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買菜這件事

Published by:

對於跪婦而言,買菜整頓三餐這個工作大概佔了我 50% 的時間跟精力。我覺得這跟我愛吃應該有很大的關連,也可能是因為我其他的事情都不太會,唯一能讓老公開心的方式就是煮一些有的沒有的東西滿足他的口慾。

現在的主婦其實也滿幸運的,隨手估狗其實網路上的食譜就多到試不完,還有很多阿基師撇步等等的資訊,所以對於我來說做菜其實是解壓的方式。尤其是成功之後看到老公孩子狼吞虎嚥的模樣,那是對於跪婦而言可遇而不可求的 instant gratification 阿…

Continue reading

台菜與聖誕樹

Published by:

這個週末是公司長假,朋友們忙著去巴林卡達等有豬肉有酒精的地方,我們卻選擇待在家裡。

星期五晚上,我們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去附近的工業大城 Jubail 吃台菜,據說是從台灣來的五星級飯店廚師炒的。其實說真的,在這種地方能夠和一群台灣人湊在一起,那暖暖的人情味就已經足夠讓這頓飯充滿香甜了,更何況是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後。

不過大師真不是蓋的。明明人家材料也是地方得到的,為什麼那口味就是能做出來(一定有偷加味精啊)⋯重點是,真的讓我們這些遊子身心都好飽足(孩子都要三個了還能算遊子嗎?)

img_7069星期六,我和孩子們忙著把聖誕樹裝飾掛上。這其實是我和老公結婚後的第一個聖誕樹,因為我們都不是基督徒。聖誕樹這種東西在阿拉伯其實也是禁物,在這裡很難得到。會想要放聖誕樹,其實真的是純粹無聊⋯不過能夠換來一個小時的和平,對於雙寶媽我而言再無聊的主意都是值得的。

我的空間

Published by:

我必須承認,自從知道自己懷了老三以後,我的心裡一直承受著一股莫名的壓力.

不是說我不歡迎老三,應該是說我還沒準備好這麼快又來一個.我對著道賀的人們開著玩笑,是啊這真是個令人驚喜的意外阿!可是真的只有當媽媽的人才能了解那份惶恐,天啊未來的這兩年將會多麼辛苦(確定只有兩年嗎?)

一轉眼,來阿拉伯也已經兩年了.有了孩子,在這裡的每一天都很 predictable.偶爾聽見朋友們抱怨這裡的生活,但也有時候覺得其實能在這裡是很幸運的一件事.總之,沒有甚麼多餘的力氣去分析,日子也就在常規下很快的過去了.撇開自己在這裡究竟快樂與否這個問題不談,其實能與孩子們分分秒秒的相處,我相信將來回憶起,我們都會為這個決定感到開心.不過好笑的是,在當下這一刻我每天都只覺得萬分疲憊.

我真的不知道究竟有多少疲憊是因為懷孕的賀爾蒙在作祟,但我知道最近的老公跟孩子們在跟我相處時都如履薄冰.我只能一直道歉,但還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發現自己總是不斷失常.在當媽媽之前,我一直都以自己的 EQ 為傲.沒想到現在我竟然會想要去找情緒管理的書,因為我發現我在孩子們面前正在設立一個非常差的典範.

於是,我決定要給自己一些空間.就從這個 blog 開始.

寫在川普當上美國總統的這一天

Published by:

阿拉伯的天氣異常的迷人,其實是秋天(冬天?)剛好到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或許是世界大戰,或許台灣會被川普害死。總之,在這一天把網站和臉書連起來然後重新開始記錄生活,或許也算是一種活在當下。

在這個時候,突然慶幸我們能在這個小小的世界裡體驗著這點自由。諷刺的是,這自由竟然是阿拉伯政府給予的。

Published by:

孩子,這是三歲的你,在朋友的生日派對上拿著水槍,神奇極了。

而五分鐘前,你還害羞的黏在我的懷裡,打死不肯下去。明明整個趴踢都是你的好朋友,明明你為了這個趴踢興奮了好幾天。為什麼來到了派對上,卻突然怯懦了,你也說不出來。但是只要我意圖想要把你放下,你就會尖叫大哭。愛面子的媽媽我白眼都翻到後腦勺了,拜託你,別再丟人現眼了,好嗎?

