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阿拉伯跪婦

阿拉伯跪婦; id = 1710020025896079

跪婦的第二春[中]

Published by:

其實外派跪婦們都不太敢跟國外的家人抱怨傭人的問題,因為這簡直就跟土豪哥抱怨毒品太多不知道該怎麼吃一樣討厭。我跟跪夫常常說我們這些外派老婆的煩惱都是第一世界才有的 first world problem,怎麼訓練傭人,怎麼安排假期,怎麼娛樂小孩。可是抱怨並不代表我們不心存感激啊,而且說真的好的傭人能送你上天堂,可是我的人生若是再多幾個像是騷包莎這樣的幫手(?)那我不如自己下海,不然付她錢然後老公那天被她吃掉了我還後知後覺⋯

於是送走了騷包莎我除了鬆口氣外,對於下一個究竟會不會更好我也已經不存有任何期待(基本上就是可以準備出家了)。還記得在仲介那裡第一次見到老實女時,我只注意到她好小一隻(抱得動小孩嗎)然後體味很重(真的不是因為我懷孕鼻子太敏感啊)。她笑起來有點憨,一見到女兒就主動要求抱抱她。神奇的是女兒叫了幾聲後還是讓她抱走了,然後我心裡想天啊阿拉真神終於聽到我悲情的吶喊然後送了我一個天使嗎⋯⋯

接下來的幾個禮拜我非常用心的跟老實女溝通,然後我發現其實只要你會做事會不會英文真的沒有關係(是嗎?)因為很多東西不用我說老實女都可以獨立完成。然後在幾個禮拜的調教下老實女已經學會怎麼樣做鬆餅,台式蛋餅,燕麥粥,墨西哥捲餅這類的早餐。我也開了菜單所以每天我們不用早起就有好吃的早點,這是我自從搬離開阿嬤家後就再也沒有享受過的奢華生活。

老實女也簡直就是佛陀下凡來著,我從來沒有看她吃過東西,每次帶她去買菜她什麼都不需要(奇怪啊妳都不用衛生棉嗎?)這些印傭其實很勇敢,她們都只帶一個小小的背包過來阿拉伯,包包裡面(塞滿衛生棉嗎)只有兩套衣服,甚至連牙刷牙膏都沒有(難怪有味道⋯)最後我是半強迫的塞給她一堆生活用品(因為整個家都是她的味道阿阿阿阿阿!)然後買菜時我會丟給她一些食物逼迫她一定要吃完。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相處,我發現老實女真的是⋯奴性很強。就是真的會讓自己很卑微然後主人說什麼她絕對不敢說不(只敢躲在一旁偷哭)的那種個性。好死不死她碰到我這種嗓門大個性又急的女主人也真的是倒楣,總之也才幾個禮拜蜜月期就過了,總結一切,老實女最讓我崩潰的問題有兩個—

一[健忘症]

其實健忘很好解決,只要把該做的事情寫下來就好。可是如果都寫下來了還是沒辦法做到那到底是哪門子問題啊?就像每天早餐要吃什麼明明都寫的很清楚了,可是今天早餐會有吐司,下禮拜也許就沒了。明明說要有水果,可是桌上真的就沒有水果。然後吃飯時今天會有湯匙,明天就變成筷子。昨天明明有水喝今天就沒有。於是每天吃飯的時候跪婦我都很忙,先是發現自己沒有筷子,然後發現妹妹沒有水喝,接下來哥哥需要湯匙,然後忙完坐下來準備要吃的時候小孩子已經準備下桌了(相信有小孩的應該都很了解媽媽的吃飯時間有多珍貴阿!)

這點我已經跟老實女溝通很多次。欸妳要記得桌上每個人都要有湯匙筷子叉子啊(我發現她都是用手吃飯所以要求她去記得什麼時候需要什麼餐具或許太困難,所以乾脆就讓她什麼都拿)。欸要記得小朋友桌上都要給他們一杯水啊!可是今天提醒完,明天做了,後天就忘了。這種事情層出不窮發生在家裡的各個角落(她甚至還在幫我看小孩的時候跑來問我「小孩咧?」靠,是誰在看小孩啊⋯⋯)

二[沒威嚴]

說沒威嚴感覺好像很強求她,畢竟印傭要什麼威嚴呢?可是老實女真的就是管、不、了、小、孩。請她幫孩子們洗澡,兩隻洗完之後永遠都光著屁股每個房間跑十圈,邊跑還邊把周邊的東西撒的滿地。每次請她幫我看一下孩子我好出門買菜,回到家後一定是滿目瘡痍,該玩的,不該玩的,全部都被拆卸。難道真的是因為我是母夜叉嗎?孩子們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明明都會自己乖乖收拾,什麼時間該做甚麼事情他們也都算是有個分寸。我知道很多事情是母親該做的,所以我並沒有要求她教養我的孩子,可是家裡的規矩不能碰到她就亂套了啊!有一次她在廚房幫我做事,兒子跑過去搗亂,我很嚴肅的馬上站起來指正兒子,卻讓我抓到她在旁邊對著兒子笑。我看到的那一瞬間真的情緒大爆炸(都說孕婦賀爾蒙失調別惹我了妳是白目嗎),可是我真的有種家裡有三個小孩子的感覺啊(瞬間老公升級成大人,可見印傭有多豬)。這問題我還特地請印尼朋友翻譯溝通,也一直努力自省觀察,想要找出問題癥結(真的以前請的幫手都沒有這樣讓小孩子失控過),後來的結論是…現在的孩子太聰明,印傭又太沒大腦智慧,總之,她就是被小孩子吃得死死的。

可是讓我至今無法理解的是,她明明在印尼是幼稚園老師啊!我很認真地問她,妳在學校裡有沒有碰過調皮的小孩子?碰到時你怎麼辦呢?每次都叫父母來學校教訓小孩嗎?她的回答是,

「印尼的小孩子懂得尊重老師。」

所以意思是我的兩個孩子不懂得尊重他人嗎…

為了這句話我著實傷心了好久。可是靜下心來想想,這的確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們畢竟是雇主與傭人的關係,我雖然很想把老實女當成家人,可是過去的經驗和現實讓我們和她之間還是隔了一層距離。而我相信敏感如孩子們,他們是感覺得到我們之間的不同的。這似乎也是住在這種外派環境裡很難避免的另一種 first world problem 吧?

