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6-12-19

跪婦的第二春

Published by:

【文長而且都是抱怨除非你真的無聊否則真的沒必要看完】

外派跪婦的好處之一是,幾乎人人都有一個打掃阿姨。在這邊打掃阿姨也很好找,無論你想要哪一國人,想要男僕或女傭,反正隨便問問就會有人找上門來。可是市場一旦大了,就會開始有人亂喊價。菲律賓人一般動作很快又會英文,所以稍微有點經驗了他們的時薪差不多可以叫到三十五,甚至四十沙幣(差不多十元美金)。他們也很聰明,寧願幫外國人做事(比較大方)然後到處打零工,所以一個月薪水拚一點的話可以到五千沙幣(一千三美金)。不過公司裡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凡是家中有三個孩子以上的,都可以自己找一個全職住家的傭人,而這種傭人一個月薪水平均兩千沙幣(約五百三十元美金)…所以這兩者之間的落差很大,大多數時候我們都不知道我們找到的阿姨究竟是天使還是惡魔…條件好的傭人可以亂喊價,跪夫這種勤儉持家的價碼不可能請得起他們…於是,在阿拉伯的兩年間,我們已經換了四個傭人,換到現在,我只能說,找個好傭人似乎比找老公還困難…(還是我自己太難相處?)

第一任菲傭(寶貝阿姨)的故事我曾經大略說過。基本上她簡直就是跪婦的夢中傭人,體貼,聰明,動作快,跟小孩子感情又好。當時在社區裡每一個人都很羨慕我們能找到這麼棒的幫手,我們也因為很珍惜她所以很多事情都順著她,結果到了後期她開始遲到早退,甚至在我們帶她去美國時還在臉書上說我們壞話,然後常常擺臭臉給我和孩子們看…說到這裡,我不禁得說,找幫手真的很像回到約會的時候,光是條件好不行,還得天時地利人和…寶貝阿姨是我們的第一個菲傭,我們不懂得如何劃分界線,阿姨也太年輕情緒化,所以最後我們不得不畫下句點。

第二任男僕(巴哺叔叔)是孟加拉人。有了寶貝阿姨的前車之鑑,我跟跪夫說我再也不要找年輕的女生了。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篩選,因為有人強烈推薦巴哺,說他從打掃到包壽司到帶小孩都會,所以雖然他體味很重價錢偏高,我們還是決定試試看。巴哺叔叔也的確沒有讓我們失望,至少廚房跟打掃方面我幾乎可以完全交給他。雖然說他不太會哄小孩,也從來沒換過小孩子的尿布,不過我跟他還算是互補,至少那段時間我可以放心的把家務交給他,專心的帶孩子。可是好景不常,過了幾個月之後,巴哺也開始油條了,先是工作還沒做完就消失,後來被我發現他照顧小孩子的方式就是讓他們自已玩然後他翹著腳在沙發上講電話(還沒脫鞋是怎樣),最後我們暑假不在時他甚至大辣辣的跑來我們家廚房包壽司賣人(還用我的醋我的米…)所以,我們從台灣回來之後也把他解僱了,然後,地獄般的日子也開始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