。這個對於美國人非常重要的日子,對於我們而言,大概只是個「如果想跟同事有話聊那就請把電視打開吧」的那種晚上。

所以昨晚我們就像是其他的美國人一樣,買了外賣,一邊吃一邊討論著丹佛怎麼被電的這麼慘,貝克漢的廣告怎麼這麼性感。這夜晚其實真的也沒甚麼不同。

我和老公一邊聊天,一邊用餘光看著在一旁扶著牆壁橫行的兒子。突然,兒子雙手放空,就在我們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踏出了他的第一步,接著,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然後我和老公目瞪口呆的瞪著對方,然後,第七步之後,兒子終於一屁股坐下了。

我們大概又呆了三秒吧,才終於反應過來,衝上去緊緊的抱著兒子。那瞬間我其實有偷偷掉一滴眼淚。

好希望我們的身邊有一個隨扈的攝影師啊,或是身上貼了個隱藏式輕便可以隨時隨地按 RECORD 的相機(畢竟無論相機或手機都難逃被孩子塞進嘴裡的宿命)。原來其他父母親說的是真的,孩子每一刻都在變化。前一天才開始用手指頭指揮他爸媽跟我們溝通,隔天就突然拿起書本指來指去說著只有他聽得懂的故事。明明之前就不喜歡洗澡,幾天之後突然開始玩水玩到不願意起來。明明之前聽歌還沒甚麼反應,怎麼今天聽到「如果開心就請拍手」就真的開始拍起手來?

原來,他是真的懂的。原來,他是真的一直在學習著。原來,過去一年我們像白痴似的用心的對著他又說又唱並不是付諸流水的努力。

原來,孩子的笑容,竟是如此令人著迷甚至會讓人上癮。

自從有了孩子之後,房子開始亂,信箱開始亂(信箱亂應該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吧),電腦上的照片更是亂。雜亂總是給我很大的壓力,我卻常常連整理衣服的時間都沒有。在工作與家庭之間,我還在摸索那份平衡。我常常會因為發現自己原來真的沒有想像中那麼能幹,而感到懊惱。我知道這份壓力常常會變成流彈,掃到無辜的老公身上。

可是我真的很感謝命運(和老公),賜給了我這麼可愛的兒子。他的笑容就是我的鎮定劑。

我多希望時間能夠停留在這一刻。他見到我時,總是伸出雙臂,帶著他最溫暖的笑,露出下面兩顆小牙。

孩子,十幾年後,或許你會嫌棄爸爸媽媽給你的東西不是最新奇或是最酷的(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那也表示我們的教育失敗了)。無論如何,都希望你明白,我們給你的,已經是我們的所有。

如果

Published by: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離開你了,請你記得,那是因為你今天真的傷了我的心。

我已經可以想像到你聽到這句話的,不以為然的表情,甚至是你會說甚麼話。或許在一起三年了,我真的花太多心思在你身上。

以前我以為愛人是幸福的。我從來都不覺得,被愛會比愛人幸福。

可是現在的我終於知道了。

如果真的有這麼一天,讓我找到了一個愛我的男人,會為我擔心的男人。會為我把自己照顧好的男人。

或許,疲倦的我,會想要被捧在手心上這麼一回……

WP 第一發

Published by:

每年的年尾,我都會習慣性的寫一篇文章來回顧過去這一年。

今年也不例外。可是今年的我回頭翻閱臉書,想要找出關於過去一年的回憶,卻很惶恐的發現,怎麼都是兒子的照片(而且天啊我竟然要翻閱臉書才能夠記得過去)。

都 是兒子並不是件壞事。可是我知道去年還發生了很多其他的事情,例如,爺爺去世,公公去世,換了工作,姑媽全家搬家,更別說一些雖然小但卻還是值得紀錄的事 情了。少了寫作的時間,生活真的好像變得單調。全心全意照顧孩子固然是做母親的責任,可是我以前一直告訴自己,做女人不能失去自我的。對於我而 言,writing keeps me sane。既然如此,我怎能輕易放棄。

