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家務事

壓力 Part II

Published by:

人夫問我,

「妳現在的壓力應該很大吧?」
『甚麼壓力啊?』

人夫又不讀我的日記,而且說真的生金孫的壓力其實沒那麼大,只不過說說而已。

「婚禮啊,找工作啊,還要擔心小表妹的學校,姑媽家裡的經濟狀況,還要讀書,整理家務…」
『還好啦,我樂天派的,沒那麼容易感受到壓力。』

可是話才說完,信箱就來一堆信。又是蛋糕店,又是承辦酒席的餐廳,又是出租桌椅的公司… 然後還有幾封履歷被拒絕的通知,履歷被拒絕就算了,來找我的都是要我去拉保險的公司。好想哭。

婚禮是雞八鳥事一大堆,大多數都是因為宴客人數沒辦法確定。好幾個人卡在那邊沒回覆,人夫說,

「那就不算他們那份啊!」

說的簡單,可是如果那天他們出現了,沒地方給人家坐怎麼辦?然後每個人頭都是一筆錢,我們沒有要收禮,所有多餘的開銷都要自己承擔。一個人五十塊錢,十個人就五百塊了ㄟ。如果今天是我在賺錢那也就算了,可是人夫的壓力也很大,真的很希望能幫他多省一點。

再來,就是之前寫在有加密碼的那篇日記裡的那件事情,又發生了。再加上今年小表妹升高中,成績一落千丈,種種事情加起來,也的確是夠煩的了。

昨晚我和人夫兩個睡不著,躺在床上東聊西聊。我覺得很難過的不是因為事情這麼多,而是因為這麼多的事情,卻都不在我們的掌控中。

「只是時候未到罷了。」

婚禮會過,工作會有,表妹會上大學,經濟能力會好轉,只是時間上的問題。我們都有好多人想幫,人夫有他的日本小弟,我有我的家人弟妹。

「還好有妳…」

真的,還好我們有彼此,可以一起分享壓力。

壓力

Published by:

昨天跟佩蘭在電話上聊天,聊著聊著她突然說,

「姊我跟妳講喔,那天把鼻跟我說,

『你知道嗎,我很擔心妳姊姊。』
『擔心?擔心甚麼?姊姊每天在家又吃又睡又閒到可以看書看電視,有甚麼好擔心的?』
『她跟妳姊夫兩個人啊,都不急著生小孩。也不想一想,都快三十歲的人了…』
『ㄟ老爸,我也快三十歲了啊,我連老公都沒看到ㄟ,你怎麼都不會擔心阿?』

看來把鼻很急著想要抱孫子…」

Continue reading

好消息

Published by:

話說,雖然上次綠卡訪談沒過,不過兩個禮拜之後我們就收到第二次訪談的通知了。只是第二次就沒那麼敲鑼打鼓的到處說(迷信心理作用),然後得失心也沒這麼重,想說隨便去去就好。

抱著這樣的心態,第二次的訪談就順利多了。這次我們碰到了另外一個不苟言笑的老黑女人,沒問多少問題(虧我跟人夫訪談前一天還在套招,問彼此一堆聽了就讓人臉紅心跳的限制級問題咧,結果都沒用到…)

很扯的是,那法官問人夫有沒有替我買醫療保險。人夫說有試過,可是保險公司說要等十二月份續約的時候才能加我。

「那你老婆生病的時候怎麼辦?」
『我們認識一個中國醫生,上次她感冒的時候我們就去找他。』
「有沒有證據?」

然後我們都傻眼了。看醫生的證據?阿這跟我們是不是合法夫妻是有甚麼關係啦?我們心裡還在想,「靠,不會這麼衰吧,又碰到這種雞蛋裡挑骨頭的法官…」

『法官大人,這是我的錯。我應該要提醒他們留下看醫生的證據的。』 我們的律師一看情形不對,趕快幫忙打圓場,雖然說我們三個人心裡都是一坨屎,很不能夠了解這法官究竟想幹嘛。

沒想到,法官竟然還說,「嗯,知道就好,記得所有的證據都要留著」。(那我們家不成了垃圾堆?)

