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只有這個地方會把宗教放在民生需求前面。

我是來到這裡才知道世界上有『宗教警察』這種職業的。回教徒一天要禱告五次,每次都要差不多 20-30 分鐘的時間。在禱告時段,所有的店家都要關門。如果有誰在這個時候工作,宗教警察會出來阻止。他若是剛好看你不順眼,可以把你的居留證沒收,甚至送你入獄。

宗教警察還會管行人的衣冠。女人沒穿黑袍,沒戴頭巾,男人褲子沒有過膝,甚至是黑人的澎澎捲頭他們都可以管。

所以,在這裡逛街,總是要算好時間。小小孩在百貨公司裡誘惑很多,讓他們看到這麼多好吃好玩的,然後說對不起喔你什麼都不能吃不能玩,因為老闆要禱告。這簡直就是自殺行為。

不過天算媽算,都不如孩子亂算。今天我和兩個孩子在百貨公司混。早上九點多到,先去巨無霸遊樂場消耗體力。我想,十一點多到餐廳吃飯,正好趕在 11:38 的禱告時間前,他們也差不多餓了。去餐廳前,兒子說他要大便,於是我抱著他衝去廁所。第一間→關門 (裡面明明一堆黑袍女,擋住我的黑袍女沒說為什麼關,在這個國家我也已經學會,不是什麼事情都是有原因的)。於是我繼續衝 (這百貨公司超大,廁所與廁所間相隔有二十個店家)。第二間→是男廁 (again 不要問我為什麼男廁旁邊沒有女廁,在這個國家不是所有事情都是有原因的)。

終於第三間是開的,娘親已軟手鐵腿。但兒子沒拉屎在我黑袍上我非常肛溫。你能想像整件黑袍聞起來像屎卻因為怕警察抓所以不得不繼續穿著嗎?

到了廁所,兒子蹲了五分鐘,只尿了幾滴放了個小屁。

『大便咧?』

兒子用無辜的眼神看著我。我那一瞬間其實很想把他打進馬桶裡可是我忍住了。現下在餐廳關門前把兒子拎回去才是首要任務。女兒還在等我餵奶,如果趕不回去只能坐在餐廳門口聽她哭夭半小時。

於是,跪婦再次抱起兒子跑過半個百貨公司,衝進一家旋轉壽司店 (註1) (一邊衝一邊沾沾自喜,還好我時間算很鬆才能給你這小子這樣搞)。走進餐廳正準備大快朵頤,才發現得意太早了。服務生說,禱告前不能點菜,除了轉盤上面那些快乾掉的生魚片外,我們只能喝味增湯等禱告結束。

就這樣,快餓死的跪婦一邊餵女兒奶一邊撈味增湯裡的豆腐海帶餵兒子。雖然很想哭,卻還是一直安慰自己,至少兒子女兒都乖乖的讓我可以坐在這裡喘口氣。也就認命的享受這難得的安靜。

誰知道,吃掉半碗味增湯的兒子又跟我說,

『媽媽,我想 poo poo…』

我轉過身,餐廳裡除了我們,一個人都沒有。服務生們早已經把門都鎖起來。現在哪怕是失火了,我們都出不了這個餐廳。

註1:這裡的日本料理真的很不優,不過轉來轉去的壽司至少會為孩子提供點娛樂,大人們就將就點吃了

也只有這個地方會把宗教放在民生需求前面。 我是來到這裡才知道世界上有『宗教警察』這種職業的。回教徒一天要禱告五次,每次都要差不多 20-30 分鐘的時間。在禱告時段,所有的店家都要關門。如果有誰在這個時候工作,宗教警察會出來阻止。他若是剛好看你不順眼,可以把你的居留證沒收,甚至送你入獄。 宗教警察還會管行人的衣冠。女人沒穿黑袍,沒戴頭巾,男人褲子沒有過膝,甚至是黑人的澎澎捲頭他們都可以管。 所以,在這裡逛街,總是要算好時間。小小孩在百貨公司裡誘惑很多,讓他們看到這麼多好吃好玩的,然後說對不起喔你什麼都不能吃不能玩,因為老闆要禱告。這簡直就是自殺行為。 不過天算媽算,都不如孩子亂算。今天我和兩個孩子在百貨公司混。早上九點多到,先去巨無霸遊樂場消耗體力。我想,十一點多到餐廳吃飯,正好趕在 11:38 的禱告時間前,他們也差不多餓了。去餐廳前,兒子說他要大便,於是我抱著他衝去廁所。第一間→關門 (裡面明明一堆黑袍女,擋住我的黑袍女沒說為什麼關,在這個國家我也已經學會,不是什麼事情都是有原因的)。於是我繼續衝 (這百貨公司超大,廁所與廁所間相隔有二十個店家)。第二間→是男廁 (again 不要問我為什麼男廁旁邊沒有女廁,在這個國家不是所有事情都是有原因的)。 終於第三間是開的,娘親已軟手鐵腿。但兒子沒拉屎在我黑袍上我非常肛溫。你能想像整件黑袍聞起來像屎卻因為怕警察抓所以不得不繼續穿著嗎? 到了廁所,兒子蹲了五分鐘,只尿了幾滴放了個小屁。 『大便咧?』 兒子用無辜的眼神看著我。我那一瞬間其實很想把他打進馬桶裡可是我忍住了。現下在餐廳關門前把兒子拎回去才是首要任務。女兒還在等我餵奶,如果趕不回去只能坐在餐廳門口聽她哭夭半小時。 於是,跪婦再次抱起兒子跑過半個百貨公司,衝進一家旋轉壽司店 (註1) (一邊衝一邊沾沾自喜,還好我時間算很鬆才能給你這小子這樣搞)。走進餐廳正準備大快朵頤,才發現得意太早了。服務生說,禱告前不能點菜,除了轉盤上面那些快乾掉的生魚片外,我們只能喝味增湯等禱告結束。 就這樣,快餓死的跪婦一邊餵女兒奶一邊撈味增湯裡的豆腐海帶餵兒子。雖然很想哭,卻還是一直安慰自己,至少兒子女兒都乖乖的讓我可以坐在這裡喘口氣。也就認命的享受這難得的安靜。 誰知道,吃掉半碗味增湯的兒子又跟我說, 『媽媽,我想 poo poo...』 我轉過身,餐廳裡除了我們,一個人都沒有。服務生們早已經把門都鎖起來。現在哪怕是失火了,我們都出不了這個餐廳。 註1:這裡的日本料理真的很不優,不過轉來轉去的壽司至少會為孩子提供點娛樂,大人們就將就點吃了

6 Replies to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