這次回台灣,因為老公要忙著處理公公的喪事,所以我自己一個人帶著兒子飛回美國。回來的路上,是好朋友 Michael 來機場接我們。我在車上跟他說著關於公公的事情,說完後 Michael 感嘆了一句。

「天啊,你和比利結婚才多久?三年吧?看你們,已經經歷了好多!」

有嗎?是我的第一個反應。可是細細回想起來,似乎真的是這麼回事。去年當我懷孕時,比利有一次差點溺水。然後是我我的爸爸出了一場很嚴重的車禍,比利的爸爸罹患肺癌末期。然後兒子出生了,接著爺爺去世,然後比利的父親也走了。

事情這麼著的一樁接一樁,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我們就像是在球場上奔馳的運動員,顧著接招。可是會不會有這麼一天,比賽都結束了,我們還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贏還是輸?

十 一月初的時候,我換了公司。結婚三年,這是我任職的第三家公司,這樣聽起來我自己都覺得自己跳槽也跳太多了點。不過換句話說,我覺得自己在職場上是很幸運 的。一路上碰到很多願意提拔我的貴人,也才能終於在 BHP 駐點。目前為止 BHP 真的是個很好的公司,福利很好,壓力又小,而且老闆同事都很好相處。我覺得做人不能太貪心,所以在此提醒自己要為此感到滿足。

2014 年對自己有甚麼期許呢?

多寫作。放輕鬆。然後做個有智慧的女人。

這只是篇簡單的走筆。我不想在給自己一堆限制,無論是寫作上還是生活上。限制一旦多了,就會遲滯不前。但我想要進步。

兩百年前寫的從來沒完成的一篇文章

Published by:

IMAG0259.jpg

原本說好在月子中心有時間時,想要來記錄一下生產過程,順便發洩一下分泌過度的賀爾蒙的。結果誰知道上一篇文章打完,竟然發不出去,後來出了月子中心,連尿尿的時間都快沒有,就更別說去修理網站上的編碼了。
今天,孩子已經十周,不能說我當媽媽已經上了手,但總算是能夠找出時間來寫文章。常常聽到別人說,某某人的孩子很好帶或難帶。說真的我不知道我們家兆琦好不好帶,可是他讓我每天都很忙碌,這點是無庸置疑的。
或許也是因為我給自己的壓力很大,雖然很多人都說有些事情不用太堅持,不過第一個孩子似乎就是這樣(照書養),或許下一胎我就會一整個懶散(照豬養),跟老墨一樣就讓他光著屁股在家裡自己滾來滾去吧(老墨有這樣養小孩子嗎?XD)
我從來沒有想過,原來我也會有這麼一天,乖乖的待在家裡三個月相夫教子。如今三個月只剩下最後一周,捫心自問,我想我會說,我還真不是可以當全職婦女的料阿。
怎麼辦,這句話一說出來,我突然覺得自己好愧對中國傳統的婦女美德。

產後憂鬱症(二)

Published by:

上一篇拉拉雜雜的說了這麼多廢話,其實也不過是想為了自己起伏不定的情緒找一些藉口。也或許我根本就不需要說這麼多,因為光是賀爾蒙失調這個理由,應該就夠冠冕堂皇了吧?

 

今天的我開始逼自己和月子中心裡的其他媽媽們聊天,雖然傷口還是很痛,雖然我真的不能站太久,可是我發現,找到了解自己情況的人真的是最佳良藥。原來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變得愛哭,原來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會在半夜因為看不到孩子而難過。當你覺得自己不孤單的時候,你變得比較不那麼自責,不自責,心情也就輕鬆許多。

 