我知道,要三歲的你了解什麼叫「丟臉」,要求太過份了。這其實是媽媽自己的問題,而我不應該把我給自己的壓力加諸在你身上。所以我放棄了想把你放下的念頭,緊緊抱著你,一邊抱一邊輕拍你的背。幾分鐘後,你反而掙脫了我的擁抱,自己去找朋友玩了起來。

前幾天,有個親戚發生意外,很年輕陽光的一個男孩子。這個意外讓我們都很錯愕,卻也提醒了我們生命的脆弱。能夠見到孩子的笑容,能夠緊緊的抱住他們,這其實是多麼幸運的一件事情。

如果我們可以給的更多更好,為什麼要等到失去時才來後悔。我不是完人,不管怎麼樣我都不可能變成溫柔婉約的慈母。但是希望我以後每天都可以給孩子一個擁抱,每天都可以告訴他們我有多愛他們。

因為我記得在我小的時候,那曾是我唯一迫切渴望的⋯

孩子,這是三歲的你,在朋友的生日派對上拿著水槍,神奇極了。 而五分鐘前,你還害羞的黏在我的懷裡,打死不肯下去。明明整個趴踢都是你的好朋友,明明你為了這個趴踢興奮了好幾天。為什麼來到了派對上,卻突然怯懦了,你也說不出來。但是只要我意圖想要把你放下,你就會尖叫大哭。愛面子的媽媽我白眼都翻到後腦勺了,拜託你,別再丟人現眼了,好嗎? 我知道,要三歲的你了解什麼叫「丟臉」,要求太過份了。這其實是媽媽自己的問題,而我不應該把我給自己的壓力加諸在你身上。所以我放棄了想把你放下的念頭,緊緊抱著你,一邊抱一邊輕拍你的背。幾分鐘後,你反而掙脫了我的擁抱,自己去找朋友玩了起來。 前幾天,有個親戚發生意外,很年輕陽光的一個男孩子。這個意外讓我們都很錯愕,卻也提醒了我們生命的脆弱。能夠見到孩子的笑容,能夠緊緊的抱住他們,這其實是多麼幸運的一件事情。 如果我們可以給的更多更好,為什麼要等到失去時才來後悔。我不是完人,不管怎麼樣我都不可能變成溫柔婉約的慈母。但是希望我以後每天都可以給孩子一個擁抱,每天都可以告訴他們我有多愛他們。 因為我記得在我小的時候,那曾是我唯一迫切渴望的⋯

Published by:

今天我們全家人吃飽飯一起出門閒晃時,剛好碰到公司舉辦了一個防火安全之類的活動。不過我們並不是真想要教這兩個孩子小心火燭,而是遠遠的我們看到了超大的消防車,然後剛好每個小男生的夢想(之一)就是爬上那個消防車(或是工程車救護車垃圾車水泥車反正只要會動的都會想騎上去就對了(咦))

這整個活動最讓人興奮的應該就是大家可以坐上超高的升降車(cherry picker)。身為孝子的我們當然馬上就去打聽好什麼時候可以坐然後早早就去排隊。老公當時正在陪著妹妹閒晃,由我帶著兒子等待消防人員禱告結束(如果真的失火了然後消防大隊都在禱告怎麼辦啊?)兒子超級俗辣看到這麼多人一整個變無尾熊,娘親我只好默默抱著他等待,在我們前面的有四個白人小男生。

在漫長的斷臂等待後,升降機終於緩緩的落下,前面四個小男生超級興奮的吱吱喳喳著。然後突然我們的左邊衝出了一個蒙面女,帶著大概五六個小小孩。我認得其中的一個女孩,大概五六歲吧,五分鐘前才過來想插隊,結果被阿姨趕到後面後,就嚎啕大哭跑掉了。看來似乎是去搬救兵。

蒙面女唧唧咕咕的跟管隊伍秩序的蒙面女講幾句話後,那五六個孩子,就這樣插隊成功上了升降車。留下四個小男生一臉呆滯(我想我的臉色應該也好看不到那去)。

其實說真的如果今天是在美國,我(或是隊伍裡的白人們)應該早就跳出來說些什麼了。可是這種事其實在阿拉伯層出不窮,我們也已經學會接受。這裡沒有平等,也沒有秩序。誰知道這蒙面女的背景,如果我惹錯人直接被私刑也不是不可能(重點是她蒙面啊那天在廁所碰到我在暗啊!)

