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婦的第二春

【文長而且都是抱怨除非你真的無聊否則真的沒必要看完】

外派跪婦的好處之一是,幾乎人人都有一個打掃阿姨。在這邊打掃阿姨也很好找,無論你想要哪一國人,想要男僕或女傭,反正隨便問問就會有人找上門來。可是市場一旦大了,就會開始有人亂喊價。菲律賓人一般動作很快又會英文,所以稍微有點經驗了他們的時薪差不多可以叫到三十五,甚至四十沙幣(差不多十元美金)。他們也很聰明,寧願幫外國人做事(比較大方)然後到處打零工,所以一個月薪水拚一點的話可以到五千沙幣(一千三美金)。不過公司裡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凡是家中有三個孩子以上的,都可以自己找一個全職住家的傭人,而這種傭人一個月薪水平均兩千沙幣(約五百三十元美金)…所以這兩者之間的落差很大,大多數時候我們都不知道我們找到的阿姨究竟是天使還是惡魔…條件好的傭人可以亂喊價,跪夫這種勤儉持家的價碼不可能請得起他們…於是,在阿拉伯的兩年間,我們已經換了四個傭人,換到現在,我只能說,找個好傭人似乎比找老公還困難…(還是我自己太難相處?)

第一任菲傭(寶貝阿姨)的故事我曾經大略說過。基本上她簡直就是跪婦的夢中傭人,體貼,聰明,動作快,跟小孩子感情又好。當時在社區裡每一個人都很羨慕我們能找到這麼棒的幫手,我們也因為很珍惜她所以很多事情都順著她,結果到了後期她開始遲到早退,甚至在我們帶她去美國時還在臉書上說我們壞話,然後常常擺臭臉給我和孩子們看…說到這裡,我不禁得說,找幫手真的很像回到約會的時候,光是條件好不行,還得天時地利人和…寶貝阿姨是我們的第一個菲傭,我們不懂得如何劃分界線,阿姨也太年輕情緒化,所以最後我們不得不畫下句點。

第二任男僕(巴哺叔叔)是孟加拉人。有了寶貝阿姨的前車之鑑,我跟跪夫說我再也不要找年輕的女生了。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篩選,因為有人強烈推薦巴哺,說他從打掃到包壽司到帶小孩都會,所以雖然他體味很重價錢偏高,我們還是決定試試看。巴哺叔叔也的確沒有讓我們失望,至少廚房跟打掃方面我幾乎可以完全交給他。雖然說他不太會哄小孩,也從來沒換過小孩子的尿布,不過我跟他還算是互補,至少那段時間我可以放心的把家務交給他,專心的帶孩子。可是好景不常,過了幾個月之後,巴哺也開始油條了,先是工作還沒做完就消失,後來被我發現他照顧小孩子的方式就是讓他們自已玩然後他翹著腳在沙發上講電話(還沒脫鞋是怎樣),最後我們暑假不在時他甚至大辣辣的跑來我們家廚房包壽司賣人(還用我的醋我的米…)所以,我們從台灣回來之後也把他解僱了,然後,地獄般的日子也開始了…

我的跪夫真的是世間上千年難尋的新好男人,我也愛他愛的無怨無悔。可是,可是他真的是非常的勤儉持家。寶貝阿姨當時的薪水是差不多三千六沙幣,周休二日而且朝九晚五,跪夫當時就常常抱怨阿怎麼周末他都沒有享受到請傭人的好處。換成了巴哺叔叔更慘,因為他是半職,一天只來四個小時,所以一個月差不多要付他兩千多沙幣,所以雖然說我對巴哺叔叔的工作很滿意(他做事其實比女生還要細心很多),可是跪夫每天下班回家我都會聽到類似巴哺今天究竟是幹嘛了,為什麼捲筒衛生紙總是放反的之類的抱怨。

阿問題是我們家就是只有兩個小孩啊!就是只能請這種不需要身分的半職傭人啊!阿不然有種你去生三個嘛!

