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想不到一轉眼上一次寫東西竟然是兩個多月以前了,原來歲月就是這樣子的在催人老啊(老公今年四十大壽要怎麼辦?)

自從搬到大院來每天生活突然變得好忙碌,一整個 soccer mom 的感覺。每天接送兒子上下課,帶他們去找朋友玩,買菜,煮飯,滑手機(是啊這變成了我唯一的娛樂),忙碌是肯定的,至於充實嗎?我不太確定。但是今天看著女兒睡著的臉時,我突然很慶幸,慶幸自己每天可以看到他們,慶幸自己可以見證到他們的每個變化,慶幸自己可以每天在他們睡著時偷親他們⋯

妹妹在我們三月回美國時突然甩開了我的手,開始走路了。兒子開始說話會用成語了。我可以感覺到倒吃甘蔗的日子就要來臨,雖然他們吵架的時間還是比和平多,但我已經慢慢開始學會放手(一方面是女兒會反擊了我也插不上手,哈哈~)

阿拉伯的四月已經熱到平均 39 度,慢慢的在外挖沙奔波等等的活動已經要開始終止,孩子們無止境的精力也得找別的方式消耗。大多數的媽媽們都開始互相約孩子媽媽們到家裡 play date。這對於我這種自閉型的媽媽而言簡直就是酷刑。我想認識我的朋友都會對這句話充滿懷疑,不過我想就某些方面而言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吧?前陣子我還在跟老公聊天,說到我在這裡好像一個真心朋友都沒有,雖然每天都很忙,看起來好像認識很多人一樣,可是如果今天大姨媽來了我想借衛生棉,可能我都沒辦法跟這些媽媽們開口。

我知道這個舉例有點怪,但我的意思是,在我的心裡,真正的朋友能聊的東西是沒有界線的。你也不用擔心今天他會因為你說了大便這個字就把你否決,可是在這裡我找不到這種朋友。大家都很熱心,大家都很友善,可是大家也都很八卦。這是個很小的世界,昨天我才剛把菲傭解僱,今天就有人打電話問我他聽說是因為菲傭偷東西,那樣的世界。

要在這樣的世界生存,也不是沒辦法。只是時間久了我會變成什麼模樣。但是我一直逼迫自己走出去,因為我知道我的孩子們需要有比我更強的社交能力才能在這個世界生存。至少,我不希望我的膽怯成為他們社交的障礙(這媽也想太多)

其實我也不知道孩子的社交能力究竟有多少是天生,有多少是後天的。但是哥哥非常明顯的害羞很多(妹妹幾乎每天跟著我跑,哥哥雖然從小就去托嬰,但幾乎只有跟爸媽互動)。哥哥的害羞是看到陌生人跟他笑會尖叫,然後去別人家玩會站在門口嚎啕大哭的那種(至少不會被綁架吧?)

經過了幾次說真的我覺得我在這個地方的臉已經被他丟光了,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一直不帶他出門這個情況也不會好轉,所以我只好一直試,一直丟臉⋯⋯

唉這根本就不是愛面子的我會做的事好嗎?只能說為母真的不得不強啊!

想不到一轉眼上一次寫東西竟然是兩個多月以前了,原來歲月就是這樣子的在催人老啊(老公今年四十大壽要怎麼辦?) 自從搬到大院來每天生活突然變得好忙碌,一整個 soccer mom 的感覺。每天接送兒子上下課,帶他們去找朋友玩,買菜,煮飯,滑手機(是啊這變成了我唯一的娛樂),忙碌是肯定的,至於充實嗎?我不太確定。但是今天看著女兒睡著的臉時,我突然很慶幸,慶幸自己每天可以看到他們,慶幸自己可以見證到他們的每個變化,慶幸自己可以每天在他們睡著時偷親他們⋯ 妹妹在我們三月回美國時突然甩開了我的手,開始走路了。兒子開始說話會用成語了。我可以感覺到倒吃甘蔗的日子就要來臨,雖然他們吵架的時間還是比和平多,但我已經慢慢開始學會放手(一方面是女兒會反擊了我也插不上手,哈哈~) 阿拉伯的四月已經熱到平均 39 度,慢慢的在外挖沙奔波等等的活動已經要開始終止,孩子們無止境的精力也得找別的方式消耗。大多數的媽媽們都開始互相約孩子媽媽們到家裡 play date。這對於我這種自閉型的媽媽而言簡直就是酷刑。我想認識我的朋友都會對這句話充滿懷疑,不過我想就某些方面而言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吧?前陣子我還在跟老公聊天,說到我在這裡好像一個真心朋友都沒有,雖然每天都很忙,看起來好像認識很多人一樣,可是如果今天大姨媽來了我想借衛生棉,可能我都沒辦法跟這些媽媽們開口。 我知道這個舉例有點怪,但我的意思是,在我的心裡,真正的朋友能聊的東西是沒有界線的。你也不用擔心今天他會因為你說了大便這個字就把你否決,可是在這裡我找不到這種朋友。大家都很熱心,大家都很友善,可是大家也都很八卦。這是個很小的世界,昨天我才剛把菲傭解僱,今天就有人打電話問我他聽說是因為菲傭偷東西,那樣的世界。 要在這樣的世界生存,也不是沒辦法。只是時間久了我會變成什麼模樣。但是我一直逼迫自己走出去,因為我知道我的孩子們需要有比我更強的社交能力才能在這個世界生存。至少,我不希望我的膽怯成為他們社交的障礙(這媽也想太多) 其實我也不知道孩子的社交能力究竟有多少是天生,有多少是後天的。但是哥哥非常明顯的害羞很多(妹妹幾乎每天跟著我跑,哥哥雖然從小就去托嬰,但幾乎只有跟爸媽互動)。哥哥的害羞是看到陌生人跟他笑會尖叫,然後去別人家玩會站在門口嚎啕大哭的那種(至少不會被綁架吧?) 經過了幾次說真的我覺得我在這個地方的臉已經被他丟光了,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一直不帶他出門這個情況也不會好轉,所以我只好一直試,一直丟臉⋯⋯ 唉這根本就不是愛面子的我會做的事好嗎?只能說為母真的不得不強啊!

One thought on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