有一天,我帶著剛睡醒的女兒下樓。其實在樓上時我就聽到兒子跟老實女在樓下掐估啷盎,但是我想說讓他們自己去磨合並找到適合他們的相處模式,所以問題如果沒有太嚴重我不會下樓。結果女兒一醒,老實女就跑來告狀(真的有當老三的潛力,是說只要別當小三就好嗎),她不會英文所以指指點點我猜她的意思大概是兒子大便後不讓他擦屁股,整間房子裸奔然後讓她追著跑之類的。

「you big, you get him, then wash, easy, no?」誰比較大隻啊,擦屁股他跑妳把他抓起來直接擦不就得了嗎?印傭果然還是要找粗勇一點的…

印傭看起來真的很生氣,說什麼她抓不了兒子之類的話。我想她大概有很多怨氣要發洩,所以安撫完小孩子之後我打電話找印尼朋友幫忙翻譯。

「妳的印傭說妳叫她做甚麼都可以,可是她沒辦法看小孩。」

……………我無言。這應該算是變相的辭呈吧?因為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有人幫我看小孩啊!而且現在妳三餐只能做一餐,這一餐還做個半套,如果妳連孩子都沒辦法看那我幹嘛請妳啊…

「如果她真的覺得她沒辦法做下去,那我勉強她也沒用…」其實我當下是很挫敗的,第一個反應是我教育是不是很失敗,竟然教出了一個把保母嚇跑的兒子(還是嚇跑她的其實是我這個母夜叉?)我很認真地又跟兒子解釋了一番,試圖讓他了解今天發生的事情,兒子似懂非懂地說好,他會乖乖幫阿姨忙不給她添麻煩…

可是,我真的要因為不想再訓練新人而將就的留住這個做甚麼事情都半調子的阿姨嗎?還好,跟老實女的合約還有一個多月才到期,我請朋友跟她解釋,合約到期之前除非她願意還我們錢,否則我們是不會把她送走的,所以希望最後的一個多月她可以好好的做完。然後我也只能被動地期待著,這一個月裡會發生什麼奇蹟…

跪婦的第二春

Published by:

【文長而且都是抱怨除非你真的無聊否則真的沒必要看完】

外派跪婦的好處之一是,幾乎人人都有一個打掃阿姨。在這邊打掃阿姨也很好找,無論你想要哪一國人,想要男僕或女傭,反正隨便問問就會有人找上門來。可是市場一旦大了,就會開始有人亂喊價。菲律賓人一般動作很快又會英文,所以稍微有點經驗了他們的時薪差不多可以叫到三十五,甚至四十沙幣(差不多十元美金)。他們也很聰明,寧願幫外國人做事(比較大方)然後到處打零工,所以一個月薪水拚一點的話可以到五千沙幣(一千三美金)。不過公司裡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凡是家中有三個孩子以上的,都可以自己找一個全職住家的傭人,而這種傭人一個月薪水平均兩千沙幣(約五百三十元美金)…所以這兩者之間的落差很大,大多數時候我們都不知道我們找到的阿姨究竟是天使還是惡魔…條件好的傭人可以亂喊價,跪夫這種勤儉持家的價碼不可能請得起他們…於是,在阿拉伯的兩年間,我們已經換了四個傭人,換到現在,我只能說,找個好傭人似乎比找老公還困難…(還是我自己太難相處?)

第一任菲傭(寶貝阿姨)的故事我曾經大略說過。基本上她簡直就是跪婦的夢中傭人,體貼,聰明,動作快,跟小孩子感情又好。當時在社區裡每一個人都很羨慕我們能找到這麼棒的幫手,我們也因為很珍惜她所以很多事情都順著她,結果到了後期她開始遲到早退,甚至在我們帶她去美國時還在臉書上說我們壞話,然後常常擺臭臉給我和孩子們看…說到這裡,我不禁得說,找幫手真的很像回到約會的時候,光是條件好不行,還得天時地利人和…寶貝阿姨是我們的第一個菲傭,我們不懂得如何劃分界線,阿姨也太年輕情緒化,所以最後我們不得不畫下句點。

第二任男僕(巴哺叔叔)是孟加拉人。有了寶貝阿姨的前車之鑑,我跟跪夫說我再也不要找年輕的女生了。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篩選,因為有人強烈推薦巴哺,說他從打掃到包壽司到帶小孩都會,所以雖然他體味很重價錢偏高,我們還是決定試試看。巴哺叔叔也的確沒有讓我們失望,至少廚房跟打掃方面我幾乎可以完全交給他。雖然說他不太會哄小孩,也從來沒換過小孩子的尿布,不過我跟他還算是互補,至少那段時間我可以放心的把家務交給他,專心的帶孩子。可是好景不常,過了幾個月之後,巴哺也開始油條了,先是工作還沒做完就消失,後來被我發現他照顧小孩子的方式就是讓他們自已玩然後他翹著腳在沙發上講電話(還沒脫鞋是怎樣),最後我們暑假不在時他甚至大辣辣的跑來我們家廚房包壽司賣人(還用我的醋我的米…)所以,我們從台灣回來之後也把他解僱了,然後,地獄般的日子也開始了…

Continue reading

關於買菜這件事

Published by:

對於跪婦而言,買菜整頓三餐這個工作大概佔了我 50% 的時間跟精力。我覺得這跟我愛吃應該有很大的關連,也可能是因為我其他的事情都不太會,唯一能讓老公開心的方式就是煮一些有的沒有的東西滿足他的口慾。

現在的主婦其實也滿幸運的,隨手估狗其實網路上的食譜就多到試不完,還有很多阿基師撇步等等的資訊,所以對於我來說做菜其實是解壓的方式。尤其是成功之後看到老公孩子狼吞虎嚥的模樣,那是對於跪婦而言可遇而不可求的 instant gratification 阿…

Continue reading

台菜與聖誕樹

Published by:

這個週末是公司長假,朋友們忙著去巴林卡達等有豬肉有酒精的地方,我們卻選擇待在家裡。

星期五晚上,我們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去附近的工業大城 Jubail 吃台菜,據說是從台灣來的五星級飯店廚師炒的。其實說真的,在這種地方能夠和一群台灣人湊在一起,那暖暖的人情味就已經足夠讓這頓飯充滿香甜了,更何況是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後。

