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6-04-27

Published by:

今天我們全家人吃飽飯一起出門閒晃時,剛好碰到公司舉辦了一個防火安全之類的活動。不過我們並不是真想要教這兩個孩子小心火燭,而是遠遠的我們看到了超大的消防車,然後剛好每個小男生的夢想(之一)就是爬上那個消防車(或是工程車救護車垃圾車水泥車反正只要會動的都會想騎上去就對了(咦))

這整個活動最讓人興奮的應該就是大家可以坐上超高的升降車(cherry picker)。身為孝子的我們當然馬上就去打聽好什麼時候可以坐然後早早就去排隊。老公當時正在陪著妹妹閒晃,由我帶著兒子等待消防人員禱告結束(如果真的失火了然後消防大隊都在禱告怎麼辦啊?)兒子超級俗辣看到這麼多人一整個變無尾熊,娘親我只好默默抱著他等待,在我們前面的有四個白人小男生。

在漫長的斷臂等待後,升降機終於緩緩的落下,前面四個小男生超級興奮的吱吱喳喳著。然後突然我們的左邊衝出了一個蒙面女,帶著大概五六個小小孩。我認得其中的一個女孩,大概五六歲吧,五分鐘前才過來想插隊,結果被阿姨趕到後面後,就嚎啕大哭跑掉了。看來似乎是去搬救兵。

蒙面女唧唧咕咕的跟管隊伍秩序的蒙面女講幾句話後,那五六個孩子,就這樣插隊成功上了升降車。留下四個小男生一臉呆滯(我想我的臉色應該也好看不到那去)。

其實說真的如果今天是在美國,我(或是隊伍裡的白人們)應該早就跳出來說些什麼了。可是這種事其實在阿拉伯層出不窮,我們也已經學會接受。這裡沒有平等,也沒有秩序。誰知道這蒙面女的背景,如果我惹錯人直接被私刑也不是不可能(重點是她蒙面啊那天在廁所碰到我在暗啊!)

雖然說友善的阿拉伯人很多,但這裡的階級意識還是很重。慢慢的,我可以了解到為甚麼大家每隔一陣子就必須要離開這裡了。對於女人和外地人而言,我們永遠都無法真正享受到自由。有時候,甚至連基本的尊重都得不到。

* 照片是在活動的門口照的。遠遠看到一堆蒙面女帶著螢光的防火帽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想到外星人⋯⋯

(是說,如果這篇有本地人看得懂的話,我應該會被抓起來然後老公的工作也沒了⋯)

今天我們全家人吃飽飯一起出門閒晃時,剛好碰到公司舉辦了一個防火安全之類的活動。不過我們並不是真想要教這兩個孩子小心火燭,而是遠遠的我們看到了超大的消防車,然後剛好每個小男生的夢想(之一)就是爬上那個消防車(或是工程車救護車垃圾車水泥車反正只要會動的都會想騎上去就對了(咦)) 這整個活動最讓人興奮的應該就是大家可以坐上超高的升降車(cherry picker)。身為孝子的我們當然馬上就去打聽好什麼時候可以坐然後早早就去排隊。老公當時正在陪著妹妹閒晃,由我帶著兒子等待消防人員禱告結束(如果真的失火了然後消防大隊都在禱告怎麼辦啊?)兒子超級俗辣看到這麼多人一整個變無尾熊,娘親我只好默默抱著他等待,在我們前面的有四個白人小男生。 在漫長的斷臂等待後,升降機終於緩緩的落下,前面四個小男生超級興奮的吱吱喳喳著。然後突然我們的左邊衝出了一個蒙面女,帶著大概五六個小小孩。我認得其中的一個女孩,大概五六歲吧,五分鐘前才過來想插隊,結果被阿姨趕到後面後,就嚎啕大哭跑掉了。看來似乎是去搬救兵。 蒙面女唧唧咕咕的跟管隊伍秩序的蒙面女講幾句話後,那五六個孩子,就這樣插隊成功上了升降車。留下四個小男生一臉呆滯(我想我的臉色應該也好看不到那去)。 其實說真的如果今天是在美國,我(或是隊伍裡的白人們)應該早就跳出來說些什麼了。可是這種事其實在阿拉伯層出不窮,我們也已經學會接受。這裡沒有平等,也沒有秩序。誰知道這蒙面女的背景,如果我惹錯人直接被私刑也不是不可能(重點是她蒙面啊那天在廁所碰到我在暗啊!) 雖然說友善的阿拉伯人很多,但這裡的階級意識還是很重。慢慢的,我可以了解到為甚麼大家每隔一陣子就必須要離開這裡了。對於女人和外地人而言,我們永遠都無法真正享受到自由。有時候,甚至連基本的尊重都得不到。 * 照片是在活動的門口照的。遠遠看到一堆蒙面女帶著螢光的防火帽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想到外星人⋯⋯ (是說,如果這篇有本地人看得懂的話,我應該會被抓起來然後老公的工作也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