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家務事

Super Bowl

Published by:

蔡健雅-陌生人
詞:姚謙
曲:蔡健雅
一朵雲能載多少思念的寄託
在忽然相遇街頭
當我們擦身而過 那短短一秒鐘
都明白 什麼都變了
一轉身誰能把感慨拋在腦後
在事過境遷以後
這段情就算曾經 刻骨且銘心過
過去了 又改變什麼
地球它又公轉幾週了
我不難過了 甚至真心希望你能幸福
當我了解你只活在記憶裡頭
我不恨你了 甚至原諒你的殘忍理由
當我了解不愛了連回憶都是負荷
(我不恨你了 甚至感謝這樣不期而遇
 當我從你眼中發現 我已是陌生人了)

昨天是美國一年一度的 Super Bowl 橄欖球賽(不,它跟超級大碗公一點關係都沒有)。Super Bowl(超級盃?)之於橄欖球,猶如世界盃之於足球。不過說到體育這檔子事我想我還是閉上我的嘴吧,因為我根本就看不懂橄欖球究竟是在打些什麼。雖然每一年姑丈和表弟都很努力的跟我解釋所謂的 touchdown 還有一堆橄欖球術語,但看到一群汗流浹背的球員在泥濘中跟著一顆球跑,我就倒盡胃口。
為什麼老美會如此癡迷這項運動呢?對於小葛我而言,這也許會是個永遠都無法解開的謎吧?所以,我還是乖乖的看我的籃球賽就好了,憑我的體育智商也只能搞懂灌籃高手。等到哪天有機會接觸橄欖球的漫畫時(而且漫畫裡頭有個像仙道那樣的帥哥時),那麼或許我將終於能夠忍受那樣的運動。
說到這個,倒是讓我想到最近因為小表弟介紹而喜歡上的一部漫畫,是和圍棋有關的,不過因為翻譯成英文而變的有些彆扭。漫畫名字叫什麼並不清楚,我似乎已經過了那個瘋狂追逐某種東西的年紀了。該怎麼說呢?若我是在幾年前喜歡上這部漫畫,那麼我會清楚的知道關於這漫畫的所有細節:漫畫名字、主角名字、故事中的每個情景、某主角與某主角之間的微妙關係。但現在我甚至連周杰倫最近在幹嘛都不知道。最多是從同學那裡聽到他出了新歌,然後會想:喔,那我也許應該去下載來聽聽看了吧?
完全的被動,對於很多事物都存在著可有可無的那種無所謂。
超級盃的晚上,我們一家人有吃牛排的習慣。今天吃到一半時,接到美媽媽的電話。她和胖爸爸因為打牌的事又鬧翻了,她再次無家可歸。但這次美媽媽並沒有打牌,她只是提了一下:我很久沒打了,可不可以打一次?沒想到只是這樣一問就造成了胖爸爸的強烈反應。姑丈問她要不要搬來這裡和我們住,但美媽媽寧願自己在台灣撐一陣子再說。
真糟糕,前天姑媽才叫我寫了封信去給胖爸爸,在裡頭我還說了一堆我們衷心祝福美媽媽的廢話。在我寫著這篇日記的同時,他八成就在公司的電腦面前看著信,咒罵著吧。
呼,講了一堆廢話,也該回去把審計學的報告完成了。開學沒幾個禮拜就要交報告,而且還要 presentation,我可能會因為太久沒講話而開始支支吾吾吧。外頭開始打悶雷了,轟隆隆的,還有我最愛的閃電。
嗚呼!超級盃萬歲!

沒有未來

Published by:

今天,我把所有的 IM 關掉。還有學會的 BBS 我也不再觸碰。決定給自己幾天的時間,遠離一些原本就不該染上的煩躁。
昨晚十點,在好不容易被審計老頭解放出來之後,我接到佩蘭的電話。
「姐,等一下我和妳直接從學校到工廠哦,晚上要上班。」
昨天早上四點多就起床去工廠,上班上到下午兩點多才回家。回家之後忙著把情人節的廣告做出來好張貼,弄完之後就趕著到學校上課。就這樣上到晚上十點,老師說話時我已經呈現彌留狀態了,心裡只能一直安慰自己,「沒關係沒關係,等會兒回家就可以睡覺…」
結果,那通電話破壞了我與床的約會。
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我聳聳肩﹝是的,我又在聳聳肩了﹞,反正熬一下應該就過去了﹝雖然心裡想著的是,天啊,明早我還得早起和小表妹們一起去上課耶,而且明天晚上、後天晚上,我們都要上晚班耶…﹞
坐在車上,吃著佩蘭替我帶的晚餐,氣氛有點怪。
我轉過身去,看到佩蘭正在擦著眼淚。
「姐,我知道我這樣想不對,可是我真的不能再這樣過下去了…」
錯扼。
「我們為什麼那麼不一樣?我們上輩子究竟做了什麼,殺了幾百個人,為什麼這輩子這麼苦?」
哦,不不不。這個問題問不得的,一問就會開始怨天尤人,沒完沒了。
「再這樣下去,我什麼書都念不成!我成績已經很差了,再不努力念要怎麼上醫學院?」
「今天和同學們聊天,我才發現我們真的很不一樣。我們都在抱怨著沒有時間唸書,可是他們都是因為太多 party 沒辦法唸書,或是懶得唸書…可是我們是想念都沒有力氣念下去…」
『娃,要哭就好好哭出來。不過等會兒到工廠就要把眼淚擦掉哦,不然讓媽咪看到她會很難過的…』
但到了工廠,表妹的眼睛還是腫腫的。我想,姑媽姑丈還是看出來了。這種悲哀感染力很強,但我說不出什麼安慰的話來。我一直都不是個很會說好話安慰人的人。雖然佩蘭並不是很會唸書,但她一直撐著,想繼續念完醫學院,最大的原因是為了不讓姑丈失望。我知道她撐的很辛苦,而她甚至不知道她能不能考上醫學院,這樣的壓力,關係著她的未來與父母的冀望,更加令人難以承受。
其實,在這學期畢業之後,我已經做了不再念下去的打算。雖然拿個會計學士學位,說難聽一點只能做些記帳的工作,沒有什麼未來,但是…
我也不知道。現在談未來,真的有點好笑。因為我們連現在都沒有辦法應付了…

久違的金魚眼

Published by:

久違了好一陣子的金魚眼,今天忽然對我展開攻勢。事情發生的真的是莫名其妙,讓我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遍體鱗傷。
被姑媽用很傷人的字眼罵了一頓。
寫信給妳媽做什麼?她都已經有自己的家了,哪裡還能管的了妳?
這句話讓我無法再控制我的眼淚。
反正我就是覺得,妳的心根本就不是向著這個家的!
這句話像是一把菜刀,狠狠的,來回的,把我的心砍得爛碎。
姑媽重複說著,為人子女,我做的是多麼的失敗。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其實妳一直都很恨妳爸,對不對?
也許我曾經恨過,但那都已經過去了。現在我對他,什麼感覺都沒有了…
沒想到這樣的話,竟引來更大的風波。我問姑媽:
我對爸爸能有什麼感覺?從小到大我才看過他幾次?
為了能不恨他,我已經很努力了。我連爸爸的長相都想不起來,唯一記得的是塞錢到我手裡的那雙手。寫給他那麼多封信,收回來的卻都只有素未謀面的阿姨的筆跡。每次和他通電話,我都必須要花好久的時間才能再把過去忘掉。我並沒有否定他對我的關心,然而爸爸這個詞對於我而言,是真的一點意義都沒有啊!姑媽,妳是爺爺奶奶的掌上明珠,我十五歲之前的生活妳能了解多少?
我承認,我是個失敗的女兒。爸爸,媽媽這兩個角色對於我而言像是陌生人一樣。在逢年過節時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打電話向他們拜年,但相對的,在我生日時我也從來沒有要求他們記得過,不是嗎?
但這些過去,都不及姑媽那句:「妳的心從來都沒有向著這個家」傷人。在今天之前,我還喜孜孜的以為我與姑媽姑丈之間的關係已經改善,以為我終於能夠改變自己,讓他們見到我在乎他們的這一面。然而姑媽又再次否定了我所有的付出,在他們心裡,我永遠都是自私的。
我真的很自私嗎?我對爸爸沒有感覺,是錯的嗎?我到底該怎麼做?