果然,氣話不能多說…

在我們把巴哺叔叔解雇之後,剛好有個朋友介紹了一個仲介公司給我們。在老三出生之前,其實我們還是沒有辦法申請自己的傭人,所以經過了多方比較,仲介公司的價位是比我們社區內便宜很多,而且重點是-仲介介紹的傭人都是全職住家的,所以這一點在跪夫的眼裡就是物超所值了。幾個月前,我讓跪夫打個電話過去問一下有沒有適合我們的傭人,沒想到我們運氣很好(?)當天就有個剛來的印傭(騷包莎,曾經在新加坡做過兩年,自己也有個兩歲的小孩),於是我們想也沒想的就把她牽回家了…

後來,我們才發現這個仲介公司的客源都是阿拉伯本地人。換句話說,他們的傭人都不會說英文…虧我還花了好久的時間列出了家務明細…(前兩段失敗的戀情讓跪婦學到了寶貴的經驗-醜話要先說在前頭,而且最好甚麼事情都白紙黑字寫清楚)結果白紙黑字印傭一個字都看不懂,我還得用估狗翻譯機翻譯成印尼文,然後跟教兒子一樣一個字一個字念給她聽…(在教她的同時身邊還有兩隻開關壞掉的九官鳥不斷插嘴)

事後證明,對於騷包莎而言,語言其實並不是最大的障礙。她的障礙是,她根本就不會做家事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如果真的要我做甚麼比喻,騷包莎應該就是那種無論身體上心靈上物質上口慾上她都無法滿足你的情人,可是因為你真的不知道下一個究竟會不會更好,所以只好一直拉著她不放…打掃這種事她還可以,可是廚房裡她完全幫不上忙,小孩子的早餐每天都吃吐司塗花生醬,炸東西永遠是焦的,炒出來的菜永遠都是油滋滋,不管怎麼樣溝通都不見改善。她每天要洗三次澡(但還是有體臭),晚上比我還早睡,吃的分量比我們全家人加起來都還要多…還整天跟我要衣服。後來我讓她幫我看小孩,結果小孩尿布總是穿反,只要妹妹一哭她就把小孩抱過來找我…我每天洗澡都跟打仗一樣,因為妹妹總是在門外鬼哭神號,然後她只會呆呆地坐在旁邊看著她哭………………

最後終於讓我決定拋棄她,是因為我請她幫我煎魚(我已經教過她三次了吧),結果她用了大半鍋油,然後把整隻魚垂直丟到鍋裡,結果臉上被油潑到。事發後她只知道在廚房裡原地跳腳(印尼可能沒有沖脫泡蓋送的廣告吧…)我剛好經過廚房,想說這是甚麼回教徒禱告的新舞步嗎?結果發現爐上開著最高的火,整鍋油都還在滾(此時整隻魚已經焦掉),廚房裡面到處都是被潑出來的油,然後她只顧著跳腳尖叫…

我帶著她到水槽邊沖水,不管我怎麼跟她說,她就是要用她的頭巾去抹傷口(天啊妳頭巾已經幾天沒洗了,難道不怕細菌感染嗎),我只好請鄰居帶她去急救。還好傷口沒有很嚴重,而且她還算善良,沒有趁機反咬我們一口,所以我請他回仲介公司「休息」一陣子…總算是擺脫了這個恐怖情人。

(騷包莎走後我才發現恐怖情人最恐怖的地方…她來時我把一台舊的手機借給她用,好讓她能跟家人視訊。結果手機拿回來之後我找到幾百張自拍照不說,這些自拍照都是她在我的衣櫃裡穿著我的衣服拍的。然後 YouTube 上都是她看過的各種 A 片-看 A 片沒甚麼,可是在阿拉伯這個國家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政府掌控中,看 A 片是會讓跪夫被炒魷魚的啊!更扯的是,她離職之後竟然想要加跪夫的臉書-然後沒有加我是怎樣…)

總之,相較之下,這第三段戀情真的讓寶貝跟巴哺成了傭人界的理想情人了…

在我們把騷包莎送回仲介公司的同時,我們也很認真地跟他們溝通了我們的需求(我們真的沒有那麼挑剔啊?對吧?)仲介公司也很盡責的幫我們找到了一個老實女,初次見面,我對老實女的印象不錯,年紀稍微大了點(四十多吧),還是有體臭(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可是一整個就是樸實安靜順從溫和…

雖然她的英文比騷包莎還要爛…………………

此時我真的很想跟跪夫說一分錢一分貨阿親愛的我們就不能大方點請個條件好些的菲傭然後我就不用死這麼多腦細胞了嗎?為什麼我柯小葛連找個傭人過個跪婦日子都要這麼悲情坎坷?

但我只能咬緊牙根,告訴自己,有傭人就要感激了!英文不好沒有關係,會做事就好會做事就好會做事就好……………..

【待續】

One thought on “跪婦的第二春

  1. Lynda

    真的是可以寫書了,這麼多有趣 (對身外的) 的故事。跪夫了解到這些 intricacies 嗎?有時候真的是某些錢不能省,有些東西 priceles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