雖然說友善的阿拉伯人很多,但這裡的階級意識還是很重。慢慢的,我可以了解到為甚麼大家每隔一陣子就必須要離開這裡了。對於女人和外地人而言,我們永遠都無法真正享受到自由。有時候,甚至連基本的尊重都得不到。

* 照片是在活動的門口照的。遠遠看到一堆蒙面女帶著螢光的防火帽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想到外星人⋯⋯

(是說,如果這篇有本地人看得懂的話,我應該會被抓起來然後老公的工作也沒了⋯)

今天我們全家人吃飽飯一起出門閒晃時,剛好碰到公司舉辦了一個防火安全之類的活動。不過我們並不是真想要教這兩個孩子小心火燭,而是遠遠的我們看到了超大的消防車,然後剛好每個小男生的夢想(之一)就是爬上那個消防車(或是工程車救護車垃圾車水泥車反正只要會動的都會想騎上去就對了(咦)) 這整個活動最讓人興奮的應該就是大家可以坐上超高的升降車(cherry picker)。身為孝子的我們當然馬上就去打聽好什麼時候可以坐然後早早就去排隊。老公當時正在陪著妹妹閒晃,由我帶著兒子等待消防人員禱告結束(如果真的失火了然後消防大隊都在禱告怎麼辦啊?)兒子超級俗辣看到這麼多人一整個變無尾熊,娘親我只好默默抱著他等待,在我們前面的有四個白人小男生。 在漫長的斷臂等待後,升降機終於緩緩的落下,前面四個小男生超級興奮的吱吱喳喳著。然後突然我們的左邊衝出了一個蒙面女,帶著大概五六個小小孩。我認得其中的一個女孩,大概五六歲吧,五分鐘前才過來想插隊,結果被阿姨趕到後面後,就嚎啕大哭跑掉了。看來似乎是去搬救兵。 蒙面女唧唧咕咕的跟管隊伍秩序的蒙面女講幾句話後,那五六個孩子,就這樣插隊成功上了升降車。留下四個小男生一臉呆滯(我想我的臉色應該也好看不到那去)。 其實說真的如果今天是在美國,我(或是隊伍裡的白人們)應該早就跳出來說些什麼了。可是這種事其實在阿拉伯層出不窮,我們也已經學會接受。這裡沒有平等,也沒有秩序。誰知道這蒙面女的背景,如果我惹錯人直接被私刑也不是不可能(重點是她蒙面啊那天在廁所碰到我在暗啊!) 雖然說友善的阿拉伯人很多,但這裡的階級意識還是很重。慢慢的,我可以了解到為甚麼大家每隔一陣子就必須要離開這裡了。對於女人和外地人而言,我們永遠都無法真正享受到自由。有時候,甚至連基本的尊重都得不到。 * 照片是在活動的門口照的。遠遠看到一堆蒙面女帶著螢光的防火帽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想到外星人⋯⋯ (是說,如果這篇有本地人看得懂的話,我應該會被抓起來然後老公的工作也沒了⋯)

Published by:

想不到一轉眼上一次寫東西竟然是兩個多月以前了,原來歲月就是這樣子的在催人老啊(老公今年四十大壽要怎麼辦?)

自從搬到大院來每天生活突然變得好忙碌,一整個 soccer mom 的感覺。每天接送兒子上下課,帶他們去找朋友玩,買菜,煮飯,滑手機(是啊這變成了我唯一的娛樂),忙碌是肯定的,至於充實嗎?我不太確定。但是今天看著女兒睡著的臉時,我突然很慶幸,慶幸自己每天可以看到他們,慶幸自己可以見證到他們的每個變化,慶幸自己可以每天在他們睡著時偷親他們⋯

妹妹在我們三月回美國時突然甩開了我的手,開始走路了。兒子開始說話會用成語了。我可以感覺到倒吃甘蔗的日子就要來臨,雖然他們吵架的時間還是比和平多,但我已經慢慢開始學會放手(一方面是女兒會反擊了我也插不上手,哈哈~)

