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家務事

小手

Published by:

我牽著兒子的小手,延著人行道邊的花床走著。這條路我們每天經過,卻往往都是在趕往某個地點的路上。快點去買菜,晚飯還沒煮呢。快點回家,要餵妹妹了。走快點,午睡時間到了…

這次我們難得沒有目的地,只是很愜意的辨認花的顏色,找尋土裡的甲蟲。兒子的表情卻好滿足,他甚至還在用他有限的詞彙唱著童謠,一邊唱,一邊像是在邀功似的重複著所有花的顏色。

我總是忘記孩子們的要求真的沒有那麼複雜。多些陪伴,多些玩樂,就可以讓他這麼快樂。

我不懂

Published by:

明明我現在過得很開心,但為什麼我就是沒有辦法在家人面前大方承認?任何正常的關係應該都會真心為你祝福阿。

或許我們的關係就是這麼不正常吧?

WP 第一發

Published by:

每年的年尾,我都會習慣性的寫一篇文章來回顧過去這一年。

今年也不例外。可是今年的我回頭翻閱臉書,想要找出關於過去一年的回憶,卻很惶恐的發現,怎麼都是兒子的照片(而且天啊我竟然要翻閱臉書才能夠記得過去)。

都 是兒子並不是件壞事。可是我知道去年還發生了很多其他的事情,例如,爺爺去世,公公去世,換了工作,姑媽全家搬家,更別說一些雖然小但卻還是值得紀錄的事 情了。少了寫作的時間,生活真的好像變得單調。全心全意照顧孩子固然是做母親的責任,可是我以前一直告訴自己,做女人不能失去自我的。對於我而 言,writing keeps me sane。既然如此,我怎能輕易放棄。

這次回台灣,因為老公要忙著處理公公的喪事,所以我自己一個人帶著兒子飛回美國。回來的路上,是好朋友 Michael 來機場接我們。我在車上跟他說著關於公公的事情,說完後 Michael 感嘆了一句。

「天啊,你和比利結婚才多久?三年吧?看你們,已經經歷了好多!」

有嗎?是我的第一個反應。可是細細回想起來,似乎真的是這麼回事。去年當我懷孕時,比利有一次差點溺水。然後是我我的爸爸出了一場很嚴重的車禍,比利的爸爸罹患肺癌末期。然後兒子出生了,接著爺爺去世,然後比利的父親也走了。

事情這麼著的一樁接一樁,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我們就像是在球場上奔馳的運動員,顧著接招。可是會不會有這麼一天,比賽都結束了,我們還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贏還是輸?

十 一月初的時候,我換了公司。結婚三年,這是我任職的第三家公司,這樣聽起來我自己都覺得自己跳槽也跳太多了點。不過換句話說,我覺得自己在職場上是很幸運 的。一路上碰到很多願意提拔我的貴人,也才能終於在 BHP 駐點。目前為止 BHP 真的是個很好的公司,福利很好,壓力又小,而且老闆同事都很好相處。我覺得做人不能太貪心,所以在此提醒自己要為此感到滿足。

2014 年對自己有甚麼期許呢?

多寫作。放輕鬆。然後做個有智慧的女人。

這只是篇簡單的走筆。我不想在給自己一堆限制,無論是寫作上還是生活上。限制一旦多了,就會遲滯不前。但我想要進步。

兩百年前寫的從來沒完成的一篇文章

Published by:

IMAG0259.jpg

原本說好在月子中心有時間時,想要來記錄一下生產過程,順便發洩一下分泌過度的賀爾蒙的。結果誰知道上一篇文章打完,竟然發不出去,後來出了月子中心,連尿尿的時間都快沒有,就更別說去修理網站上的編碼了。
今天,孩子已經十周,不能說我當媽媽已經上了手,但總算是能夠找出時間來寫文章。常常聽到別人說,某某人的孩子很好帶或難帶。說真的我不知道我們家兆琦好不好帶,可是他讓我每天都很忙碌,這點是無庸置疑的。
或許也是因為我給自己的壓力很大,雖然很多人都說有些事情不用太堅持,不過第一個孩子似乎就是這樣(照書養),或許下一胎我就會一整個懶散(照豬養),跟老墨一樣就讓他光著屁股在家裡自己滾來滾去吧(老墨有這樣養小孩子嗎?XD)
我從來沒有想過,原來我也會有這麼一天,乖乖的待在家裡三個月相夫教子。如今三個月只剩下最後一周,捫心自問,我想我會說,我還真不是可以當全職婦女的料阿。
怎麼辦,這句話一說出來,我突然覺得自己好愧對中國傳統的婦女美德。

So she went, far, far away.