不過大師真不是蓋的。明明人家材料也是地方得到的,為什麼那口味就是能做出來(一定有偷加味精啊)⋯重點是,真的讓我們這些遊子身心都好飽足(孩子都要三個了還能算遊子嗎?)

img_7069星期六,我和孩子們忙著把聖誕樹裝飾掛上。這其實是我和老公結婚後的第一個聖誕樹,因為我們都不是基督徒。聖誕樹這種東西在阿拉伯其實也是禁物,在這裡很難得到。會想要放聖誕樹,其實真的是純粹無聊⋯不過能夠換來一個小時的和平,對於雙寶媽我而言再無聊的主意都是值得的。

Published by:

孩子,這是三歲的你,在朋友的生日派對上拿著水槍,神奇極了。

而五分鐘前,你還害羞的黏在我的懷裡,打死不肯下去。明明整個趴踢都是你的好朋友,明明你為了這個趴踢興奮了好幾天。為什麼來到了派對上,卻突然怯懦了,你也說不出來。但是只要我意圖想要把你放下,你就會尖叫大哭。愛面子的媽媽我白眼都翻到後腦勺了,拜託你,別再丟人現眼了,好嗎?

我知道,要三歲的你了解什麼叫「丟臉」,要求太過份了。這其實是媽媽自己的問題,而我不應該把我給自己的壓力加諸在你身上。所以我放棄了想把你放下的念頭,緊緊抱著你,一邊抱一邊輕拍你的背。幾分鐘後,你反而掙脫了我的擁抱,自己去找朋友玩了起來。

前幾天,有個親戚發生意外,很年輕陽光的一個男孩子。這個意外讓我們都很錯愕,卻也提醒了我們生命的脆弱。能夠見到孩子的笑容,能夠緊緊的抱住他們,這其實是多麼幸運的一件事情。

如果我們可以給的更多更好,為什麼要等到失去時才來後悔。我不是完人,不管怎麼樣我都不可能變成溫柔婉約的慈母。但是希望我以後每天都可以給孩子一個擁抱,每天都可以告訴他們我有多愛他們。

因為我記得在我小的時候,那曾是我唯一迫切渴望的⋯

孩子,這是三歲的你,在朋友的生日派對上拿著水槍,神奇極了。 而五分鐘前,你還害羞的黏在我的懷裡,打死不肯下去。明明整個趴踢都是你的好朋友,明明你為了這個趴踢興奮了好幾天。為什麼來到了派對上,卻突然怯懦了,你也說不出來。但是只要我意圖想要把你放下,你就會尖叫大哭。愛面子的媽媽我白眼都翻到後腦勺了,拜託你,別再丟人現眼了,好嗎? 我知道,要三歲的你了解什麼叫「丟臉」,要求太過份了。這其實是媽媽自己的問題,而我不應該把我給自己的壓力加諸在你身上。所以我放棄了想把你放下的念頭,緊緊抱著你,一邊抱一邊輕拍你的背。幾分鐘後,你反而掙脫了我的擁抱,自己去找朋友玩了起來。 前幾天,有個親戚發生意外,很年輕陽光的一個男孩子。這個意外讓我們都很錯愕,卻也提醒了我們生命的脆弱。能夠見到孩子的笑容,能夠緊緊的抱住他們,這其實是多麼幸運的一件事情。 如果我們可以給的更多更好,為什麼要等到失去時才來後悔。我不是完人,不管怎麼樣我都不可能變成溫柔婉約的慈母。但是希望我以後每天都可以給孩子一個擁抱,每天都可以告訴他們我有多愛他們。 因為我記得在我小的時候,那曾是我唯一迫切渴望的⋯

Published by:

今天我們全家人吃飽飯一起出門閒晃時,剛好碰到公司舉辦了一個防火安全之類的活動。不過我們並不是真想要教這兩個孩子小心火燭,而是遠遠的我們看到了超大的消防車,然後剛好每個小男生的夢想(之一)就是爬上那個消防車(或是工程車救護車垃圾車水泥車反正只要會動的都會想騎上去就對了(咦))

這整個活動最讓人興奮的應該就是大家可以坐上超高的升降車(cherry picker)。身為孝子的我們當然馬上就去打聽好什麼時候可以坐然後早早就去排隊。老公當時正在陪著妹妹閒晃,由我帶著兒子等待消防人員禱告結束(如果真的失火了然後消防大隊都在禱告怎麼辦啊?)兒子超級俗辣看到這麼多人一整個變無尾熊,娘親我只好默默抱著他等待,在我們前面的有四個白人小男生。

在漫長的斷臂等待後,升降機終於緩緩的落下,前面四個小男生超級興奮的吱吱喳喳著。然後突然我們的左邊衝出了一個蒙面女,帶著大概五六個小小孩。我認得其中的一個女孩,大概五六歲吧,五分鐘前才過來想插隊,結果被阿姨趕到後面後,就嚎啕大哭跑掉了。看來似乎是去搬救兵。

蒙面女唧唧咕咕的跟管隊伍秩序的蒙面女講幾句話後,那五六個孩子,就這樣插隊成功上了升降車。留下四個小男生一臉呆滯(我想我的臉色應該也好看不到那去)。

其實說真的如果今天是在美國,我(或是隊伍裡的白人們)應該早就跳出來說些什麼了。可是這種事其實在阿拉伯層出不窮,我們也已經學會接受。這裡沒有平等,也沒有秩序。誰知道這蒙面女的背景,如果我惹錯人直接被私刑也不是不可能(重點是她蒙面啊那天在廁所碰到我在暗啊!)