阿拉伯的四月已經熱到平均 39 度,慢慢的在外挖沙奔波等等的活動已經要開始終止,孩子們無止境的精力也得找別的方式消耗。大多數的媽媽們都開始互相約孩子媽媽們到家裡 play date。這對於我這種自閉型的媽媽而言簡直就是酷刑。我想認識我的朋友都會對這句話充滿懷疑,不過我想就某些方面而言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吧?前陣子我還在跟老公聊天,說到我在這裡好像一個真心朋友都沒有,雖然每天都很忙,看起來好像認識很多人一樣,可是如果今天大姨媽來了我想借衛生棉,可能我都沒辦法跟這些媽媽們開口。

我知道這個舉例有點怪,但我的意思是,在我的心裡,真正的朋友能聊的東西是沒有界線的。你也不用擔心今天他會因為你說了大便這個字就把你否決,可是在這裡我找不到這種朋友。大家都很熱心,大家都很友善,可是大家也都很八卦。這是個很小的世界,昨天我才剛把菲傭解僱,今天就有人打電話問我他聽說是因為菲傭偷東西,那樣的世界。

要在這樣的世界生存,也不是沒辦法。只是時間久了我會變成什麼模樣。但是我一直逼迫自己走出去,因為我知道我的孩子們需要有比我更強的社交能力才能在這個世界生存。至少,我不希望我的膽怯成為他們社交的障礙(這媽也想太多)

其實我也不知道孩子的社交能力究竟有多少是天生,有多少是後天的。但是哥哥非常明顯的害羞很多(妹妹幾乎每天跟著我跑,哥哥雖然從小就去托嬰,但幾乎只有跟爸媽互動)。哥哥的害羞是看到陌生人跟他笑會尖叫,然後去別人家玩會站在門口嚎啕大哭的那種(至少不會被綁架吧?)

經過了幾次說真的我覺得我在這個地方的臉已經被他丟光了,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一直不帶他出門這個情況也不會好轉,所以我只好一直試,一直丟臉⋯⋯

唉這根本就不是愛面子的我會做的事好嗎?只能說為母真的不得不強啊!

想不到一轉眼上一次寫東西竟然是兩個多月以前了,原來歲月就是這樣子的在催人老啊(老公今年四十大壽要怎麼辦?) 自從搬到大院來每天生活突然變得好忙碌,一整個 soccer mom 的感覺。每天接送兒子上下課,帶他們去找朋友玩,買菜,煮飯,滑手機(是啊這變成了我唯一的娛樂),忙碌是肯定的,至於充實嗎?我不太確定。但是今天看著女兒睡著的臉時,我突然很慶幸,慶幸自己每天可以看到他們,慶幸自己可以見證到他們的每個變化,慶幸自己可以每天在他們睡著時偷親他們⋯ 妹妹在我們三月回美國時突然甩開了我的手,開始走路了。兒子開始說話會用成語了。我可以感覺到倒吃甘蔗的日子就要來臨,雖然他們吵架的時間還是比和平多,但我已經慢慢開始學會放手(一方面是女兒會反擊了我也插不上手,哈哈~) 阿拉伯的四月已經熱到平均 39 度,慢慢的在外挖沙奔波等等的活動已經要開始終止,孩子們無止境的精力也得找別的方式消耗。大多數的媽媽們都開始互相約孩子媽媽們到家裡 play date。這對於我這種自閉型的媽媽而言簡直就是酷刑。我想認識我的朋友都會對這句話充滿懷疑,不過我想就某些方面而言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吧?前陣子我還在跟老公聊天,說到我在這裡好像一個真心朋友都沒有,雖然每天都很忙,看起來好像認識很多人一樣,可是如果今天大姨媽來了我想借衛生棉,可能我都沒辦法跟這些媽媽們開口。 我知道這個舉例有點怪,但我的意思是,在我的心裡,真正的朋友能聊的東西是沒有界線的。你也不用擔心今天他會因為你說了大便這個字就把你否決,可是在這裡我找不到這種朋友。大家都很熱心,大家都很友善,可是大家也都很八卦。這是個很小的世界,昨天我才剛把菲傭解僱,今天就有人打電話問我他聽說是因為菲傭偷東西,那樣的世界。 要在這樣的世界生存,也不是沒辦法。只是時間久了我會變成什麼模樣。但是我一直逼迫自己走出去,因為我知道我的孩子們需要有比我更強的社交能力才能在這個世界生存。至少,我不希望我的膽怯成為他們社交的障礙(這媽也想太多) 其實我也不知道孩子的社交能力究竟有多少是天生,有多少是後天的。但是哥哥非常明顯的害羞很多(妹妹幾乎每天跟著我跑,哥哥雖然從小就去托嬰,但幾乎只有跟爸媽互動)。哥哥的害羞是看到陌生人跟他笑會尖叫,然後去別人家玩會站在門口嚎啕大哭的那種(至少不會被綁架吧?) 經過了幾次說真的我覺得我在這個地方的臉已經被他丟光了,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一直不帶他出門這個情況也不會好轉,所以我只好一直試,一直丟臉⋯⋯ 唉這根本就不是愛面子的我會做的事好嗎?只能說為母真的不得不強啊!

