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5-12-21

Published by:

昨天兒子開始上學了。

雖然兒子從三個月大就開始在托兒所,他卻一直都很認生。就算是常見面的叔叔阿姨也不讓人摸,一摸(甚至眼神交會)就開始尖叫。我盡量不給他壓力,總是安慰自己沒關係長大就好了。可是很多時候不禁懷疑是不是自己哪裡做錯了,怎麼生了這個這麽難相處的兒子。

現在我們終於搬到「大院」了(這邊的內地朋友都叫這個新社區大院),換句話說,我們終於可以定下來了。所以這陣子我們除了整理新家之外,另一個任務就是幫兒子找學校。說好聽點,是希望兒子可以培養社交能力,多和同年紀的小孩一起玩。但說穿了,其實是媽媽真的受不了雙寶的日子了。買尬每天家裡無時無刻都有人在尖叫,小的跟大的搶玩具,大的用屁股擋小的。什麼手足情深什麼我的家庭真可愛,那根本就只是謊言。

總之,為了保住兩個孩子的性命(和媽媽的理智),兒子開始了托兒所生活。一天三個小時但對於媽媽而言簡直是天堂(雖然老二扒我小腿的功勞也不容小覷)。只是可憐的兒子,分離的那一刻簡直就像瓊瑤劇一樣(反觀媽媽好淡定簡直就是冷血動物)。一整間屋子的小孩只有他一個人肝腸寸斷⋯⋯

我聽說很多孩子都是這樣,總要哭上幾天。只是轉過身的那一刻還是不禁嘴裡苦苦的。感覺自己好狠心,再怎麼樣孩子都還兩歲多而已,就這樣拋下他以後會不會有陰影(想太多,留在家裡每天當妳情緒垃圾桶才有陰影吧?)

有時候我覺得罪惡感真的是我最大的致命傷,尤其為人父母罪惡感有時候會變成過度補償,補償多了就變成寵溺。

廢話說多了。其實若不是因為送兒子上學,我這會兒哪來的時間寫廢話(還一邊吃零食看琅琊榜,只能說媽媽太會利用時間了)。能有一點的私人時間其實真的是健康的。

於是媽媽一邊被罪惡感啃噬一邊這麽自我安慰著。

昨天兒子開始上學了。 雖然兒子從三個月大就開始在托兒所,他卻一直都很認生。就算是常見面的叔叔阿姨也不讓人摸,一摸(甚至眼神交會)就開始尖叫。我盡量不給他壓力,總是安慰自己沒關係長大就好了。可是很多時候不禁懷疑是不是自己哪裡做錯了,怎麼生了這個這麽難相處的兒子。 現在我們終於搬到「大院」了(這邊的內地朋友都叫這個新社區大院),換句話說,我們終於可以定下來了。所以這陣子我們除了整理新家之外,另一個任務就是幫兒子找學校。說好聽點,是希望兒子可以培養社交能力,多和同年紀的小孩一起玩。但說穿了,其實是媽媽真的受不了雙寶的日子了。買尬每天家裡無時無刻都有人在尖叫,小的跟大的搶玩具,大的用屁股擋小的。什麼手足情深什麼我的家庭真可愛,那根本就只是謊言。 總之,為了保住兩個孩子的性命(和媽媽的理智),兒子開始了托兒所生活。一天三個小時但對於媽媽而言簡直是天堂(雖然老二扒我小腿的功勞也不容小覷)。只是可憐的兒子,分離的那一刻簡直就像瓊瑤劇一樣(反觀媽媽好淡定簡直就是冷血動物)。一整間屋子的小孩只有他一個人肝腸寸斷⋯⋯ 我聽說很多孩子都是這樣,總要哭上幾天。只是轉過身的那一刻還是不禁嘴裡苦苦的。感覺自己好狠心,再怎麼樣孩子都還兩歲多而已,就這樣拋下他以後會不會有陰影(想太多,留在家裡每天當妳情緒垃圾桶才有陰影吧?) 有時候我覺得罪惡感真的是我最大的致命傷,尤其為人父母罪惡感有時候會變成過度補償,補償多了就變成寵溺。 廢話說多了。其實若不是因為送兒子上學,我這會兒哪來的時間寫廢話(還一邊吃零食看琅琊榜,只能說媽媽太會利用時間了)。能有一點的私人時間其實真的是健康的。 於是媽媽一邊被罪惡感啃噬一邊這麽自我安慰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