雖然說友善的阿拉伯人很多,但這裡的階級意識還是很重。慢慢的,我可以了解到為甚麼大家每隔一陣子就必須要離開這裡了。對於女人和外地人而言,我們永遠都無法真正享受到自由。有時候,甚至連基本的尊重都得不到。

* 照片是在活動的門口照的。遠遠看到一堆蒙面女帶著螢光的防火帽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想到外星人⋯⋯

(是說,如果這篇有本地人看得懂的話,我應該會被抓起來然後老公的工作也沒了⋯)

今天我們全家人吃飽飯一起出門閒晃時,剛好碰到公司舉辦了一個防火安全之類的活動。不過我們並不是真想要教這兩個孩子小心火燭,而是遠遠的我們看到了超大的消防車,然後剛好每個小男生的夢想(之一)就是爬上那個消防車(或是工程車救護車垃圾車水泥車反正只要會動的都會想騎上去就對了(咦)) 這整個活動最讓人興奮的應該就是大家可以坐上超高的升降車(cherry picker)。身為孝子的我們當然馬上就去打聽好什麼時候可以坐然後早早就去排隊。老公當時正在陪著妹妹閒晃,由我帶著兒子等待消防人員禱告結束(如果真的失火了然後消防大隊都在禱告怎麼辦啊?)兒子超級俗辣看到這麼多人一整個變無尾熊,娘親我只好默默抱著他等待,在我們前面的有四個白人小男生。 在漫長的斷臂等待後,升降機終於緩緩的落下,前面四個小男生超級興奮的吱吱喳喳著。然後突然我們的左邊衝出了一個蒙面女,帶著大概五六個小小孩。我認得其中的一個女孩,大概五六歲吧,五分鐘前才過來想插隊,結果被阿姨趕到後面後,就嚎啕大哭跑掉了。看來似乎是去搬救兵。 蒙面女唧唧咕咕的跟管隊伍秩序的蒙面女講幾句話後,那五六個孩子,就這樣插隊成功上了升降車。留下四個小男生一臉呆滯(我想我的臉色應該也好看不到那去)。 其實說真的如果今天是在美國,我(或是隊伍裡的白人們)應該早就跳出來說些什麼了。可是這種事其實在阿拉伯層出不窮,我們也已經學會接受。這裡沒有平等,也沒有秩序。誰知道這蒙面女的背景,如果我惹錯人直接被私刑也不是不可能(重點是她蒙面啊那天在廁所碰到我在暗啊!) 雖然說友善的阿拉伯人很多,但這裡的階級意識還是很重。慢慢的,我可以了解到為甚麼大家每隔一陣子就必須要離開這裡了。對於女人和外地人而言,我們永遠都無法真正享受到自由。有時候,甚至連基本的尊重都得不到。 * 照片是在活動的門口照的。遠遠看到一堆蒙面女帶著螢光的防火帽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想到外星人⋯⋯ (是說,如果這篇有本地人看得懂的話,我應該會被抓起來然後老公的工作也沒了⋯)

Published by:

想不到一轉眼上一次寫東西竟然是兩個多月以前了,原來歲月就是這樣子的在催人老啊(老公今年四十大壽要怎麼辦?)

自從搬到大院來每天生活突然變得好忙碌,一整個 soccer mom 的感覺。每天接送兒子上下課,帶他們去找朋友玩,買菜,煮飯,滑手機(是啊這變成了我唯一的娛樂),忙碌是肯定的,至於充實嗎?我不太確定。但是今天看著女兒睡著的臉時,我突然很慶幸,慶幸自己每天可以看到他們,慶幸自己可以見證到他們的每個變化,慶幸自己可以每天在他們睡著時偷親他們⋯

妹妹在我們三月回美國時突然甩開了我的手,開始走路了。兒子開始說話會用成語了。我可以感覺到倒吃甘蔗的日子就要來臨,雖然他們吵架的時間還是比和平多,但我已經慢慢開始學會放手(一方面是女兒會反擊了我也插不上手,哈哈~)

阿拉伯的四月已經熱到平均 39 度,慢慢的在外挖沙奔波等等的活動已經要開始終止,孩子們無止境的精力也得找別的方式消耗。大多數的媽媽們都開始互相約孩子媽媽們到家裡 play date。這對於我這種自閉型的媽媽而言簡直就是酷刑。我想認識我的朋友都會對這句話充滿懷疑,不過我想就某些方面而言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吧?前陣子我還在跟老公聊天,說到我在這裡好像一個真心朋友都沒有,雖然每天都很忙,看起來好像認識很多人一樣,可是如果今天大姨媽來了我想借衛生棉,可能我都沒辦法跟這些媽媽們開口。

我知道這個舉例有點怪,但我的意思是,在我的心裡,真正的朋友能聊的東西是沒有界線的。你也不用擔心今天他會因為你說了大便這個字就把你否決,可是在這裡我找不到這種朋友。大家都很熱心,大家都很友善,可是大家也都很八卦。這是個很小的世界,昨天我才剛把菲傭解僱,今天就有人打電話問我他聽說是因為菲傭偷東西,那樣的世界。

要在這樣的世界生存,也不是沒辦法。只是時間久了我會變成什麼模樣。但是我一直逼迫自己走出去,因為我知道我的孩子們需要有比我更強的社交能力才能在這個世界生存。至少,我不希望我的膽怯成為他們社交的障礙(這媽也想太多)

其實我也不知道孩子的社交能力究竟有多少是天生,有多少是後天的。但是哥哥非常明顯的害羞很多(妹妹幾乎每天跟著我跑,哥哥雖然從小就去托嬰,但幾乎只有跟爸媽互動)。哥哥的害羞是看到陌生人跟他笑會尖叫,然後去別人家玩會站在門口嚎啕大哭的那種(至少不會被綁架吧?)

經過了幾次說真的我覺得我在這個地方的臉已經被他丟光了,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一直不帶他出門這個情況也不會好轉,所以我只好一直試,一直丟臉⋯⋯

唉這根本就不是愛面子的我會做的事好嗎?只能說為母真的不得不強啊!