每晚送老公回家之後我都會難過很久,尤其是當孩子又不在身邊的時候。有個星期六日間訪客很多,到了晚上七點多,大家都走了,剩下我和老公,還有正等著餵奶的孩子。我看老公好像很累的樣子,怕他回家路上開車又打瞌睡,就讓他早點回去。等他走後,我磨啊磨啊的終於把孩子餵飽了弄睡了,連忙把孩子抱回去給阿姨們我好吃飯。誰知道,把孩子抱回育嬰室的時候才發現,只有我們家的小孩子在育嬰室裡,因為星期六的晚上八點多,所有的爸爸都還在這裡陪著老婆孩子。我看著小花生米一個人睡在那邊,突然覺得他好可憐(阿是有多可憐,吃飽了睡著了,沒事還會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

 

於是,我就這樣帶著有點鬱卒的心情回到房間吃飯。飯還沒開始吃,做飯的阿姨就跑進來收碗盤。她看見我還沒動筷子,就開始碎碎念:

 

「唉呀妳動作也太慢了,我本來八點就下班的,為了等妳這副碗筷我拖到現在才上來,結果妳還沒開始吃?我下班去了,吃完自己放在外面阿!」

 

那一瞬間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阿信啊!爹不疼娘不愛的,自己一個人吞著魚湯眼淚撲簌簌的就流了下來,而且怎麼停都停不下來。到最後我只好拿起電話摳給老公,他接起來時差點沒被我嚇死,以為發生了甚麼大條事。而且老婆明明平時就沒那麼嬌弱的,誰知道產後這種事情真的是猛發生。

產後憂鬱症

Published by:

「產後憂鬱症」這個詞,在懷孕期間就常常在書上或網路上看到。這麼常被提到的話題,它的嚴重性的確不可輕視。可是當時在閱讀這類話題的時候,說真的我並沒有很認真的在看。總覺得,憂鬱症如果真的要有,我應該老早就被送進精神科了吧?何必要等這一天?

 

當然啦,我也不是真的有產後憂鬱症。至少目前一切都還在能夠控制的範圍內。可是我能感覺到強大的賀爾蒙的不可抗拒之力。我覺得,現在的我幾乎要用我的每一絲意志力來與之抗衡。就算如此,我還是無法控制自己感情偶爾的出槌…

 

懷孕期間的我,一切平順得不可思議。沒有孕吐,沒有不適,沒有變得很肥,也沒有像書上說的,沒事就會默默掉眼淚。生產的過程,也沒有很多的波折(我想下次再來找機會說,生產記錄真的要寫下來,畢竟人生一輩子也沒能生幾次孩子阿!)總之,孩子生下來不到四十八小時,也因為真的沒有甚麼問題,醫生就把我和孩子踢出院,我們也搬進來休士頓唯一的一家月子中心。

 

在這之前,我本來還一直很懷疑究竟有沒有必要花這麼多錢住進月子中心的。可是在醫院待了兩個晚上之後,我發現月子中心這個決定應該算是我這輩子除了嫁給陳比利之外,另外一個最明智的選擇了。因為大家都知道也都喜歡討論生孩子究竟有多痛這個問題,卻很少聽到有人討論生完孩子之後還有些甚麼問題。如果你問我,我會說,生孩子固然痛,但還有無痛分娩,還知道生完之後有個神奇的愛的結晶可以供你賞玩。怎麼說,至少你的辛苦很快就有代價了吧。可是生完之後女人必須承受的痛,雖然並不是永遠的,卻總覺得這一切的磨練怎麼就像天竺鼠的轉轉輪,轉個不停呢?

 

就像現在,都已經生完將近一個星期了,我下體的那個傷口還是痛得我坐立難安(一)。聽陳比利說醫生縫了好幾個地方(他竟然看到了那殘酷的畫面,我們的性生活該不會從此開始有了創傷吧),我幾度很想拿鏡子自己照一下,可是一方面彎不是很下去,更大的一部分是我根本就沒有勇氣面對。我就連看自己肚子的勇氣都沒有了(我昔日又白又緊實的肚子現在變成洩了氣的鬆弛的泛黑氣球)。如果肚子都變成這副模樣,我又怎麼敢面對自己的下體?就算敢面對好了,我想我以後應該都不會敢穿維多利亞的性感內衣也不會想要再開著燈引誘陳比利了。

 