Published by:

明明記得兒子連筆都拿不穩的,上個週末我們出去吃飯,服務生給了他一張圖和幾根蠟筆,不到五分鐘,他就完成了人生第一張成功的著色(而且什麼地方塗什麼顏色都有條有理的)。

當下我們給他拍手鼓勵,照了張相,也沒有多想什麼(吞飯都沒時間了);一直到晚上大家都鼾聲連連,我整理手機照片時再次看到,才突然覺得感動。

大家都說,孩子長大的很快,要好好把握嬰幼兒這段時光。看著這張維尼小熊,我終於有點明白這種惆悵了。兒子正處於所謂的三歲豬狗嫌階段,每天早上跟在趕羊似的催他準備上課,回到家後又為了不願意吃午飯而劍拔弩張,下午在跟妹妹吵架與準備晚餐的混亂中渡過,然後又是晚餐的拉拔戰,接下來就是洗澡準備睡覺⋯

每天就這樣庸庸碌碌的過去了,三歲的兒子很明顯的已經有了自己的脾性,媽媽家事一堆妹妹正在尖叫時他最愛過來討抱(然後只有被罵的份)。媽媽終於有時間可以跟他玩時他不想玩,想抱他時他又努力掙脫⋯

而當我被這些柴米油鹽的瑣碎事情纏身的同時,孩子不知道從那裡學會了怎樣著色,他知道自己手髒了該去廁所,髒衣服該放在洗衣籃裡。很多時候其實他看得出來媽媽很忙,他慢慢的學會了不再吵我。早上起床看我還在睡他會自己在一旁躺著,一看到我眼睛張開他就問,

「媽媽開心嗎?」

有這麼貼心的兒子可是我的心竟然有點痛。我想那是因為我知道兒子其實很怕我。我真的不是個很有愛心的媽媽。不管我再怎麼樣研究親子教養書,我都沒有辦法避免不對孩子們失控。一個孩子我游刃有餘,但是一打二真的太累人了,無論是心理上或身體上。我也好想要緊緊的抱著他們兩個,開心的唱著歌充滿愛的摸著他們的頭,就像是幼教雜誌上的完美家庭一樣。然而現實生活中,兩個孩子都抱身上只是讓他們更方便打架而已。我們連睡前故事都跟打仗一樣了(哥哥愛聽/看故事妹妹愛搶/吃/撕故事),媽媽再有愛也很快的就被消磨殆盡。

我是誠心希望這一切只是過渡期。這一年以來老公幾乎一手挑起了娛樂兒子的重擔。每天晚上聽著老公很認真的背誦兒歌給兒子聽,我當天被耗光了的愛又會被補齊。我只希望我可以多分些愛給兒子,因為他是這麼努力的想要了解這個世界,而三歲這個臨界點,縱然是豬狗嫌,它還是有屬於它的魅力啊!