想不到一轉眼上一次寫東西竟然是兩個多月以前了,原來歲月就是這樣子的在催人老啊(老公今年四十大壽要怎麼辦?) 自從搬到大院來每天生活突然變得好忙碌,一整個 soccer mom 的感覺。每天接送兒子上下課,帶他們去找朋友玩,買菜,煮飯,滑手機(是啊這變成了我唯一的娛樂),忙碌是肯定的,至於充實嗎?我不太確定。但是今天看著女兒睡著的臉時,我突然很慶幸,慶幸自己每天可以看到他們,慶幸自己可以見證到他們的每個變化,慶幸自己可以每天在他們睡著時偷親他們⋯ 妹妹在我們三月回美國時突然甩開了我的手,開始走路了。兒子開始說話會用成語了。我可以感覺到倒吃甘蔗的日子就要來臨,雖然他們吵架的時間還是比和平多,但我已經慢慢開始學會放手(一方面是女兒會反擊了我也插不上手,哈哈~) 阿拉伯的四月已經熱到平均 39 度,慢慢的在外挖沙奔波等等的活動已經要開始終止,孩子們無止境的精力也得找別的方式消耗。大多數的媽媽們都開始互相約孩子媽媽們到家裡 play date。這對於我這種自閉型的媽媽而言簡直就是酷刑。我想認識我的朋友都會對這句話充滿懷疑,不過我想就某些方面而言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吧?前陣子我還在跟老公聊天,說到我在這裡好像一個真心朋友都沒有,雖然每天都很忙,看起來好像認識很多人一樣,可是如果今天大姨媽來了我想借衛生棉,可能我都沒辦法跟這些媽媽們開口。 我知道這個舉例有點怪,但我的意思是,在我的心裡,真正的朋友能聊的東西是沒有界線的。你也不用擔心今天他會因為你說了大便這個字就把你否決,可是在這裡我找不到這種朋友。大家都很熱心,大家都很友善,可是大家也都很八卦。這是個很小的世界,昨天我才剛把菲傭解僱,今天就有人打電話問我他聽說是因為菲傭偷東西,那樣的世界。 要在這樣的世界生存,也不是沒辦法。只是時間久了我會變成什麼模樣。但是我一直逼迫自己走出去,因為我知道我的孩子們需要有比我更強的社交能力才能在這個世界生存。至少,我不希望我的膽怯成為他們社交的障礙(這媽也想太多) 其實我也不知道孩子的社交能力究竟有多少是天生,有多少是後天的。但是哥哥非常明顯的害羞很多(妹妹幾乎每天跟著我跑,哥哥雖然從小就去托嬰,但幾乎只有跟爸媽互動)。哥哥的害羞是看到陌生人跟他笑會尖叫,然後去別人家玩會站在門口嚎啕大哭的那種(至少不會被綁架吧?) 經過了幾次說真的我覺得我在這個地方的臉已經被他丟光了,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一直不帶他出門這個情況也不會好轉,所以我只好一直試,一直丟臉⋯⋯ 唉這根本就不是愛面子的我會做的事好嗎?只能說為母真的不得不強啊!

Published by:

明明記得兒子連筆都拿不穩的,上個週末我們出去吃飯,服務生給了他一張圖和幾根蠟筆,不到五分鐘,他就完成了人生第一張成功的著色(而且什麼地方塗什麼顏色都有條有理的)。

當下我們給他拍手鼓勵,照了張相,也沒有多想什麼(吞飯都沒時間了);一直到晚上大家都鼾聲連連,我整理手機照片時再次看到,才突然覺得感動。

大家都說,孩子長大的很快,要好好把握嬰幼兒這段時光。看著這張維尼小熊,我終於有點明白這種惆悵了。兒子正處於所謂的三歲豬狗嫌階段,每天早上跟在趕羊似的催他準備上課,回到家後又為了不願意吃午飯而劍拔弩張,下午在跟妹妹吵架與準備晚餐的混亂中渡過,然後又是晚餐的拉拔戰,接下來就是洗澡準備睡覺⋯

每天就這樣庸庸碌碌的過去了,三歲的兒子很明顯的已經有了自己的脾性,媽媽家事一堆妹妹正在尖叫時他最愛過來討抱(然後只有被罵的份)。媽媽終於有時間可以跟他玩時他不想玩,想抱他時他又努力掙脫⋯

而當我被這些柴米油鹽的瑣碎事情纏身的同時,孩子不知道從那裡學會了怎樣著色,他知道自己手髒了該去廁所,髒衣服該放在洗衣籃裡。很多時候其實他看得出來媽媽很忙,他慢慢的學會了不再吵我。早上起床看我還在睡他會自己在一旁躺著,一看到我眼睛張開他就問,

「媽媽開心嗎?」

有這麼貼心的兒子可是我的心竟然有點痛。我想那是因為我知道兒子其實很怕我。我真的不是個很有愛心的媽媽。不管我再怎麼樣研究親子教養書,我都沒有辦法避免不對孩子們失控。一個孩子我游刃有餘,但是一打二真的太累人了,無論是心理上或身體上。我也好想要緊緊的抱著他們兩個,開心的唱著歌充滿愛的摸著他們的頭,就像是幼教雜誌上的完美家庭一樣。然而現實生活中,兩個孩子都抱身上只是讓他們更方便打架而已。我們連睡前故事都跟打仗一樣了(哥哥愛聽/看故事妹妹愛搶/吃/撕故事),媽媽再有愛也很快的就被消磨殆盡。

我是誠心希望這一切只是過渡期。這一年以來老公幾乎一手挑起了娛樂兒子的重擔。每天晚上聽著老公很認真的背誦兒歌給兒子聽,我當天被耗光了的愛又會被補齊。我只希望我可以多分些愛給兒子,因為他是這麼努力的想要了解這個世界,而三歲這個臨界點,縱然是豬狗嫌,它還是有屬於它的魅力啊!

