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婦的第二春[中]

其實外派跪婦們都不太敢跟國外的家人抱怨傭人的問題,因為這簡直就跟土豪哥抱怨毒品太多不知道該怎麼吃一樣討厭。我跟跪夫常常說我們這些外派老婆的煩惱都是第一世界才有的 first world problem,怎麼訓練傭人,怎麼安排假期,怎麼娛樂小孩。可是抱怨並不代表我們不心存感激啊,而且說真的好的傭人能送你上天堂,可是我的人生若是再多幾個像是騷包莎這樣的幫手(?)那我不如自己下海,不然付她錢然後老公那天被她吃掉了我還後知後覺⋯

於是送走了騷包莎我除了鬆口氣外,對於下一個究竟會不會更好我也已經不存有任何期待(基本上就是可以準備出家了)。還記得在仲介那裡第一次見到老實女時,我只注意到她好小一隻(抱得動小孩嗎)然後體味很重(真的不是因為我懷孕鼻子太敏感啊)。她笑起來有點憨,一見到女兒就主動要求抱抱她。神奇的是女兒叫了幾聲後還是讓她抱走了,然後我心裡想天啊阿拉真神終於聽到我悲情的吶喊然後送了我一個天使嗎⋯⋯

接下來的幾個禮拜我非常用心的跟老實女溝通,然後我發現其實只要你會做事會不會英文真的沒有關係(是嗎?)因為很多東西不用我說老實女都可以獨立完成。然後在幾個禮拜的調教下老實女已經學會怎麼樣做鬆餅,台式蛋餅,燕麥粥,墨西哥捲餅這類的早餐。我也開了菜單所以每天我們不用早起就有好吃的早點,這是我自從搬離開阿嬤家後就再也沒有享受過的奢華生活。

老實女也簡直就是佛陀下凡來著,我從來沒有看她吃過東西,每次帶她去買菜她什麼都不需要(奇怪啊妳都不用衛生棉嗎?)這些印傭其實很勇敢,她們都只帶一個小小的背包過來阿拉伯,包包裡面(塞滿衛生棉嗎)只有兩套衣服,甚至連牙刷牙膏都沒有(難怪有味道⋯)最後我是半強迫的塞給她一堆生活用品(因為整個家都是她的味道阿阿阿阿阿!)然後買菜時我會丟給她一些食物逼迫她一定要吃完。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相處,我發現老實女真的是⋯奴性很強。就是真的會讓自己很卑微然後主人說什麼她絕對不敢說不(只敢躲在一旁偷哭)的那種個性。好死不死她碰到我這種嗓門大個性又急的女主人也真的是倒楣,總之也才幾個禮拜蜜月期就過了,總結一切,老實女最讓我崩潰的問題有兩個—

一[健忘症]

其實健忘很好解決,只要把該做的事情寫下來就好。可是如果都寫下來了還是沒辦法做到那到底是哪門子問題啊?就像每天早餐要吃什麼明明都寫的很清楚了,可是今天早餐會有吐司,下禮拜也許就沒了。明明說要有水果,可是桌上真的就沒有水果。然後吃飯時今天會有湯匙,明天就變成筷子。昨天明明有水喝今天就沒有。於是每天吃飯的時候跪婦我都很忙,先是發現自己沒有筷子,然後發現妹妹沒有水喝,接下來哥哥需要湯匙,然後忙完坐下來準備要吃的時候小孩子已經準備下桌了(相信有小孩的應該都很了解媽媽的吃飯時間有多珍貴阿!)

這點我已經跟老實女溝通很多次。欸妳要記得桌上每個人都要有湯匙筷子叉子啊(我發現她都是用手吃飯所以要求她去記得什麼時候需要什麼餐具或許太困難,所以乾脆就讓她什麼都拿)。欸要記得小朋友桌上都要給他們一杯水啊!可是今天提醒完,明天做了,後天就忘了。這種事情層出不窮發生在家裡的各個角落(她甚至還在幫我看小孩的時候跑來問我「小孩咧?」靠,是誰在看小孩啊⋯⋯)

二[沒威嚴]