後來法官還問了一些很鳥的問題,房子是公寓嗎?照片上這是你爸嗎(廢話,難不成是路人甲阿),然後她說,「嗯,看起來沒甚麼問題。過四到六個星期,你們就會拿到綠卡了。」

我只能說,他們真的很會把人搞得神經緊張阿!

p.s. 上一篇寫的東西,後來打了通電話跟婆婆聊了好久。婆婆說了一句,「這些人憑甚麼說那些話啊!今天這媳婦是我的,我覺得這媳婦很好啊!他們有甚麼權利批評!」

這句話讓我噴淚了。

如果有大聲公

Published by:

這陣子忙著整理人夫家人寄來的童年照片,把故事做成影片。雖然知道人夫兒時也受過委屈,可是他的父母在他身上付出的心力是不能否認的。人夫看著照片,跟我說每張照片背後的故事,在我為他整理這些故事的同時,心裡其實是很羨慕他的。他的父母親為了讓他和姊姊讀最好的學校,真的來個孟母三遷。母親為了讓他不忘記中文,握著他拿著筆的手,一筆一畫的陪他寫了一個多小時的作業。為了讓他們增長見聞,一有機會就帶著他們到處去玩。人夫能有今天的成就,他的父母親功不可沒。

寫完他的故事之後,回頭再看自己的故事,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我沒有父母親的結婚照,也沒有溫暖的全家福。我並沒有在可憐自己,只是在這當下,不得不為自己的不同掙扎。已經在為不知道該怎麼說自己故事而頭痛了,偏偏此時又聽到有人在背後批評我的出身…

我知道,人夫周遭有很多的親戚朋友,都在問我到底是哪裡來的女孩子。是哈佛的嗎?還是耶魯的?在做甚麼,是醫生嗎?還是律師?

喔不,她不過是達拉斯大學念會計的,因為沒身分所以在餐廳打工的一個女孩子。

不認識我的,不會知道我是甚麼樣的人。就算是知道我,那其實也沒有甚麼稀奇。我只是個很平凡的女孩,恰巧在人夫眼裡變得不平凡。但是我沒有施甚麼魔法,也從來沒想過要得到甚麼。如果真的有肖想過甚麼,那也只有安定的家庭

這些話我沒有辦法拿著大聲公對著全世界的人講,雖然我真的很想。

我知道我真的很幸運,但我也同時相信,今天人夫會選擇我,並不是因為可憐我的過去。而是因為他知道(或者是相信),我或許沒有哈佛的文憑,但我總是努力充實自己。我或許不是醫生,但我會是很好的老婆。我或許沒有顯赫的家世,但我懂得感激。婚姻不是兩個人條件匹配就能夠完美度過一生的,否則那些好萊塢明星那來那麼多離異,你說是吧?

:(

Published by:

其實早在和人夫在一起之前,我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

可是你們都知道我的,對不對?

不管我的出身怎麼樣,今天的我都不會利用別人來達到我的目的。

但現在的我,只能希望以時間來證明一切了…

壞消息

Published by:

嗯,說壞消息或許是嚴重了些。不過兩天前這對於我而言的確是晴天霹靂阿。

大多數的人都知道,星期五那天是我們的綠卡面試。為了這個面試,我們準備了好久,光是出生證明就搞了好幾個月,還有照片,和一堆證明我們不是假結婚的文件。總之在準備的過程裡,我一直很慶幸自己不是律師,不然這麼多 paperwork 真的很讓人頭痛。

Continue reading

買車記

Published by:

一轉眼,在美國已經住了十幾年的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擁有自己的車子是甚麼樣的感覺。

我總覺得車子很麻煩,雖然說車子是代步的工具,可是我常常看到佩蘭為了她的車子奔波,一下是煞車,一下是輪胎,再來又是冷氣,每次出入車廠都感覺像是活生生的被扒下一層皮。所以對於我而言,擁有一台車不是幸福,而是累贅阿!

Continue reading

漫長的一天

Published by:

三天前當我駕照筆試考過之後,櫃台小姐跟我說,「等你準備好要路考的時候再回來,不過請你早上五點鐘就來排隊。很多人八點鐘開門的時候才來,都已經排不到了。」

五點鐘就來?那沒睡醒迷迷糊糊的是要怎麼考路考啦?可是沒辦法,人家都這樣說了,我們也只能照辦。本來人夫是說隔天就可以來考的,但我還是想多練幾天的平行停車(見鬼了,要我五點鐘就起床簡直跟要我的命一樣,我非得要一次就過關才行!)