P.S. 再過一個月我要自己一個人帶兩個孩子飛美國。我現在超後悔為什麼當初要這麼想不開⋯⋯⋯

明明記得兒子連筆都拿不穩的,上個週末我們出去吃飯,服務生給了他一張圖和幾根蠟筆,不到五分鐘,他就完成了人生第一張成功的著色(而且什麼地方塗什麼顏色都有條有理的)。 當下我們給他拍手鼓勵,照了張相,也沒有多想什麼(吞飯都沒時間了);一直到晚上大家都鼾聲連連,我整理手機照片時再次看到,才突然覺得感動。 大家都說,孩子長大的很快,要好好把握嬰幼兒這段時光。看著這張維尼小熊,我終於有點明白這種惆悵了。兒子正處於所謂的三歲豬狗嫌階段,每天早上跟在趕羊似的催他準備上課,回到家後又為了不願意吃午飯而劍拔弩張,下午在跟妹妹吵架與準備晚餐的混亂中渡過,然後又是晚餐的拉拔戰,接下來就是洗澡準備睡覺⋯ 每天就這樣庸庸碌碌的過去了,三歲的兒子很明顯的已經有了自己的脾性,媽媽家事一堆妹妹正在尖叫時他最愛過來討抱(然後只有被罵的份)。媽媽終於有時間可以跟他玩時他不想玩,想抱他時他又努力掙脫⋯ 而當我被這些柴米油鹽的瑣碎事情纏身的同時,孩子不知道從那裡學會了怎樣著色,他知道自己手髒了該去廁所,髒衣服該放在洗衣籃裡。很多時候其實他看得出來媽媽很忙,他慢慢的學會了不再吵我。早上起床看我還在睡他會自己在一旁躺著,一看到我眼睛張開他就問, 「媽媽開心嗎?」 有這麼貼心的兒子可是我的心竟然有點痛。我想那是因為我知道兒子其實很怕我。我真的不是個很有愛心的媽媽。不管我再怎麼樣研究親子教養書,我都沒有辦法避免不對孩子們失控。一個孩子我游刃有餘,但是一打二真的太累人了,無論是心理上或身體上。我也好想要緊緊的抱著他們兩個,開心的唱著歌充滿愛的摸著他們的頭,就像是幼教雜誌上的完美家庭一樣。然而現實生活中,兩個孩子都抱身上只是讓他們更方便打架而已。我們連睡前故事都跟打仗一樣了(哥哥愛聽/看故事妹妹愛搶/吃/撕故事),媽媽再有愛也很快的就被消磨殆盡。 我是誠心希望這一切只是過渡期。這一年以來老公幾乎一手挑起了娛樂兒子的重擔。每天晚上聽著老公很認真的背誦兒歌給兒子聽,我當天被耗光了的愛又會被補齊。我只希望我可以多分些愛給兒子,因為他是這麼努力的想要了解這個世界,而三歲這個臨界點,縱然是豬狗嫌,它還是有屬於它的魅力啊! P.S. 再過一個月我要自己一個人帶兩個孩子飛美國。我現在超後悔為什麼當初要這麼想不開⋯⋯⋯

Published by:

自從兒子開始上課後,媽媽的生活也變成彩色的。雖然每天早上跟打仗一樣要伺候兩個孩子吃飯換洗然後出門,接接送送的也耗掉不少時間,但是那黃金的三個小時讓我的人生突然充滿了意義。

兒子哭了不到一個禮拜現在也開始喜歡學校,甚至可以說他真的一瞬間長大好多。雖然常常學妹妹咬東西然後假裝不會說話(一直啃指甲挖鼻孔又是那一招?)但是他哭鬧的次數少了很多,而且經過媽媽一個禮拜的虎媽調教之後,現在妹妹可以玩的玩具已經爆增很多(果然還是傳統東方人的教育才是王道啊)。

最近兩個禮拜我們開始慢慢找到了屬於我們三個人的生活步調。我發現,我的個性果然還是比較適合忙碌充實的生活。每天早上兒子上課時,我都會帶著妹妹出去串門子。串到她要睡覺時,我就回家準備午餐和晚餐。妹妹起床後,接兒子下課,回家吃午飯,然後再帶著他們去公園或是朋友家玩,直到爸爸快下班。

跪婦的生活不外乎就是解決一家人的民生問題。而這個工作說簡單也算簡單,但還真不是普通的費時費力。這樣混混一天也就過去了,然後都在外面混兩個孩子體力透支也沒有多餘力氣吵架(這才是重點)。媽媽雖然累但至少沒有什麼想謀殺孩子的意念。甚至還會有種《嗯其實帶兩個孩子也沒有想像中困難嘛》的錯覺。

或許這才是跪婦需要的吧。把自己推出 comfort zone,建立自己的生活圈。帶著兩個孩子在外哭哭鬧鬧無法避免,鬧幾次後自己臉皮甚至開始厚了起來。總之,不知不覺的,我開始習慣,甚至開始享受,這一打二的生活。

自從兒子開始上課後,媽媽的生活也變成彩色的。雖然每天早上跟打仗一樣要伺候兩個孩子吃飯換洗然後出門,接接送送的也耗掉不少時間,但是那黃金的三個小時讓我的人生突然充滿了意義。 兒子哭了不到一個禮拜現在也開始喜歡學校,甚至可以說他真的一瞬間長大好多。雖然常常學妹妹咬東西然後假裝不會說話(一直啃指甲挖鼻孔又是那一招?)但是他哭鬧的次數少了很多,而且經過媽媽一個禮拜的虎媽調教之後,現在妹妹可以玩的玩具已經爆增很多(果然還是傳統東方人的教育才是王道啊)。 最近兩個禮拜我們開始慢慢找到了屬於我們三個人的生活步調。我發現,我的個性果然還是比較適合忙碌充實的生活。每天早上兒子上課時,我都會帶著妹妹出去串門子。串到她要睡覺時,我就回家準備午餐和晚餐。妹妹起床後,接兒子下課,回家吃午飯,然後再帶著他們去公園或是朋友家玩,直到爸爸快下班。 跪婦的生活不外乎就是解決一家人的民生問題。而這個工作說簡單也算簡單,但還真不是普通的費時費力。這樣混混一天也就過去了,然後都在外面混兩個孩子體力透支也沒有多餘力氣吵架(這才是重點)。媽媽雖然累但至少沒有什麼想謀殺孩子的意念。甚至還會有種《嗯其實帶兩個孩子也沒有想像中困難嘛》的錯覺。 或許這才是跪婦需要的吧。把自己推出 comfort zone,建立自己的生活圈。帶著兩個孩子在外哭哭鬧鬧無法避免,鬧幾次後自己臉皮甚至開始厚了起來。總之,不知不覺的,我開始習慣,甚至開始享受,這一打二的生活。

[關於分享]

Published by:

這個禮拜兒子學校放寒假。在家裡跟兩隻孤軍奮戰一天之後,我決定電視的發明是有它的原因的,不要浪費祖先的辛苦(也真的沒必要為了這些無謂的堅持讓自己發瘋)。所以兒子這個禮拜看了玩具總動員好幾次。

可是說真的就連放電視給他們看也沒什麼用。女兒大概五分鐘後就爬來抓我大腿,兒子還是每一分鐘都問「媽媽,媽媽,為什麼 $&”€^#^*£?」

我的爺啊你不會說話之前真的可愛好多。

最近最讓我頭痛的是這兩隻完全無法和平共處。妹妹永遠想要玩哥哥在玩的玩具,為了讓妹妹分心我拿另外一個玩具出來,然後換哥哥過來搶妹妹玩具。之前碰到一個友人建議,無論誰是誰非只要吵,兩個人就分開。我試了,他們吵架次數之驚人半個小時之後媽媽已經抱到手軟(因為兩個都不會聽指令一定要我硬抱離現場)。

