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3-01-14

產後憂鬱症

Published by:

「產後憂鬱症」這個詞,在懷孕期間就常常在書上或網路上看到。這麼常被提到的話題,它的嚴重性的確不可輕視。可是當時在閱讀這類話題的時候,說真的我並沒有很認真的在看。總覺得,憂鬱症如果真的要有,我應該老早就被送進精神科了吧?何必要等這一天?

 

當然啦,我也不是真的有產後憂鬱症。至少目前一切都還在能夠控制的範圍內。可是我能感覺到強大的賀爾蒙的不可抗拒之力。我覺得,現在的我幾乎要用我的每一絲意志力來與之抗衡。就算如此,我還是無法控制自己感情偶爾的出槌…

 

懷孕期間的我,一切平順得不可思議。沒有孕吐,沒有不適,沒有變得很肥,也沒有像書上說的,沒事就會默默掉眼淚。生產的過程,也沒有很多的波折(我想下次再來找機會說,生產記錄真的要寫下來,畢竟人生一輩子也沒能生幾次孩子阿!)總之,孩子生下來不到四十八小時,也因為真的沒有甚麼問題,醫生就把我和孩子踢出院,我們也搬進來休士頓唯一的一家月子中心。

 

在這之前,我本來還一直很懷疑究竟有沒有必要花這麼多錢住進月子中心的。可是在醫院待了兩個晚上之後,我發現月子中心這個決定應該算是我這輩子除了嫁給陳比利之外,另外一個最明智的選擇了。因為大家都知道也都喜歡討論生孩子究竟有多痛這個問題,卻很少聽到有人討論生完孩子之後還有些甚麼問題。如果你問我,我會說,生孩子固然痛,但還有無痛分娩,還知道生完之後有個神奇的愛的結晶可以供你賞玩。怎麼說,至少你的辛苦很快就有代價了吧。可是生完之後女人必須承受的痛,雖然並不是永遠的,卻總覺得這一切的磨練怎麼就像天竺鼠的轉轉輪,轉個不停呢?

 

就像現在,都已經生完將近一個星期了,我下體的那個傷口還是痛得我坐立難安(一)。聽陳比利說醫生縫了好幾個地方(他竟然看到了那殘酷的畫面,我們的性生活該不會從此開始有了創傷吧),我幾度很想拿鏡子自己照一下,可是一方面彎不是很下去,更大的一部分是我根本就沒有勇氣面對。我就連看自己肚子的勇氣都沒有了(我昔日又白又緊實的肚子現在變成洩了氣的鬆弛的泛黑氣球)。如果肚子都變成這副模樣,我又怎麼敢面對自己的下體?就算敢面對好了,我想我以後應該都不會敢穿維多利亞的性感內衣也不會想要再開著燈引誘陳比利了。

 

回到下體的痛。我問了很多朋友,可是好像很少有人像我這麼痛的。其他的人都說宮縮的痛才難過,可是我怎麼按摩子宮都沒用,除了我的小腹好鬆弛之外,甚麼感覺都沒有。反觀下體的痛,每舉一次腳就痛一次,坐著壓到它也痛,上廁所也痛,沖水也痛,站久了更痛。偏偏因為身體要排出子宮惡露的關係,你無時無刻都要包著夜用加長型的衛生棉。馬的傷口悶著想當然要花更久的時間才能復原阿。唯一不痛的方法就是躺著-可是你有一個每隔幾個小時就要餵一次的孩子,還有餵完之後要擠乾淨的奶,還有因為月子中心餵了很多湯湯水水而常常需要清空的膀胱。聽起來沒有很多事,可是因為你行動不便,這些事情就夠你忙了,到最後你會發現,其實你根本就沒有時間躺著阿!

 

(二)我一直以為怕熱是孕婦的專利。沒想到生完小孩子的我,竟然比懷孕期間還要怕熱。而且是一整個燥熱,尤其是在餵奶還有睡覺的時候。汗冒個不停,明明所有的人都在說冷氣好強,就只有你一個人在那裏一直搧風,越搧還覺得汗冒得越來越厲害。然後我就發現自己一瞬間變得好浮躁,還好看到孩子的臉龐那一刻母愛還是戰勝一切,不然我想我可能會得躁鬱症。

 

 (三)你奶奶的痛。這點我想大家應該都知道。雖然這兩顆目前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時期,可是說真的我並不覺得陳比利有因此把我當成性感女神。相反的,在他面前我已經變成了一頭乳牛。這兩顆奶跟水龍頭冰箱甚至是門把差不多,有他的功用,可是偶爾會故障,還需要沒事上上油。

 

今天先說到這邊。我決定趁著我在月子中心有很多時間可以胡思亂想的這個時候,把這一切都寫下來,就算是寫得亂七八糟。

 

我需要發洩,我想,我只是需要發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