所以囉,這兩天我都拖著人夫,在天快要暗下來的時候,開去考場的兩棵神柱那邊練習(排隊等練習的學生才不會那麼多)。一直到天黑了,其它的學生都開車回家了,我還是一直練一直練,終於在兩天之後。我對平行停車充滿自信了,才跟人夫說我想要去路考。(不過這次練車人夫非常自得其樂,因為我讓他帶著他的電腦,坐在旁邊玩遊戲,然後我自己摸索我的「感覺」 XD)

Continue reading

真是一場夢魘

Published by:

經過了一整個星期的神經質不停開信箱強迫症之後,我的社會安全號碼終於在炎熱的星期六下午抵達了(而且還真的熱騰騰的)。

說真的這張卡比工作證有用多了(我想當貴婦阿要工作證幹嘛)。在美國,沒有社會安全號碼就不能開車,不能買保險(在美國生病是會破產的),不能辦信用卡,不能開戶,不能買車買房子買家具,總之真的就跟個廢人差不多。所以拿到這九個號碼真的是遠比拿到工作證還要令人興奮阿!

Continue reading

人妻的壓力

Published by:

這幾天的心情,大概跟大姨媽有點關係吧,有這麼點起伏不定。

不過除了大姨媽之外,另一個主要的原因是證照考的壓力。下星期五我就要去考第二趴了,這一個月來每天拼死拼活的念,一心一意想要考得比第一趴高。本來很有信心的,結果昨天模擬考竟然考得一蹋糊塗。在改題的時候看著答案錯,再錯,還是錯!一度懷疑是不是自己閱讀障礙,ABCD 搞不清楚?比對完,整個人變成戰敗的母雞,真的只能用萬念俱灰來形容。

說真的,考試不及格我也不是第一次碰到。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天才,成績一向只能算平平。可是這次考試並不是一般的期中考…它關係到我的未來,更是我證明自己能力的機會。

大多數的人都不知道,氣球男的學歷很高,而他的朋友也都是最高學府畢業的。當初剛認識他的時候,我並沒有把這點放在心上。關於這件事我一直覺得很神奇,因為我並不算是一個很有自信心的女孩子。相反的,我常常會覺得自己不夠有趣,不夠聰明,沒辦法像大頭那樣甚麼話題都能聊得來。可是跟氣球男在一起,我完全沒有這種感覺。相反的,我很自在,說話行為從來都不覺得受限制。衝著「我想我這輩子再也沒有辦法找到這種舒服又自由的感覺」這一點(當然也有別的原因),我相信氣球男就是我的萊特先生。

一直到今天,這點還是從來沒改變過(說得好像我們已經認識幾百年一樣…),只是某個部分,好勝的那個我,偶爾還是會懷疑…氣球男的朋友會不會瞧不起我?我並沒有顯赫的家世,更沒有過目不忘的好腦袋,我不是亮眼的社交花蝴蝶,更不懂甚麼琴棋書畫…看過氣球男的前女友們,也聽過他這個男人眼光有多高。有的時候,半夜爬起來看著旁邊這個睡得跟小孩一樣的男人,心裡還是不禁覺得這一切好不真實。

會不會有人在笑?笑他挑了一輩子了,放棄了那些高學歷的美女,最後選上了一個不起眼的鄰家女孩?

於是,我知道。我唯一的賭注就剩下證照考,還有我未來的工作了。我知道這些不確定都是很傻氣的想法,而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抓緊屬於我和氣球男的幸福。我希望他可以驕傲的跟他的朋友說,我是他老婆。我希望我可以用我的方法,找到我可以立足的那塊地…

說了這麼多,只是在發洩最近的壓力而已。所以你能想像當我發現自己模擬考錯了將近大半的題目(而距離考試只剩一個禮拜)時,我的心情有多嘔了嗎?

痾。我只能說,原來人妻這個角色,並沒有想像中容易啊!(ps. 又是草草結束,這樣才能趕快回去念書…….)