老外專家說,不要每次都叫老大禮讓,強迫孩子分享會讓孩子有陰影。

我開始慢慢覺得這些老外會不會太假掰,那裡來那麼多事情會讓小孩一天到晚有陰影。

所以這陣子我開始變虎媽。我受夠了兒子什麼都不願意跟妹妹分享(我試過很多方式,包括讓他有自己的空間,選自己愛的玩具放在房間等等。可是他什、麽、都、不、給、妹、妹、玩。)我開始嘗試新招—只要他不願意分享就叫他自己去房間玩(結果第一天也是抱他抱到手軟)。

回頭想想我小時候不就是老大然後什麼事情都要讓妹妹。我也沒有什麼陰影啊(大不了偷捏妹妹⋯)我有時候懷疑是不是自己專家的話聽太多,什麼事情都太小心才會教出這個過度敏感的小孩。

Anyway…我需要更多的智慧,和 EQ。我還以為自己很好相處,有了兒子之後才發現自己地雷爆多。這些專家應該過來把我們當成研究對象。照我這種虎媽教育法,兒子長大可能性格缺陷很嚴重吧⋯⋯

[關於分享] 這個禮拜兒子學校放寒假。在家裡跟兩隻孤軍奮戰一天之後,我決定電視的發明是有它的原因的,不要浪費祖先的辛苦(也真的沒必要為了這些無謂的堅持讓自己發瘋)。所以兒子這個禮拜看了玩具總動員好幾次。 可是說真的就連放電視給他們看也沒什麼用。女兒大概五分鐘後就爬來抓我大腿,兒子還是每一分鐘都問「媽媽,媽媽,為什麼 $&

Published by:

2015 年就要結束了。在今年,我們變成了雙寶家庭,飛過七個國家(很多是真的飛過—飛經過,啊哈哈),經歷過無數次航班誤點(真的不是適合飛行的一年阿)。而在除夕夜晚,我們一家子在床上滾來滾去,爸媽戰鬥力幾近零,哥哥還精力旺盛,抱著妹妹唱搖籃曲,妹妹傻笑著。

差不多就是這樣的一年。充滿了混亂,大多數時間狼狽,但總是有這樣偶然的溫馨畫面,讓我們暫時忘記疲憊(但這所謂的暫時還真的不是普通的短暫,哥哥唱不到ㄧ分鐘就開始跟妹妹相撲了)。

雖然很多人都說,雙寶的日子就是這麼累人,很多時候我還是懷疑自己,是不是能力太弱了,為什麼光是兩個孩子就讓我忙到連和這個世界連線的時間都沒有?別的媽是怎麼樣一邊帶孩子一邊還有社交生活的?如果不是因為臉書我想親友們應該不會知道我的存在吧?

我其實常常偷偷懷念在職場上的自己,尤其是最近搬家,整理出一堆皺巴巴的套裝。過去這一年我穿的不是哺乳衣就是黑袍,還好老公很乖不然我早成棄婦了。話說回來,我想念職場的什麼呢?倒也不是能打扮什麼的,而是那份自信吧。我想念當 super star 的感覺,我想念備受上級肯定的感覺,我想念⋯

輕輕鬆鬆,就能把問題迎刃而解的感覺。

當母親的困難,在於妳永遠不知道孩子下一招會出什麼。明明昨天愛吃肉,今天就不吃。明明剛剛才大便,怎麼又來一坨。明明五分鐘前還在揉眼睛,怎麼現在又生龍活虎。太多的無知,太多的無法預測。更重要的是,就算妳已經盡力了,還是有可能失敗。

更不用提無止境的狼狽了。

母親這個角色,真的會讓人謙卑。以前的我,最自豪的就是自己處理情緒的能力。現在卻發現自己每天都在暴走邊緣。重點是,讓我崩潰的,竟然都是些雞毛蒜皮事。於是我無時無刻不在審視自己,這樣處理對嗎?會不會給孩子陰影?要怎麼樣才能做好身教?

相較於在職場上的我,這媽媽的角色我做的如履薄冰阿!很多負面的情緒其實沒有很多時間排解,唯一能讓我解壓的方法就是做菜。可是就連做菜時都有個胖妹會拉著大腿哭爹喊娘,兒子又在一旁碎碎念「都沒有人跟你玩⋯」馬的這真的會讓人崩潰好嗎。

但大多數時間生命還是美好的—例如我們住著的這塊沙漠中的綠洲。例如當這兩個孩子難得不吵架在一起玩時的笑聲。例如兒子拿起 iPad 說 “Hi Siri…I want video” 的認真表情。例如女兒緊緊抱著我脖子的小手。

然後一轉頭,我發現就在我 bitching & moaning 的同時,一年又這麼悄悄的過去了,孩子們也悄悄在長大。十年後,當他們跟朋友出去玩,只剩我和老公在家時,我會想起什麼?