回到下體的痛。我問了很多朋友,可是好像很少有人像我這麼痛的。其他的人都說宮縮的痛才難過,可是我怎麼按摩子宮都沒用,除了我的小腹好鬆弛之外,甚麼感覺都沒有。反觀下體的痛,每舉一次腳就痛一次,坐著壓到它也痛,上廁所也痛,沖水也痛,站久了更痛。偏偏因為身體要排出子宮惡露的關係,你無時無刻都要包著夜用加長型的衛生棉。馬的傷口悶著想當然要花更久的時間才能復原阿。唯一不痛的方法就是躺著-可是你有一個每隔幾個小時就要餵一次的孩子,還有餵完之後要擠乾淨的奶,還有因為月子中心餵了很多湯湯水水而常常需要清空的膀胱。聽起來沒有很多事,可是因為你行動不便,這些事情就夠你忙了,到最後你會發現,其實你根本就沒有時間躺著阿!

 

(二)我一直以為怕熱是孕婦的專利。沒想到生完小孩子的我,竟然比懷孕期間還要怕熱。而且是一整個燥熱,尤其是在餵奶還有睡覺的時候。汗冒個不停,明明所有的人都在說冷氣好強,就只有你一個人在那裏一直搧風,越搧還覺得汗冒得越來越厲害。然後我就發現自己一瞬間變得好浮躁,還好看到孩子的臉龐那一刻母愛還是戰勝一切,不然我想我可能會得躁鬱症。

 

 (三)你奶奶的痛。這點我想大家應該都知道。雖然這兩顆目前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時期,可是說真的我並不覺得陳比利有因此把我當成性感女神。相反的,在他面前我已經變成了一頭乳牛。這兩顆奶跟水龍頭冰箱甚至是門把差不多,有他的功用,可是偶爾會故障,還需要沒事上上油。

 

今天先說到這邊。我決定趁著我在月子中心有很多時間可以胡思亂想的這個時候,把這一切都寫下來,就算是寫得亂七八糟。

 

我需要發洩,我想,我只是需要發洩而已。

過去這幾個月。

Published by:

今天是美國感恩節的前一天,公司裡安靜的連呼吸聲都可以聽得到。大多數的人都已經開始放假了,我和人夫卻因為先前假期通通被燒光,現下只能很認命的在靜悄悄的辦公室假裝自己很忙碌。

上一次寫日記是七月份的事情,一轉眼十一月份都過了一大半。花生米變成大西瓜,孕婦也開始鴨行不再優雅(阿是有優雅過嗎?)距離預產期還剩下不到八個禮拜,卻已經開始夜夜失眠全身痠痛兼胃酸逆流。雖然明明知道寶寶需要在肚子裡待久一點比較健康,卻還是好希望可以趕快卸貨(然後也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寶寶阿!)

其實這段孕期就身體上來說是很平順的,一路上我並沒有任何孕吐或食慾不振的問題。體重沒增加很多,沒有妊娠糖尿,血壓甚麼的也都一切正常。一直到肚子變成西瓜之前,我都跟懷孕之前差不多,東奔西走的活像個好動兒。

不過在最近的這幾個月其實家裡發生了很多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跟今年老公和我都犯太歲有關。七月初先是公公體檢發現他已經肺腺癌末期,八月初又發現我爸爸在大陸被車撞到腦水腫,現在人還在休養。九月初和朋友去湖邊玩,老公又差點溺水,之後又因為急性腎衰竭住了好幾天醫院。十月多的時候老公又再次入院,這次是因為椎間盤突出開刀,花了三個多禮拜才終於復原。

雖然大家都說孕婦沒事不要去醫院,但在過去的這幾個月我已經把我們家附近的這幾個醫院都摸得很熟了。至少生小孩子的時候不用怕找不到路。總之,事情就這樣接踵而來,我們卻也無所謂害怕或難過。似乎真的當你身體裡有個新生命的時候,你會被迫變得更勇敢。唯有在見到老公從湖裡被救出來的那一瞬間,他灰白的臉讓我以為自己也已經不屬於這個世界。我不知道怎麼形容那種感覺,那並不是害怕,只是雖然我的外表比誰都冷靜,卻覺得自己的靈魂也已經被帶走了。