Saying Goodbye

Published by:

「剛
剛,叔叔從台灣打電話來…」


電話上的是姑丈,從接起電話的那一瞬間,我就聽出他的口

氣不
太對。

『爺爺發生甚麼事情了嗎?』


從幾個禮拜前爺爺摔了一跤之後,他就一直待在醫院裡。有

智症又有帕金森症的他,長期以來都是依賴行動不便的奶

照顧。住進醫院後有護士在,奶奶就輕鬆多了。每次在電

上我們都會問奶奶爺爺的近況,奶奶總是這麼說,「住醫
院也好
啊,不然誰願意給他把屎把尿的?」


奶奶為了怕我們住在遠方的孩子們擔心,總是報喜不報憂。

果爺爺真的沒甚麼大礙,為什麼要住院這麼久?我們都懷
疑過,
卻不想要說任何觸霉頭的話。


然而這一天,終於還是到了。叔叔們決定放棄治療,當初是

什麼要住院的,又是在甚麼樣的情況下決定放棄治療,在

國的我們誰也不知道。這感覺很複雜,我們很想責怪誰,

也知道我們沒有那樣的立場。可是,真的這麼悲哀嗎?人

了,不過剩下一只臭皮囊,靠著氧氣管,餵食管,真的算
活著
嗎?既然活著,又為甚麼要活著等待死亡?


幸運的是,最後幾年的爺爺已經搞不清楚周圍發生了些甚麼

情。前一秒鐘還在為了自己尿失禁而惱羞成怒的他,下一

鐘已經準備好要穿著尿濕的內褲出門找朋友。幸運(?)

是,這十幾年來我都沒有機會回台灣。在我記憶裡的爺爺

仍然意氣風發。他永遠都是頂著天的那份力量,用豪爽的
笑容面
對所有難關。


在我剛來美國的前幾年,我常常做夢,夢見爺爺,奶奶,或

媽咪發生了甚麼事情,我卻卡在美國回不去。於是每次台

發生了甚麼事情,我總是比一般人緊張。我常常在想,或

我還是很自私吧。今天的淚,有多少是我自己的悔恨,又
有多少
是為爺爺哭的?


如果爺爺還懂事,如果他知道自己的情況讓奶奶每天都這麼

憊,我相信今天的他應該會寧願選擇離開。這麼愛面子的
他,
這麼有骨氣的他,怎麼會甘願讓自己的形象在最後幾年

摧毀殆盡,變得如此不堪。如果這麼想,或許爺爺的離開

實並不是那麼糟糕。其實他是真的解脫了,其實他可以找
回他當
年風流倜儻的模樣,不用再面對自己的狼狽。

如果真的是這樣,為什麼我還是一直哭個不停?


現下這一刻,我只想要握著爺爺的手。我只想要再聽到爺爺

朗的笑聲。我只想看著他用癟腳的英文跟隔壁的鄰居說 This is my house。我只想陪著他看過一場又一場的拳擊。我只想
坐在他身邊,聽著他說他已經說到快爛掉的故事。這些以前從來都沒有很在意的東西,在即將失去爺爺的這一瞬間,突然變得好珍貴…那些已經被塵封的回憶,在被挖出來之後,只讓人更捨不得放手。


爺爺,對不起。你最掛念的長孫女,竟然在你要離開的此刻
,都
無法來替你送行。


可是我會努力的,努力成功,努力做個正正當當的人。如果

的有天堂,請你放心到那裏去,好好的過生活。你可以跟

的新朋友們說,柯家終於有個大學生了,我的長孫女在美
國,
說著一口流利的英文,賺的是美金………
…..

幸福

Published by:

距離上次寫文章已經不知道多少秋冬了啊。

我的枕邊人正呼嚕嚕的熟睡著,新婚的感覺怎麼樣呢?很多人問我。也還好呀,沒有某些人說得那麼可怕,卻也沒有愛得死去活來。總覺得跟婚前沒甚麼兩樣,只不過見面的頻率多了,然後偶爾會突然清醒,發現「老公」跟「老婆」這兩個有點熟悉卻又感覺陌生的稱謂,竟然真的套到自己的身上。

可是心裡很踏實,我想只要這樣就夠了。對於我這種一向很害怕失去的人來說,能夠感覺到很真實的擁有,就已經滿足。剛搬來這裡的第二天吧,氣球男對我說,「這個家裡的家具擺設隨便妳改,以後這個家就是妳的了。」

於是當我正在整理房間的時候,才猛然發現-這真的就是我未來的家了!

而所謂的幸福,不就是這樣嗎?有個棲身之所,有個所屬之地。雖然生活簡單,生命卻很充實。能夠腳踏實地的過日子,我相信,再也沒有甚麼夢想會比我眼前的生活實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