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5-12-31

Published by:

2015 年就要結束了。在今年,我們變成了雙寶家庭,飛過七個國家(很多是真的飛過—飛經過,啊哈哈),經歷過無數次航班誤點(真的不是適合飛行的一年阿)。而在除夕夜晚,我們一家子在床上滾來滾去,爸媽戰鬥力幾近零,哥哥還精力旺盛,抱著妹妹唱搖籃曲,妹妹傻笑著。

差不多就是這樣的一年。充滿了混亂,大多數時間狼狽,但總是有這樣偶然的溫馨畫面,讓我們暫時忘記疲憊(但這所謂的暫時還真的不是普通的短暫,哥哥唱不到ㄧ分鐘就開始跟妹妹相撲了)。

雖然很多人都說,雙寶的日子就是這麼累人,很多時候我還是懷疑自己,是不是能力太弱了,為什麼光是兩個孩子就讓我忙到連和這個世界連線的時間都沒有?別的媽是怎麼樣一邊帶孩子一邊還有社交生活的?如果不是因為臉書我想親友們應該不會知道我的存在吧?

我其實常常偷偷懷念在職場上的自己,尤其是最近搬家,整理出一堆皺巴巴的套裝。過去這一年我穿的不是哺乳衣就是黑袍,還好老公很乖不然我早成棄婦了。話說回來,我想念職場的什麼呢?倒也不是能打扮什麼的,而是那份自信吧。我想念當 super star 的感覺,我想念備受上級肯定的感覺,我想念⋯

輕輕鬆鬆,就能把問題迎刃而解的感覺。

當母親的困難,在於妳永遠不知道孩子下一招會出什麼。明明昨天愛吃肉,今天就不吃。明明剛剛才大便,怎麼又來一坨。明明五分鐘前還在揉眼睛,怎麼現在又生龍活虎。太多的無知,太多的無法預測。更重要的是,就算妳已經盡力了,還是有可能失敗。

更不用提無止境的狼狽了。

母親這個角色,真的會讓人謙卑。以前的我,最自豪的就是自己處理情緒的能力。現在卻發現自己每天都在暴走邊緣。重點是,讓我崩潰的,竟然都是些雞毛蒜皮事。於是我無時無刻不在審視自己,這樣處理對嗎?會不會給孩子陰影?要怎麼樣才能做好身教?

相較於在職場上的我,這媽媽的角色我做的如履薄冰阿!很多負面的情緒其實沒有很多時間排解,唯一能讓我解壓的方法就是做菜。可是就連做菜時都有個胖妹會拉著大腿哭爹喊娘,兒子又在一旁碎碎念「都沒有人跟你玩⋯」馬的這真的會讓人崩潰好嗎。

但大多數時間生命還是美好的—例如我們住著的這塊沙漠中的綠洲。例如當這兩個孩子難得不吵架在一起玩時的笑聲。例如兒子拿起 iPad 說 “Hi Siri…I want video” 的認真表情。例如女兒緊緊抱著我脖子的小手。

然後一轉頭,我發現就在我 bitching & moaning 的同時,一年又這麼悄悄的過去了,孩子們也悄悄在長大。十年後,當他們跟朋友出去玩,只剩我和老公在家時,我會想起什麼?

2016 年,如果真有什麼期許,那我會希望自己認真記錄孩子們的成長。認真學習如何維繫人與人之間的感情。

*照片是沙漠中難得見到的雨景。雖說阿拉伯是沙漠,但大院其實是專為外派人員蓋的綠洲。在這社區裡住感覺跟在美國沒什麼兩樣。

2015 年就要結束了。在今年,我們變成了雙寶家庭,飛過七個國家(很多是真的飛過—飛經過,啊哈哈),經歷過無數次航班誤點(真的不是適合飛行的一年阿)。而在除夕夜晚,我們一家子在床上滾來滾去,爸媽戰鬥力幾近零,哥哥還精力旺盛,抱著妹妹唱搖籃曲,妹妹傻笑著。 差不多就是這樣的一年。充滿了混亂,大多數時間狼狽,但總是有這樣偶然的溫馨畫面,讓我們暫時忘記疲憊(但這所謂的暫時還真的不是普通的短暫,哥哥唱不到ㄧ分鐘就開始跟妹妹相撲了)。 雖然很多人都說,雙寶的日子就是這麼累人,很多時候我還是懷疑自己,是不是能力太弱了,為什麼光是兩個孩子就讓我忙到連和這個世界連線的時間都沒有?別的媽是怎麼樣一邊帶孩子一邊還有社交生活的?如果不是因為臉書我想親友們應該不會知道我的存在吧? 我其實常常偷偷懷念在職場上的自己,尤其是最近搬家,整理出一堆皺巴巴的套裝。過去這一年我穿的不是哺乳衣就是黑袍,還好老公很乖不然我早成棄婦了。話說回來,我想念職場的什麼呢?倒也不是能打扮什麼的,而是那份自信吧。我想念當 super star 的感覺,我想念備受上級肯定的感覺,我想念⋯ 輕輕鬆鬆,就能把問題迎刃而解的感覺。 當母親的困難,在於妳永遠不知道孩子下一招會出什麼。明明昨天愛吃肉,今天就不吃。明明剛剛才大便,怎麼又來一坨。明明五分鐘前還在揉眼睛,怎麼現在又生龍活虎。太多的無知,太多的無法預測。更重要的是,就算妳已經盡力了,還是有可能失敗。 更不用提無止境的狼狽了。 母親這個角色,真的會讓人謙卑。以前的我,最自豪的就是自己處理情緒的能力。現在卻發現自己每天都在暴走邊緣。重點是,讓我崩潰的,竟然都是些雞毛蒜皮事。於是我無時無刻不在審視自己,這樣處理對嗎?會不會給孩子陰影?要怎麼樣才能做好身教? 相較於在職場上的我,這媽媽的角色我做的如履薄冰阿!很多負面的情緒其實沒有很多時間排解,唯一能讓我解壓的方法就是做菜。可是就連做菜時都有個胖妹會拉著大腿哭爹喊娘,兒子又在一旁碎碎念「都沒有人跟你玩⋯」馬的這真的會讓人崩潰好嗎。 但大多數時間生命還是美好的—例如我們住著的這塊沙漠中的綠洲。例如當這兩個孩子難得不吵架在一起玩時的笑聲。例如兒子拿起 iPad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