2016 年,如果真有什麼期許,那我會希望自己認真記錄孩子們的成長。認真學習如何維繫人與人之間的感情。

*照片是沙漠中難得見到的雨景。雖說阿拉伯是沙漠,但大院其實是專為外派人員蓋的綠洲。在這社區裡住感覺跟在美國沒什麼兩樣。

2015 年就要結束了。在今年,我們變成了雙寶家庭,飛過七個國家(很多是真的飛過—飛經過,啊哈哈),經歷過無數次航班誤點(真的不是適合飛行的一年阿)。而在除夕夜晚,我們一家子在床上滾來滾去,爸媽戰鬥力幾近零,哥哥還精力旺盛,抱著妹妹唱搖籃曲,妹妹傻笑著。 差不多就是這樣的一年。充滿了混亂,大多數時間狼狽,但總是有這樣偶然的溫馨畫面,讓我們暫時忘記疲憊(但這所謂的暫時還真的不是普通的短暫,哥哥唱不到ㄧ分鐘就開始跟妹妹相撲了)。 雖然很多人都說,雙寶的日子就是這麼累人,很多時候我還是懷疑自己,是不是能力太弱了,為什麼光是兩個孩子就讓我忙到連和這個世界連線的時間都沒有?別的媽是怎麼樣一邊帶孩子一邊還有社交生活的?如果不是因為臉書我想親友們應該不會知道我的存在吧? 我其實常常偷偷懷念在職場上的自己,尤其是最近搬家,整理出一堆皺巴巴的套裝。過去這一年我穿的不是哺乳衣就是黑袍,還好老公很乖不然我早成棄婦了。話說回來,我想念職場的什麼呢?倒也不是能打扮什麼的,而是那份自信吧。我想念當 super star 的感覺,我想念備受上級肯定的感覺,我想念⋯ 輕輕鬆鬆,就能把問題迎刃而解的感覺。 當母親的困難,在於妳永遠不知道孩子下一招會出什麼。明明昨天愛吃肉,今天就不吃。明明剛剛才大便,怎麼又來一坨。明明五分鐘前還在揉眼睛,怎麼現在又生龍活虎。太多的無知,太多的無法預測。更重要的是,就算妳已經盡力了,還是有可能失敗。 更不用提無止境的狼狽了。 母親這個角色,真的會讓人謙卑。以前的我,最自豪的就是自己處理情緒的能力。現在卻發現自己每天都在暴走邊緣。重點是,讓我崩潰的,竟然都是些雞毛蒜皮事。於是我無時無刻不在審視自己,這樣處理對嗎?會不會給孩子陰影?要怎麼樣才能做好身教? 相較於在職場上的我,這媽媽的角色我做的如履薄冰阿!很多負面的情緒其實沒有很多時間排解,唯一能讓我解壓的方法就是做菜。可是就連做菜時都有個胖妹會拉著大腿哭爹喊娘,兒子又在一旁碎碎念「都沒有人跟你玩⋯」馬的這真的會讓人崩潰好嗎。 但大多數時間生命還是美好的—例如我們住著的這塊沙漠中的綠洲。例如當這兩個孩子難得不吵架在一起玩時的笑聲。例如兒子拿起 iPad 說

Published by:

昨天兒子開始上學了。

雖然兒子從三個月大就開始在托兒所,他卻一直都很認生。就算是常見面的叔叔阿姨也不讓人摸,一摸(甚至眼神交會)就開始尖叫。我盡量不給他壓力,總是安慰自己沒關係長大就好了。可是很多時候不禁懷疑是不是自己哪裡做錯了,怎麼生了這個這麽難相處的兒子。

現在我們終於搬到「大院」了(這邊的內地朋友都叫這個新社區大院),換句話說,我們終於可以定下來了。所以這陣子我們除了整理新家之外,另一個任務就是幫兒子找學校。說好聽點,是希望兒子可以培養社交能力,多和同年紀的小孩一起玩。但說穿了,其實是媽媽真的受不了雙寶的日子了。買尬每天家裡無時無刻都有人在尖叫,小的跟大的搶玩具,大的用屁股擋小的。什麼手足情深什麼我的家庭真可愛,那根本就只是謊言。

總之,為了保住兩個孩子的性命(和媽媽的理智),兒子開始了托兒所生活。一天三個小時但對於媽媽而言簡直是天堂(雖然老二扒我小腿的功勞也不容小覷)。只是可憐的兒子,分離的那一刻簡直就像瓊瑤劇一樣(反觀媽媽好淡定簡直就是冷血動物)。一整間屋子的小孩只有他一個人肝腸寸斷⋯⋯

我聽說很多孩子都是這樣,總要哭上幾天。只是轉過身的那一刻還是不禁嘴裡苦苦的。感覺自己好狠心,再怎麼樣孩子都還兩歲多而已,就這樣拋下他以後會不會有陰影(想太多,留在家裡每天當妳情緒垃圾桶才有陰影吧?)

有時候我覺得罪惡感真的是我最大的致命傷,尤其為人父母罪惡感有時候會變成過度補償,補償多了就變成寵溺。

廢話說多了。其實若不是因為送兒子上學,我這會兒哪來的時間寫廢話(還一邊吃零食看琅琊榜,只能說媽媽太會利用時間了)。能有一點的私人時間其實真的是健康的。

於是媽媽一邊被罪惡感啃噬一邊這麽自我安慰著。

昨天兒子開始上學了。 雖然兒子從三個月大就開始在托兒所,他卻一直都很認生。就算是常見面的叔叔阿姨也不讓人摸,一摸(甚至眼神交會)就開始尖叫。我盡量不給他壓力,總是安慰自己沒關係長大就好了。可是很多時候不禁懷疑是不是自己哪裡做錯了,怎麼生了這個這麽難相處的兒子。 現在我們終於搬到「大院」了(這邊的內地朋友都叫這個新社區大院),換句話說,我們終於可以定下來了。所以這陣子我們除了整理新家之外,另一個任務就是幫兒子找學校。說好聽點,是希望兒子可以培養社交能力,多和同年紀的小孩一起玩。但說穿了,其實是媽媽真的受不了雙寶的日子了。買尬每天家裡無時無刻都有人在尖叫,小的跟大的搶玩具,大的用屁股擋小的。什麼手足情深什麼我的家庭真可愛,那根本就只是謊言。 總之,為了保住兩個孩子的性命(和媽媽的理智),兒子開始了托兒所生活。一天三個小時但對於媽媽而言簡直是天堂(雖然老二扒我小腿的功勞也不容小覷)。只是可憐的兒子,分離的那一刻簡直就像瓊瑤劇一樣(反觀媽媽好淡定簡直就是冷血動物)。一整間屋子的小孩只有他一個人肝腸寸斷⋯⋯ 我聽說很多孩子都是這樣,總要哭上幾天。只是轉過身的那一刻還是不禁嘴裡苦苦的。感覺自己好狠心,再怎麼樣孩子都還兩歲多而已,就這樣拋下他以後會不會有陰影(想太多,留在家裡每天當妳情緒垃圾桶才有陰影吧?) 有時候我覺得罪惡感真的是我最大的致命傷,尤其為人父母罪惡感有時候會變成過度補償,補償多了就變成寵溺。 廢話說多了。其實若不是因為送兒子上學,我這會兒哪來的時間寫廢話(還一邊吃零食看琅琊榜,只能說媽媽太會利用時間了)。能有一點的私人時間其實真的是健康的。 於是媽媽一邊被罪惡感啃噬一邊這麽自我安慰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