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6-01-21

Published by:

自從兒子開始上課後,媽媽的生活也變成彩色的。雖然每天早上跟打仗一樣要伺候兩個孩子吃飯換洗然後出門,接接送送的也耗掉不少時間,但是那黃金的三個小時讓我的人生突然充滿了意義。

兒子哭了不到一個禮拜現在也開始喜歡學校,甚至可以說他真的一瞬間長大好多。雖然常常學妹妹咬東西然後假裝不會說話(一直啃指甲挖鼻孔又是那一招?)但是他哭鬧的次數少了很多,而且經過媽媽一個禮拜的虎媽調教之後,現在妹妹可以玩的玩具已經爆增很多(果然還是傳統東方人的教育才是王道啊)。

最近兩個禮拜我們開始慢慢找到了屬於我們三個人的生活步調。我發現,我的個性果然還是比較適合忙碌充實的生活。每天早上兒子上課時,我都會帶著妹妹出去串門子。串到她要睡覺時,我就回家準備午餐和晚餐。妹妹起床後,接兒子下課,回家吃午飯,然後再帶著他們去公園或是朋友家玩,直到爸爸快下班。

跪婦的生活不外乎就是解決一家人的民生問題。而這個工作說簡單也算簡單,但還真不是普通的費時費力。這樣混混一天也就過去了,然後都在外面混兩個孩子體力透支也沒有多餘力氣吵架(這才是重點)。媽媽雖然累但至少沒有什麼想謀殺孩子的意念。甚至還會有種《嗯其實帶兩個孩子也沒有想像中困難嘛》的錯覺。

或許這才是跪婦需要的吧。把自己推出 comfort zone,建立自己的生活圈。帶著兩個孩子在外哭哭鬧鬧無法避免,鬧幾次後自己臉皮甚至開始厚了起來。總之,不知不覺的,我開始習慣,甚至開始享受,這一打二的生活。

自從兒子開始上課後,媽媽的生活也變成彩色的。雖然每天早上跟打仗一樣要伺候兩個孩子吃飯換洗然後出門,接接送送的也耗掉不少時間,但是那黃金的三個小時讓我的人生突然充滿了意義。 兒子哭了不到一個禮拜現在也開始喜歡學校,甚至可以說他真的一瞬間長大好多。雖然常常學妹妹咬東西然後假裝不會說話(一直啃指甲挖鼻孔又是那一招?)但是他哭鬧的次數少了很多,而且經過媽媽一個禮拜的虎媽調教之後,現在妹妹可以玩的玩具已經爆增很多(果然還是傳統東方人的教育才是王道啊)。 最近兩個禮拜我們開始慢慢找到了屬於我們三個人的生活步調。我發現,我的個性果然還是比較適合忙碌充實的生活。每天早上兒子上課時,我都會帶著妹妹出去串門子。串到她要睡覺時,我就回家準備午餐和晚餐。妹妹起床後,接兒子下課,回家吃午飯,然後再帶著他們去公園或是朋友家玩,直到爸爸快下班。 跪婦的生活不外乎就是解決一家人的民生問題。而這個工作說簡單也算簡單,但還真不是普通的費時費力。這樣混混一天也就過去了,然後都在外面混兩個孩子體力透支也沒有多餘力氣吵架(這才是重點)。媽媽雖然累但至少沒有什麼想謀殺孩子的意念。甚至還會有種《嗯其實帶兩個孩子也沒有想像中困難嘛》的錯覺。 或許這才是跪婦需要的吧。把自己推出 comfort zone,建立自己的生活圈。帶著兩個孩子在外哭哭鬧鬧無法避免,鬧幾次後自己臉皮甚至開始厚了起來。總之,不知不覺的,我開始習慣,甚至開始享受,這一打二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