說沒威嚴感覺好像很強求她,畢竟印傭要什麼威嚴呢?可是老實女真的就是管、不、了、小、孩。請她幫孩子們洗澡,兩隻洗完之後永遠都光著屁股每個房間跑十圈,邊跑還邊把周邊的東西撒的滿地。每次請她幫我看一下孩子我好出門買菜,回到家後一定是滿目瘡痍,該玩的,不該玩的,全部都被拆卸。難道真的是因為我是母夜叉嗎?孩子們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明明都會自己乖乖收拾,什麼時間該做甚麼事情他們也都算是有個分寸。我知道很多事情是母親該做的,所以我並沒有要求她教養我的孩子,可是家裡的規矩不能碰到她就亂套了啊!有一次她在廚房幫我做事,兒子跑過去搗亂,我很嚴肅的馬上站起來指正兒子,卻讓我抓到她在旁邊對著兒子笑。我看到的那一瞬間真的情緒大爆炸(都說孕婦賀爾蒙失調別惹我了妳是白目嗎),可是我真的有種家裡有三個小孩子的感覺啊(瞬間老公升級成大人,可見印傭有多豬)。這問題我還特地請印尼朋友翻譯溝通,也一直努力自省觀察,想要找出問題癥結(真的以前請的幫手都沒有這樣讓小孩子失控過),後來的結論是…現在的孩子太聰明,印傭又太沒大腦智慧,總之,她就是被小孩子吃得死死的。

可是讓我至今無法理解的是,她明明在印尼是幼稚園老師啊!我很認真地問她,妳在學校裡有沒有碰過調皮的小孩子?碰到時你怎麼辦呢?每次都叫父母來學校教訓小孩嗎?她的回答是,

「印尼的小孩子懂得尊重老師。」

所以意思是我的兩個孩子不懂得尊重他人嗎…

為了這句話我著實傷心了好久。可是靜下心來想想,這的確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們畢竟是雇主與傭人的關係,我雖然很想把老實女當成家人,可是過去的經驗和現實讓我們和她之間還是隔了一層距離。而我相信敏感如孩子們,他們是感覺得到我們之間的不同的。這似乎也是住在這種外派環境裡很難避免的另一種 first world problem 吧?

有一天,我帶著剛睡醒的女兒下樓。其實在樓上時我就聽到兒子跟老實女在樓下掐估啷盎,但是我想說讓他們自己去磨合並找到適合他們的相處模式,所以問題如果沒有太嚴重我不會下樓。結果女兒一醒,老實女就跑來告狀(真的有當老三的潛力,是說只要別當小三就好嗎),她不會英文所以指指點點我猜她的意思大概是兒子大便後不讓他擦屁股,整間房子裸奔然後讓她追著跑之類的。

「you big, you get him, then wash, easy, no?」誰比較大隻啊,擦屁股他跑妳把他抓起來直接擦不就得了嗎?印傭果然還是要找粗勇一點的…

印傭看起來真的很生氣,說什麼她抓不了兒子之類的話。我想她大概有很多怨氣要發洩,所以安撫完小孩子之後我打電話找印尼朋友幫忙翻譯。

「妳的印傭說妳叫她做甚麼都可以,可是她沒辦法看小孩。」

……………我無言。這應該算是變相的辭呈吧?因為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有人幫我看小孩啊!而且現在妳三餐只能做一餐,這一餐還做個半套,如果妳連孩子都沒辦法看那我幹嘛請妳啊…

「如果她真的覺得她沒辦法做下去,那我勉強她也沒用…」其實我當下是很挫敗的,第一個反應是我教育是不是很失敗,竟然教出了一個把保母嚇跑的兒子(還是嚇跑她的其實是我這個母夜叉?)我很認真地又跟兒子解釋了一番,試圖讓他了解今天發生的事情,兒子似懂非懂地說好,他會乖乖幫阿姨忙不給她添麻煩…

可是,我真的要因為不想再訓練新人而將就的留住這個做甚麼事情都半調子的阿姨嗎?還好,跟老實女的合約還有一個多月才到期,我請朋友跟她解釋,合約到期之前除非她願意還我們錢,否則我們是不會把她送走的,所以希望最後的一個多月她可以好好的做完。然後我也只能被動地期待著,這一個月裡會發生什麼奇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