P.S. 再過一個月我要自己一個人帶兩個孩子飛美國。我現在超後悔為什麼當初要這麼想不開⋯⋯⋯

明明記得兒子連筆都拿不穩的,上個週末我們出去吃飯,服務生給了他一張圖和幾根蠟筆,不到五分鐘,他就完成了人生第一張成功的著色(而且什麼地方塗什麼顏色都有條有理的)。 當下我們給他拍手鼓勵,照了張相,也沒有多想什麼(吞飯都沒時間了);一直到晚上大家都鼾聲連連,我整理手機照片時再次看到,才突然覺得感動。 大家都說,孩子長大的很快,要好好把握嬰幼兒這段時光。看著這張維尼小熊,我終於有點明白這種惆悵了。兒子正處於所謂的三歲豬狗嫌階段,每天早上跟在趕羊似的催他準備上課,回到家後又為了不願意吃午飯而劍拔弩張,下午在跟妹妹吵架與準備晚餐的混亂中渡過,然後又是晚餐的拉拔戰,接下來就是洗澡準備睡覺⋯ 每天就這樣庸庸碌碌的過去了,三歲的兒子很明顯的已經有了自己的脾性,媽媽家事一堆妹妹正在尖叫時他最愛過來討抱(然後只有被罵的份)。媽媽終於有時間可以跟他玩時他不想玩,想抱他時他又努力掙脫⋯ 而當我被這些柴米油鹽的瑣碎事情纏身的同時,孩子不知道從那裡學會了怎樣著色,他知道自己手髒了該去廁所,髒衣服該放在洗衣籃裡。很多時候其實他看得出來媽媽很忙,他慢慢的學會了不再吵我。早上起床看我還在睡他會自己在一旁躺著,一看到我眼睛張開他就問, 「媽媽開心嗎?」 有這麼貼心的兒子可是我的心竟然有點痛。我想那是因為我知道兒子其實很怕我。我真的不是個很有愛心的媽媽。不管我再怎麼樣研究親子教養書,我都沒有辦法避免不對孩子們失控。一個孩子我游刃有餘,但是一打二真的太累人了,無論是心理上或身體上。我也好想要緊緊的抱著他們兩個,開心的唱著歌充滿愛的摸著他們的頭,就像是幼教雜誌上的完美家庭一樣。然而現實生活中,兩個孩子都抱身上只是讓他們更方便打架而已。我們連睡前故事都跟打仗一樣了(哥哥愛聽/看故事妹妹愛搶/吃/撕故事),媽媽再有愛也很快的就被消磨殆盡。 我是誠心希望這一切只是過渡期。這一年以來老公幾乎一手挑起了娛樂兒子的重擔。每天晚上聽著老公很認真的背誦兒歌給兒子聽,我當天被耗光了的愛又會被補齊。我只希望我可以多分些愛給兒子,因為他是這麼努力的想要了解這個世界,而三歲這個臨界點,縱然是豬狗嫌,它還是有屬於它的魅力啊! P.S. 再過一個月我要自己一個人帶兩個孩子飛美國。我現在超後悔為什麼當初要這麼想不開⋯⋯⋯

Published by:

自從兒子開始上課後,媽媽的生活也變成彩色的。雖然每天早上跟打仗一樣要伺候兩個孩子吃飯換洗然後出門,接接送送的也耗掉不少時間,但是那黃金的三個小時讓我的人生突然充滿了意義。

兒子哭了不到一個禮拜現在也開始喜歡學校,甚至可以說他真的一瞬間長大好多。雖然常常學妹妹咬東西然後假裝不會說話(一直啃指甲挖鼻孔又是那一招?)但是他哭鬧的次數少了很多,而且經過媽媽一個禮拜的虎媽調教之後,現在妹妹可以玩的玩具已經爆增很多(果然還是傳統東方人的教育才是王道啊)。

最近兩個禮拜我們開始慢慢找到了屬於我們三個人的生活步調。我發現,我的個性果然還是比較適合忙碌充實的生活。每天早上兒子上課時,我都會帶著妹妹出去串門子。串到她要睡覺時,我就回家準備午餐和晚餐。妹妹起床後,接兒子下課,回家吃午飯,然後再帶著他們去公園或是朋友家玩,直到爸爸快下班。

跪婦的生活不外乎就是解決一家人的民生問題。而這個工作說簡單也算簡單,但還真不是普通的費時費力。這樣混混一天也就過去了,然後都在外面混兩個孩子體力透支也沒有多餘力氣吵架(這才是重點)。媽媽雖然累但至少沒有什麼想謀殺孩子的意念。甚至還會有種《嗯其實帶兩個孩子也沒有想像中困難嘛》的錯覺。

或許這才是跪婦需要的吧。把自己推出 comfort zone,建立自己的生活圈。帶著兩個孩子在外哭哭鬧鬧無法避免,鬧幾次後自己臉皮甚至開始厚了起來。總之,不知不覺的,我開始習慣,甚至開始享受,這一打二的生活。