Published by:

人夫曾經拿婆婆以前用來訓他的話勸過我,「不要覺得自己是神,你沒有權利拿自己心裡的那把尺衡量別人的所作所為。」

這句話我一直記著,卻很難不對自己的家人有那樣的要求。

也是從那一刻開始,我才終於有點了解父母親對孩子們的用心良苦。為什麼我們總是對自家人的期望特別高,又為什麼每次家人讓我們失望的時候,我們總是沒有辦法先理性的分析過再說出那些衝動的傷人話語。

很多話想說,吞吞吐吐的卻還是刪了許多。不想在這個時候因為私心而留下讓人覺得後悔的話,那些東西還是關上了門說給自己聽就好。我想我沒有權利在這個時候說誰,畢竟我也曾經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而傷了很多人的心。

只想記錄下這一刻的心情。我能瞭解雙方,卻也因為如此,我選擇沉默。

我在德州,一切都好。

Published by:

每次打開寫日記的視窗,我幾乎總會陷入無止境的掙扎。除非是寫一些很柴米油鹽的事情,像是我吃了些甚麼,做了些甚麼,否則真的很難不控制自己,連逗點都要拿捏到完美。然而我不知道哪裡來的這麼多限制,因為日記不就寫這些嗎?誰規定一定要寫得很有深度的?然後我又開始自我鄙視,甚麼叫有深度?因為再怎麼寫,都不可能寫出韓寒那樣的文字阿。

我承認很久很久沒有寫東西的原因,是因為我的重心真的沒有放在這邊。我有一個「家」了,這個家很小(我是說人數上而言),卻還是有很多事情要張羅。小至廚房角落的蜘蛛網,冰箱裡的蔥薑蒜,大至後院的雜草,和冷氣機的冷媒(在休士頓的夏天,沒了冷媒真的是很大條的事情)。雜七雜八的事情怎麼會那麼多,會讓你忙成這樣,有的時候真的讓人感到錯愕。

我常常看著別人的生活,和他們寫的東西,然後回過頭來問自己(也問老公),「我們是不是一對很無聊的夫妻阿?」(這個問題在晚上九點,身旁男人打呼聲如雷貫耳的時候,更是讓我陷入迷思。)

然後身旁又有這麼多離婚的例子,說真的我常常會怕。就算我嫁的是個模範老公,就算他跟我爸爸完全不像,我還是會害怕,害怕他會覺得無聊,害怕他會覺得我不再有吸引力。

我想,或許就是因為太害怕失去,所以我讓自己很累吧。一直不斷想要證明自己,一直不斷為他付出,雖然說是無悔的,也不會去計較甚麼,可是人多少還是會累。我不禁懷疑,是不是很多感情都是這樣?一方無畏的盲目付出,也不管這是不是對方想要的,然後另外一方聳聳肩就接受了。一年,兩年,十年下來,終於有一天因為覺得自己不受感激,然後失落感決堤。

不過「我們是一對很無聊的夫妻」,和「我覺得我們的婚姻很無聊」,我覺得是兩碼子事。

我想這應該也是我們跟我爸的不同吧。他覺得婚姻生活很無聊,所以出外找樂子。我們覺得我們很無聊,於是只想拖著彼此一起找樂子。然後我們一起看很無聊的電影,一起逛很無聊的街,吃著很無聊的大餐,談著很無聊的話題。

結論呢-只要還牽著彼此的手,只要方向還一致,就這麼無聊的走下去也無妨,你說是不是?

近鄉情怯

Published by:

這句成語我琢磨了好多年,一直偷偷的想像著「情怯」究竟是甚麼感覺。隨著回台灣的日子越來越近,我就越來越佩服中文文字的力量。因為沒有走過這段路,你真的很難想像,簡單的一個「」字原來包含了這麼多層的深意。

Continue reading

忙碌 – rambling

Published by:

於是就這樣,我又回到了忙碌的日子。

不過在享受過全職家庭主婦的生活之後,再回到這種充實,我的心裡更能確定,我們一定都得擁有自己的生活圈才行。

前兩天老闆突然問我,「如果要妳做全職,妳有沒有時間?」

現在的我,星期一和三都只做半天,下午還得趕到學校上課。說到趕上課,真的不是我在說,可是休士頓的交通真是草泥馬的爛。明明半個小時就可以開到的學校,卻因為休士頓亂開車的人太多,還有學校根本找不到停車位,害我每天都要提早一個半小時出門(卻還是常常會遲到)。