除了家務事,公司裡也是紛紛擾擾。只有四個人的小組也能搞得跟熊貓餐廳一樣混亂。我說真的要感謝熊貓餐廳為我開了眼,對於這些人前人後兩套說詞的人看慣了,也就無所謂心灰意冷。世界似乎就是這麼一回事啊,每個人都好像瞇著雙眼的蛇,做好隨時攻擊的姿勢,在自己的地盤盤旋著。這時候最好就是讓自己變得微小,小的像隻螞蟻。不構成威脅,也就不會有人想要攻擊你了。

在感恩節前夕,在自己就要(還是已經)當媽的這個時候,寫下這篇流水帳。我們的孩子也會很幸運,雖然他還沒出世,我卻已經能夠感受到。

親愛的花生米,我們都好期待你的來臨。這段時間,還好有你的陪伴,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我們才能夠勇敢的面對。也希望未來的你能學習到知福惜福,堅強面對。畢竟還沒出世的你,就已經經歷過這麼多波折了,我相信你一定會比其他的孩子更懂事,更體貼的。

人母日記

Published by:

我覺得自從我懷孕之後,慵懶基因一整個抬頭,不知道是身體終於找到一個藉口,還是懷孕真的就是這麼讓人疲憊的工作。總之,每天下了班後我就成了一條廢蟲,煮飯?那是啥?還好新家就在休士頓的中國城裡,不怕餓死。

目前小北鼻的性別還不知道,所以我們先叫他花生米。花生米的到來其實是很讓人興奮的驚喜。我想,一直到我們兩個(明明都還沒長大的老人)聽到他的心跳聲之前,我們都還不敢相信,我們真的要當爸媽了。

為了孩子,我們也搬到了離公司很近的小套房住,我戒了咖啡(天阿我戒了咖啡),除此之外,生活其實並沒有甚麼不同。我們趁著孩子還沒出生之前,去了趟溫哥華,還有英國。家裡發生了一些事情,然後,再過幾天的我,也要三十歲了。

幾個禮拜以前(就這麼剛好,在老公生日禮物已經買了之後),我跟人夫說,

「其實阿,現在年紀越大,真的就覺得生日越來越沒有大肆慶祝的意義了。」

我想應該是因為,我想要有的東西,通通都有了吧。我有了自由,我有了瞭解我的家人與朋友。我有一份穩定的工作,賞識我的老闆,談得來的同事。我想出去玩的時候就可以出去玩,想在家裡當懶人的時候就可以賴在家裡。

我覺得,現下的我,只要周遭親友都快樂健康,只要我跟陳比利(跟花生米)都快樂健康,真的也就沒有甚麼需要要求的。

人的年紀越大,或許真的需要的東西就越少。一點點瞭解,一點點自由,一點點安定。

在星期六的下午,可以把腳跨在沙發上,放著輕音樂,任意的寫些心裡話。

三十歲,已經不需要轟轟烈烈。

So she went, far, far away.

Published by:

人夫曾經拿婆婆以前用來訓他的話勸過我,「不要覺得自己是神,你沒有權利拿自己心裡的那把尺衡量別人的所作所為。」

這句話我一直記著,卻很難不對自己的家人有那樣的要求。

也是從那一刻開始,我才終於有點了解父母親對孩子們的用心良苦。為什麼我們總是對自家人的期望特別高,又為什麼每次家人讓我們失望的時候,我們總是沒有辦法先理性的分析過再說出那些衝動的傷人話語。

很多話想說,吞吞吐吐的卻還是刪了許多。不想在這個時候因為私心而留下讓人覺得後悔的話,那些東西還是關上了門說給自己聽就好。我想我沒有權利在這個時候說誰,畢竟我也曾經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而傷了很多人的心。

只想記錄下這一刻的心情。我能瞭解雙方,卻也因為如此,我選擇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