自從兒子開始上課後,媽媽的生活也變成彩色的。雖然每天早上跟打仗一樣要伺候兩個孩子吃飯換洗然後出門,接接送送的也耗掉不少時間,但是那黃金的三個小時讓我的人生突然充滿了意義。 兒子哭了不到一個禮拜現在也開始喜歡學校,甚至可以說他真的一瞬間長大好多。雖然常常學妹妹咬東西然後假裝不會說話(一直啃指甲挖鼻孔又是那一招?)但是他哭鬧的次數少了很多,而且經過媽媽一個禮拜的虎媽調教之後,現在妹妹可以玩的玩具已經爆增很多(果然還是傳統東方人的教育才是王道啊)。 最近兩個禮拜我們開始慢慢找到了屬於我們三個人的生活步調。我發現,我的個性果然還是比較適合忙碌充實的生活。每天早上兒子上課時,我都會帶著妹妹出去串門子。串到她要睡覺時,我就回家準備午餐和晚餐。妹妹起床後,接兒子下課,回家吃午飯,然後再帶著他們去公園或是朋友家玩,直到爸爸快下班。 跪婦的生活不外乎就是解決一家人的民生問題。而這個工作說簡單也算簡單,但還真不是普通的費時費力。這樣混混一天也就過去了,然後都在外面混兩個孩子體力透支也沒有多餘力氣吵架(這才是重點)。媽媽雖然累但至少沒有什麼想謀殺孩子的意念。甚至還會有種《嗯其實帶兩個孩子也沒有想像中困難嘛》的錯覺。 或許這才是跪婦需要的吧。把自己推出 comfort zone,建立自己的生活圈。帶著兩個孩子在外哭哭鬧鬧無法避免,鬧幾次後自己臉皮甚至開始厚了起來。總之,不知不覺的,我開始習慣,甚至開始享受,這一打二的生活。

[關於分享]

Published by:

這個禮拜兒子學校放寒假。在家裡跟兩隻孤軍奮戰一天之後,我決定電視的發明是有它的原因的,不要浪費祖先的辛苦(也真的沒必要為了這些無謂的堅持讓自己發瘋)。所以兒子這個禮拜看了玩具總動員好幾次。

可是說真的就連放電視給他們看也沒什麼用。女兒大概五分鐘後就爬來抓我大腿,兒子還是每一分鐘都問「媽媽,媽媽,為什麼 $&”€^#^*£?」

我的爺啊你不會說話之前真的可愛好多。

最近最讓我頭痛的是這兩隻完全無法和平共處。妹妹永遠想要玩哥哥在玩的玩具,為了讓妹妹分心我拿另外一個玩具出來,然後換哥哥過來搶妹妹玩具。之前碰到一個友人建議,無論誰是誰非只要吵,兩個人就分開。我試了,他們吵架次數之驚人半個小時之後媽媽已經抱到手軟(因為兩個都不會聽指令一定要我硬抱離現場)。

老外專家說,不要每次都叫老大禮讓,強迫孩子分享會讓孩子有陰影。

我開始慢慢覺得這些老外會不會太假掰,那裡來那麼多事情會讓小孩一天到晚有陰影。

所以這陣子我開始變虎媽。我受夠了兒子什麼都不願意跟妹妹分享(我試過很多方式,包括讓他有自己的空間,選自己愛的玩具放在房間等等。可是他什、麽、都、不、給、妹、妹、玩。)我開始嘗試新招—只要他不願意分享就叫他自己去房間玩(結果第一天也是抱他抱到手軟)。

回頭想想我小時候不就是老大然後什麼事情都要讓妹妹。我也沒有什麼陰影啊(大不了偷捏妹妹⋯)我有時候懷疑是不是自己專家的話聽太多,什麼事情都太小心才會教出這個過度敏感的小孩。

Anyway…我需要更多的智慧,和 EQ。我還以為自己很好相處,有了兒子之後才發現自己地雷爆多。這些專家應該過來把我們當成研究對象。照我這種虎媽教育法,兒子長大可能性格缺陷很嚴重吧⋯⋯

[關於分享] 這個禮拜兒子學校放寒假。在家裡跟兩隻孤軍奮戰一天之後,我決定電視的發明是有它的原因的,不要浪費祖先的辛苦(也真的沒必要為了這些無謂的堅持讓自己發瘋)。所以兒子這個禮拜看了玩具總動員好幾次。 可是說真的就連放電視給他們看也沒什麼用。女兒大概五分鐘後就爬來抓我大腿,兒子還是每一分鐘都問「媽媽,媽媽,為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