本來開始上班前老闆說要先給我半年的試用期,再決定要不要讓我當全職員工的。沒想到一個月不到,老闆就要多給我一些工作了。我有點開心,因為有被看重的感覺,而且能多賺點錢。卻也有點失落,因為這麼一來,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兼顧人妻的角色。

我還是盡量在回家之後做飯,盡量每天都幫自己,也幫老公帶便當。不是因為甚麼人妻的愛心啦,只是很單純的想省錢(也省時間,說真的我很懶得中午時間開車出去吃飯)。可是我也有跟老公說,我不喜歡勉強自己很累的時候還要做飯吃,因為,我知道這樣子我撐不久。

麥和絲最後還是決定離婚了,所以這陣子麥都往我們家跑。麥從離婚前一直都是這樣,來我們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看鍋子裡面煮的是甚麼,然後他總是挖一大碗飯,嘩啦嘩啦的跟餓了好久的難民一樣吃得光光。雖然說他這麼給我面子我很開心,可是我知道絲看在眼裡總是會有點酸。所以後來我們都不太敢請他們來家裡吃飯。說真的,我覺得絲做的菜不錯啊,尤其她還是美國土生土長的 ABC 耶,竟然會炒蝦仁炒蛋,已經算是稀有動物了。我真的不懂麥到底在嫌甚麼。

說這件事情的重點是,我發現很多人妻,在一開始的時候都因為新婚很甜蜜,所以做甚麼都心甘情願,煮菜,洗衣,整理家務…我們會覺得照顧男人是我們應該做的。可是,當男人真的把這些事情都當作是女人的工作時,這些家事做起來就不再甜蜜了。

說真的,我在姑媽家當了這麼多年的菲傭,做家事對於我而言其實是很開心的一件事情,我也喜歡看到自己的家裡乾乾淨淨的。可是婚姻是一輩子的事情,我知道大多數男人其實都不願意自己的女人變成黃臉婆。所以我偷偷告訴自己,我要給老公疼我的機會。

在姑媽家如果真的有學到甚麼,那應該就是別甚麼事情都攬到自己身上。其實我和姑媽家的關係,跟談戀愛有點像。我一直都是因為愛他們,所以心甘情願的幫他們做很多事情。做久了,他們習慣了,很多事情變得理所當然,我也累了。外界看起來,是他們不懂得珍惜我,可是我自己比誰都了解,他們是我寵出來的。

這次,我想學習做個有智慧的女人。慶幸的是,我碰到的是個體貼的好男人。我會學著忍讓,但我不會失去自我。這個點,我一定要試著平衡才行。

Before NYC

Published by:

人妻感冒了。

上個周末感恩節,我和人夫開車回達拉斯跟姑媽家一起吃團圓飯。可能是因為那個周末達拉斯寒流來,已經習慣休士頓溫暖天氣的我,突然被冷風沖到,所以回來的隔天就鼻水猛流。一直到今天,一個星期都過去了,鼻子被擦到破皮,症狀卻還是沒有改善,每天晚上都睡不好,一直爬起來揉鼻子擤鼻涕。

我最佩服的是,我隔壁的老公不管怎麼吵,都還是睡得呼天喊地。

唉,男人啊。早上他去上班前看我難過到爬不起來,還很貼心的說,

「等下去買個感冒藥吃吧!」
『…我自己去買喔?』 (他都要去上班了,這問法不太像是「等下喔!我去幫妳買藥!」)
「對啊,感冒出去外面曬曬太陽就會好了。」

我知道男人是好心啦,可是我都爬不起來了,還要我自己去藥局買藥吃喔?我只能說,男人和女人的確是不同星球的生物。還好我的男人不是朽木,他看我的表情陷入深思(因為感冒的關係還沒反應過來,不然平時早就開始劈里啪啦了),連忙改口,

「不然等下我中午休息再帶藥回來給妳吃,好不好?」

這才是我聰明的男人阿。

種樹記

Published by:

認識我的人應該都知道,我這個人做甚麼都可以,就是別叫我弄那些花花草草

美麗的花當然是人人喜歡欣賞,若是有家裡自己種出來的水果,當然也吃得很開心。可是我這個人對園藝,真的就是沒有天分。我不是沒試過,可是真的就逢土必輸啊。如果真的有綠拇指這稱號,那我一定是黑拇指,因為我拇指毒到發黑,被我碰到的花草樹木一定死光光(這是有證據的,每次跟姑媽一起種花,她種的那邊就花團錦簇,我這邊就永遠風雨蕭條…)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